TAN

山风蓝 V6橙 。成分大概是SK&山组&goken。帝都海淀区大学狗 不定期诈尸

【山组】不完全游戏(上)

【山组】不完全游戏(上)

前前后后捣鼓了一个多月终于写完。本来是想当生贺的,现在就只能当成提前的情人节文了(x  因为有点长所以掰成两部分发。

灵感源是苏尔GN剪的山组视频!有兴趣的可以去看啊剪得超棒(暴风雨哭泣。指路: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663185/

 

Tag

· 双向暗恋

· 平凡的前后辈设定

· HE

祝食用愉快

 

———————————————————

 

“那就......1号跟2号玩pocky game吧!”头戴皇冠的年轻女性兴奋地说道。

 

“好啊好啊!期待!”“1号2号是谁?快举手吧!”“快点快点!”一语激起了人群中此起彼伏的叫好声。这声音伴着玻璃酒杯敲击大理石桌面的脆响,让这个小小包厢中的空气更加燥热了几分。

 

“2号……是我。”樱井翔在一片混乱中缓缓地举起了手,紧紧地盯着桌面。迎接他的是更高涨的欢呼声。樱井在心里不停地祈祷着,1号千万别是个不熟的人。最好,也别是女性吧。

 

“诶,1号好像……是我来着。”是一个熟悉的,带着一丝稚嫩气的声音。樱井翔不知为何突然如释重负,这个感觉比那个人的面影更早地潜入了他的内心,有如某种条件反射。当他的目光与那人的对上时,他的心又不自觉地狂跳了起来。对方已因醉意而显得有些眼神涣散,还一直努力地眨着眼睛,脸上的红晕在射灯的照射下显得更加明显。

 

“樱井くん,又是我们两个人玩pocky game呢。”那人边说着边坐到了樱井的旁边,一只手抚上了他的肩膀。接着,那人又从同事手中接过递过来的pocky,咬上了一端,戳了戳樱井翔的下颚,催促着他。

 

“这个距离,太微妙了……”樱井翔心里打起了鼓,咬上了pocky的另一端。周围的欢呼声越来越高,还有一些同事掏出了手机开始录像。这时,樱井翔感到那人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并把自己向他那边揽了一下。他还来不及思考,那人早已迅速地咬掉了大半截,直接亲上了他的嘴唇。轻轻地。

 

周围爆发出了一阵尖叫。

 

“喂,大野くん。”从那人的双臂中脱身之后,樱井翔唤道,“刚才那个……”

 

“只是游戏啦,游戏。”大野智头也不回地说道。

 

“六年都如出一辙的回答。”樱井翔抹了抹嘴唇,不甘地想到,“太狡猾了。”

 

十多年前的夏天,他在一次排练上第一次注意到大野智。当时他们正在为学校的85周年大庆排演一个舞蹈。小小的练习室里,各班的代表都认真地模仿着领舞同学的动作,鞋子拍击木地板的声音不绝于耳。但唯有一个长头发的身影,一直驼着背立在原地,小幅度地挥动着手脚。樱井翔盯着他看了好一会,想着:“没什么干劲啊这人。”

 

“喂,那边的那个!没错,就是倒数第二排的,长头发的。”领舞的女生转过身子,冲着那个长发男子的方向指了指,“你认真一点好不好?我们这是要在全校面前表演的。你这软趴趴的,像什么样!”语气一句狠过一句,咄咄逼人。

 

“我已经会跳了。”一阵沉默过后,那人说道。说话时,他的目光仍旧盯着地面,像是无视领舞女生的怒气一般在自言自语着。

 

“这么会吹牛,那你就来这里跳一下看看。”女生的声调瞬时就上扬了起来。说罢,两臂交握在胸前,凌厉的目光扫向那个男生。

 

樱井翔在心里替那个男生捏了把汗。但两分钟后,他便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那个男生不仅将全部的动作都记住了,而且跳舞时的节奏感特别好,力度也恰到好处,竟将这套本来十分土气的舞蹈跳出了几分帅气的感觉。屋内不停地有人发出微小的赞叹声。领舞的女生脸色越来越差。

 

大概是要给自己找个台阶下,在那个男生舞毕之后,领舞的女生冲他说道:“那个谁,你跳得这么好的话,那待会结束后就帮忙辅导一下那些跳得不太好的同学吧。”男生从善如流,点了点头,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旁边的几个男生立即围上去搭讪了起来。站在最后排的樱井并没有搭讪的想法,只是默默地继续跟着学跳舞。他觉得,自己可能到整个演出结束都不会跟这个人说上话。

 

但事实总是与樱井的预感背道而驰。三十分钟后,他就以“动作不熟练且有些僵硬”为由被领舞的女生要求留下来跟那个男生接着练习。只剩下两个人的教室中,傍晚的斜阳带着些微的暖热从最边上的窗户探入房间,停驻在那个男生身上,也将樱井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那个……樱井同学?”没想到对方先搭了话,“总之……先跟着我跳一遍吧。”

 

“啊……好的。”樱井匆忙地瞥向别处,掩盖自己刚才的凝视,“啊,对了,你的名字是?”

 

“大野——智。”

 

“哦哦。那大野同学,拜托了。”

 

练习了十几分钟后,樱井的动作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两人便靠着镜子坐在了地上,准备休息一下再离开。

 

“大野同学跳舞好厉害。”樱井翔喝了口水,赞叹道。

 

“还好啦,只是平时自己会稍稍练习一下而已。倒是樱井同学,成绩一直很好吧。”

 

“诶?这你都知道?”

 

“你是学校里的大名人啊。”大野智笑道,从包里摸出了一包pocky,“不过你这种尖子生怎么会参加这种浪费时间的活动?”

 

“抽签抽中的。‘既然抽中了我,那就全力地去做好吧’,我是这么想的。”

 

“很帅气啊。”大野智说着,一边将一根pocky送入嘴中,“真可靠呢。我很喜欢这样的人呢。”

 

樱井闻言急忙偏过头看了看身旁的大野,但对方依旧不急不慢地在吃着pocky,两颊鼓鼓的,全然没有表露出他所想的意思。“可能是最近的事情让自己过于敏感了吧。”樱井翔心里想到。下一秒,更出乎他意料的话语出现了:“樱井啊,要不要试着玩玩pockygame?”

 

“樱井,那就拜托你把大野送回去了哦。”说完,同事A就加入了另一个方向的一群人中,留下樱井架着醉醺醺的大野站在酒吧的门口。“没办法啊。”樱井无奈地感叹了一句。谁叫同事中,只有从高中时代就与大野相识,并去过大野现住所的自己能负责把他送回家。

 

虽然,他很想逃走。

 

上次去大野家是为了去取一份资料。他还记得大野开门时只穿了一件宽松的睡裤,精壮的上半身赤裸着,手上拿着手机讲着电话。这番景象让他的心跳骤然加速了起来。他只好用公文包挡着开始挺立的下体进入了大野的房间。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普通的单身汉的屋子——餐厅的桌上各种食品垃圾随意地堆着,卧室里的衣服也是叠了一些散着一些,客厅靠窗的位置放着画板,下面是散乱地摆放着的颜料和画笔。当他的目光回到大野身上时,对方朝他指了指卧室里桌子的方向,让他自己去拿文件,自己则继续讲电话。

 

“啊,诗织,我知道的,今天晚上7点……”大野的声音从门缝里传进了卧室。听着那个陌生女性的名字,樱井心中不禁升起一丝疑虑。“是在那之后结识的朋友吗?”樱井翔猜测着。那件事情对两人关系造成的破坏令他心有余悸。他与大野的关系在发生那件事情之前都亲密非常,两人对彼此的交际圈都十分了解。因此,如果是在那之后认识的朋友,他不熟悉也是说得通的。

 

一会儿后,他终于从一堆文件下翻出了要找的文件。离开卧室之前他瞥了眼桌上的日历,今天的日期被圈了起来,旁边写着:“诗织,7点,相亲。”他突然意识到,这个比自己大两岁的男人已经到了要被家里催着相亲的年纪了。

 

然而从屋中与上次无甚变化的杂乱景象看来,大野的相亲并没有成功。樱井不知为何松了口气。他让大野在床上躺好,替他脱了袜子,解了领带,还去倒了杯水给他润润喉。放好杯子后,樱井跪坐在床边,端详着这个自己单恋了快六年的人,手不由自主地就抚上了对方的脸颊,然后手指从脸颊游走到嘴唇。他一直觉得大野的嘴唇很可爱。记得大学一起出去旅行的时候,大野冲着坐在窗边的自己说道:“啊,翔くん真可爱啊,真想亲一口。”那时,樱井特别想顺势吻上那人水亮的唇,体验自己想象了无数次的柔软。但是他没那么做。在很多个类似的瞬间,他都选择了隐藏自己的感情。否则,自己炽烈的感情火焰,就会将维系两人的线给燃噬殆尽。他一直这么提醒着自己。

 

但是今晚,可能是体内的酒精作祟,也或许是数年前那熟悉的pocky game搅得他理智尽失,他爬上了大野的床,背靠着墙坐了下来,将大野的头搂在自己的臂弯,另一只手滑到了他的脖颈处。解开了扣子的衬衫让大野的RT和胸肌尽收于他的眼底。他颤抖的手继续下滑,顺着那人灼热的肌肤。多年前那个pocky game的悔恨与不甘激起了他此刻想要将这人占有的欲望。

 

突然,他的手被身下的人给扫开。樱井翔想从床上离开,不料却被大野一个翻身钳住了身子,顺势滑到了床上,整个人像是被大野扑到在了床上一般。大野以迷蒙的眼神在樱井的脸上来回扫了几下,也不知看没看清是谁,便冲樱井的双唇亲了过去。

 

大野得逞了。或者说是樱井让他得逞的。

 

几个满是酒气与粗暴的吻过后,大野把身子撑起来了一点,努力睁开眼睛看了看身下的人。“是翔……樱井くん啊。”大野喃喃道,随即撇开了头,从樱井的上方起开了身,踉跄着站在了卧室地板上,一步一晃地去了浴室,留下樱井紧张地盘算对方究竟注没注意到自己有了反应的下体。

 

在樱井的记忆中,这种情形应该不是第一次出现了。可是当他尝试着去回忆之前的感受时,却只能探得一片模糊。这每每都令他苦恼不已。毕竟,对方是他暗恋了六年之久的人。当时自己的举动与影响都不得而知,就仿佛两人关系的拼图上少了重要的一片。因此他宁愿相信,这种事情没有存在过。

 

看了眼手表,已经是十一点半了。樱井提起自己的公文包,跟正在浴室洗澡的大野打了个招呼,便离开了大野的家。路上只有清冷的路灯投下的光线。街道两边的店铺都已经布置得特别具有新年的氛围。樱井翔想起,大学的时候,他跟大野都会一起去进行新年的参拜。不知是不是故意,大野每次都会忘带香火钱。他经常从背后抱住樱井,闹着要他给自己香火钱,小孩子一般。樱井自然每次也都会给他。樱井参拜时带的钱总会比平常人多一些,因为他除了给自己祈福,也会悄悄地为身旁的人许愿。他想,要多交一点香火钱给神明,自己的贪心才能被原谅吧。

 

然而今年的参拜可能是不会有大野的陪伴吧,樱井翔失落地想到。他的脑海里闪过那次的篝火,绵延的涛声,以及模糊的被拥抱的感觉。他泡了个无比长的澡,让自己的胡乱的思绪和痛楚慢慢地在这个寂静的空间中被整理,折叠,归回心情的抽屉中。他无时无刻都能立刻恢复冷静的能力历来为自己的友人所称道。但有时也会被指出,这个习惯了规律与计划的自己,貌似又缺乏一点突破的勇气。对于两种评价,他都不置可否。

 

当晚,他梦到了六年前最后一次pockygame的场景。那是他们最后一次排练。照例,樱井又得留下来跟大野加练一会。但实际上樱井已经跳得足够出色,因此两人通常就只是靠在墙边,东拉西扯,聊一聊近况。当时大野又从包中拿出了一盒pocky,并提出再玩一次他们之间的老游戏。而就是这一次,大野智出乎他意料地吻上了自己的唇。他的心跳骤然加速,平时精于计算思考的大脑当场罢工,压抑在心中的欲望在那一刻占了上风——他也回吻了回去。大野的唇比他想象得要柔软,让他禁不住想要啃咬,吮吸。而悄悄睁眼时对方双眼微合的享受样子又令他快感的火焰烧得更旺。然而,两个人都没注意到被晚风吹开的排练室门,以及逐渐接近的脚步声。

 

但樱井翔最终没有在梦中回顾事情的结尾。一通电话将他从床上硬生生拽了起来。他好容易用手抓到了电话,接通后强打起精神道:“你好?”

 

“你好,樱井前辈吗?我是校园电视台的松田。”

 

樱井翔不多时便忆起了松田的形象,准确地说是那双小小的眼睛。他回道:“松田啊。这么早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吗?”

 

“今天下午不是要进行社团的聚会吗,结果有好多前辈昨天晚上就从外地赶回来了,现在吵着要一起去做新年参拜,所以就想问你要来吗。还是说你已经跟大野前辈……?”

 

“啊,没有,我今天没事。你告诉我集合的时间和地点吧,我尽快赶过去。”

 

两个小时后,樱井在一家神社附近同大家集合。人群中既有熟悉的同届的部员,也有一些陌生的后辈。樱井唯一认得的后辈就是现任的负责人松田,他当年总是跟在自己的身后虚心地学习,是个很认真的后辈。人到齐后,大家便排着队开始做参拜。轮到樱井时,他依旧投了略多的钱,替大野祈福。

 

结束后,樱井与松田并排在人群最后头走着,突然松田问道:“还没跟大野前辈和好呢?”

 

“算是……吧,和他的关系依旧怪怪的。”樱井愣了愣,答道。

 

“都那么多年了……你还是没有把自己的心意跟他坦诚。”

 

“可是现在这样就挺好的不是吗?还能赖在他身边。”樱井自嘲地笑了笑。

 

“说的也是。喜欢上这种性向不明的人真是麻烦。”松田一只手搭上樱井的肩膀,安慰道。说来也巧,两个人对彼此性向的知晓始于一次gay bar的偶然相遇。当时两人在看到彼此后,只是微妙地冲对方笑了笑。但自那以后,每次校园电视台的工作结束之后,樱井总会同松田一起去学校食堂或者旁边的居酒屋一边吃东西一边聊天。当然,聊的总是一些无法与普通人谈起的内容。对大野的感情也是在那无数次的闲聊中道出的。

 

中午草草吃过饭后,一队人直奔学校,准确地说是他们校园电视台的办公室。大家三三两两地在各种设施前合影,追忆当年工作的场景。

 

“哎,大家要不要看看往期的节目?”一个人突然提议道。

 

“好呀好呀。”“但是要看哪一期啊?”

 

“当然是看我们樱井大主播主持的那几期呀!”

 

“没错没错!”附和的声音渐响。樱井翔知道自己逃不过这一劫,笑着抗议了几句之后就没了声,倚在门框上看着一群二十好几的人胡闹。

 

“这个是11月26号的,要不就看这期吧。”一个人从资料柜中翻出了一卷带子。樱井听到日期后愣了愣,而随即在荧幕上铺展开的画面印证了自己的猜想——这一期录的是他跟大野的对谈。

 

樱井记得,那时候选这个题一来是因为大野带领的街舞社刚刚在东京都的一次比赛中取得了优胜,二来则是因为,这一天是大野的生日——当然,这第二个理由他在申报题目的时候并没有说。节目开场过后,樱井就听到彼时的自己以十分高昂的兴致喊道:“大野さん,生日快乐!”全场人看到这都笑了。樱井也不自觉地笑了出来——可能当初的自己连第一个理由都没多想,只是想在这个全校放送的节目上大声宣布,今天是大野智的生日吧。真是单纯。

 

节目的后面两人都在聊一些街舞社的创立、发展和训练的事情。樱井翔有些走神,想象着此时的大野智正在做些什么。是在吃午饭吗?还是昨天灵感迸发熬夜作画现在还在睡觉呢?或者还是去钓鱼了……关于那个人的细节如潮水般地向他涌来。他发现,即使那人疏远了自己一年多,自己依旧能清楚地记得他的很多事情。

 

“观众SOS想问大野さん,请问你认为樱井さん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这一句话将樱井的思绪拉了回来。“翔くん对我来说,是十分安定的存在呢。他的每一期节目我都有在看哦。对他有一种,注视了太久反而什么都说不出的感觉了。”说完,荧幕上的大野ふふふ地笑了起来。樱井的心又不自觉狂跳起来。

 

放映结束后,他在一片嘈杂中走向松田,同他说道:“能不能把那卷带子借我回去?”

 

“当然。”松田说道,“顺便把剪掉的部分也给你吧。啊,还要给你之前20周年聚会时候的光碟。耽搁了一年终于做出来了。”

 

樱井闻言愣了一愣,将碟接了过来放进了包里。看了几期往期节目之后,一堆人又闹了好久才离开。走出教学大楼时,门口的一个巨大的红色信箱引起了樱井的注意:“那是什么?”

 

“哦,好像是街舞社的临时信箱吧,最近好像在征集什么东西。”

 

“诶……”樱井翔忍不住多回头看了几眼,对着上面“24号帮你把信送到指定社员手上!”的字样出神。

 

年后,公司里又是一派繁忙的景象。樱井每天都在写企划,跑业务,加班。已经满一年的工作经历让他在处理这些事情时逐渐变得熟练,也让他逐渐喜欢上了这种充实得无法思考其他的状态。硬要说令他不太满意的事情,可能就是每天只有在吃午饭的时候才能看到设计组的大野了吧。但这种在大野背后默默注视他的感觉,让他恍然间如重返高中时代一般。

 

在舞蹈排练上与大野搭过话之后,樱井便开始在校园中有意地搜寻大野的身影。出乎他所料,两人碰面的机会挺多的:两个人到达学校的时间相差无几,两个人午饭都喜欢去小卖部买炒面面包,两个人的体育课都是一个时间……于是,樱井每天便有了许多时间悄悄注视着大野智,他蹙起的双眉,不时展露的笑容,害羞时会一个劲摸的鼻子。偶尔两人的目光对上了,樱井便只能佯装平静地回以一个礼貌的微笑,接着带着狂跳不止的心脏小跑离开。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樱井翔才确定,自己是喜欢男生的。

 

他第一次注意到这个事情还是在足球队活动结束后的更衣室。在最初的惊讶过后,他便开始找各种资料来证实自己的猜测。而对大野智的动心,算是他整个确认过程的最后一块多米诺骨牌。他也说不清自己心里的悸动从何而来,大概只能怪罪在那个傍晚的暧昧的游戏吧。他还记得大野智的呼吸及周身的香气顺着轻柔的晚风进入他鼻腔,以及他双眼染上笑意的那个瞬间。青春年少,一点火苗就能燃成熊熊光焰。

 

而且渐渐地,樱井翔注意到,大野智似乎也在有意地接近自己:足球队训练休息的间隙,樱井总能看到站在场边的大野。而当他一挥手,对方却会快速地跑开;不训练的下午,樱井在回家的路上总能碰到大野。通常是他主动上去搭话,话题总是舞蹈训练,足球训练以及大野的绘画。有时两人会在拐角的便利店买上冰激凌,不同口味的,吃了两口之后便换着尝。这样走了两个星期,樱井才偶然得知大野的家与自己的在相反的方向。

 

那时两人的关系就像每晚头顶上暮色与夜色,似似分离,但又暧昧地融合。没有拥有,却比拥有更加令人醉心。

 

樱井的睡眠又被突然尖叫起的闹钟给搅碎。身上的酸痛比光线更先侵占了他的感官。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发觉自己昨晚竟是在被炉中睡着了。几分钟后他才想起,自己昨晚开了一瓶啤酒静静地观看松田给的录像,脑海中还闪过大野智的音容相貌。他摁了摁遥控器,将休眠的电视屏幕唤醒,随后点了点播放键。

 

“那,翔酱你……喜欢我吗?”

 

“诶?!我该怎么回答?喜欢?也不对……”

 

“樱井终于说实话了!”一个旁观的人高声喊道。

 

“对啊,我早就猜到了,看他和大野的关系那么亲密。”一群人争先恐后地起哄道——是当年聚会上玩真心话大冒险的片段。樱井翔轻笑了一声。

 

我喜不喜欢你,这还用问吗。

 

樱井没有想到的是,一天之内,他会第二次听见这个问题。

 

提出这个问题的是现在坐在他对面的洋子小姐。这位小姐在几十分钟前被其他社员以“生意伙伴”介绍给樱井,并与樱井进行了长时间的商业谈话。而在正事谈完后,她话锋突然一转,问道:“樱井同学……你当初有喜欢过我吗?”

 

听到问题后樱井呆滞了大概两秒钟,随即回以对方一个浅浅的笑,道:“没有。”洋子小姐闻言尴尬地笑了笑。樱井也才有时间好好地打量这个中学时代的校花之一,并且在心中默默赞叹对方身上不减当年的迷人气质。就是这么一个美丽而优秀的女孩子,当初悄悄地往他的鞋柜中塞了情书。浅粉色的信笺上,端正地写着一句少女酝酿许久的请求:“我很喜欢樱井。希望你能跟我交往。”

 

然而,她的这封情书递得不是时候。

 

“你那时候那么长时间没有回复我,我着急死了。”洋子小姐啜了一口咖啡,“而且我听我的闺蜜说,樱井同学不太擅长和女生相处,可能一时不知道怎么回复我。于是我就想着跑去你排练的教室堵你,等你的回复。没想到……”洋子小姐的声音越来越小,头也渐渐低了下去。

 

“是啊,我也没想到……”

 

“抱歉。”洋子突然起立,深深鞠了一躬。

 

“啊,没关系。都过去了。”樱井也弯腰站了起来,伸手示意她直起身子。在他抬起头的时候,瞥到了正在朝这个房间走过来的大野。他想起自己几分钟前对同事冈田说的“叫一个设计课的人来讨论一下这个图案”,不由得蹙起了眉头。

 

“今天就谈到这里吧,我送你下楼。你提出要修改的地方我们会尽快改完,然后发给贵社。”樱井提议道。

 

大野已经走到门口的第三张办公桌了。

 

“等等,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当初你拒绝我,是因为大野くん吗?你们两个那时候……到底是什么关系?”

 

大野智在她说话的间隙打开了门。

 

不能再糟糕了。樱井心里想。

 

樱井把洋子小姐送走之后,重新走回会议室。在门口,大野倚着墙边喝着咖啡边看着图纸。看到他回来了,大野冲着他笑了笑,问道:“这回可以进去了吧?”

 

两人各拉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略过了刚才的尴尬,马上就图纸展开了讨论。两人虽然平时都会刻意地避着彼此,但到了谈公事的时候还是能放下担子的。谈起各种设计细节的大野就像开启了身体中的某个神奇的开关,变得相当的健谈且投入。因此,即使从高中开始就有无数人给大野贴以“懒散”“没兴致”“不认真”的标签,樱井对他的认识里依旧保有“认真”“专注力可怕”这么两个关键词。

 

“刚才那个是高中的同学?”讨论结束后,大野喝了一口咖啡问道。

 

“嗯。就是……那次排练结束后来的那个。”樱井琢磨了一下措辞。

 

“哦是她啊。那怪不得要问那种奇怪的问题。”大野轻笑了一声。他当时在听完问题之后就立刻退了出去,并将门轻轻带上,没让那个洋子察觉自己的到来。“所以你是怎么回答她的?”

 

“‘就像他当时说的那样’,是这么回答的。”说着,樱井抬起头,鼓起勇气对上大野的目光。他想从对方的目光中抓住一些确定的东西,不想像六年前那样被不明不白地打发。

 

“我当时……说了什么?”大野没有侧开头。

 

“‘只是我想玩玩,跟他无关。’”

 

大野智沉默。

 

“所以你当初……只是想跟我玩玩?”樱井翔感觉问出这个问题像是搬动心中一块顽留已久的磐石,耗光了他大半的气力。

 

“你说呢?”大野智声音微颤。

 

樱井翔无言。

 

“可能吧。”半分钟后,大野自己回答道,草草地结束了沉默,“修改的图案,我会20号之前发给你。”说完,便抄起桌上的文件,推开门离开了。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