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

山风蓝 V6橙 。成分大概是SK&山组&goken。帝都海淀区大学狗 不定期诈尸

【山组】不完全游戏(下)

前前后后捣鼓了一个多月终于写完。本来是想当生贺的,现在就只能当成提前的情人节文了(x  因为有点长所以掰成两部分发。

灵感源是苏尔GN剪的山组视频!有兴趣的可以去看啊剪得超棒(暴风雨哭泣。指路: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663185/


Tag

· 双向暗恋

· 平凡的前后辈设定

· HE

祝食用愉快

——————————————————————


“诶,当初他还说过这种话啊。”松田听樱井一股脑倾诉完之后,评价道,“你之前都没跟我说过呢。”

 

“没有吗?不过那不重要。”

 

“所以你的想法是怎样的?当初你有想过亲上去之后的事情吗?”

 

“好像……没有。就觉得……眼前这个人好可爱啊……哎呀,现在说起这个脸上真是挂不住。”

 

“哈哈哈。一向严肃的樱井前辈也有这么‘少女’的一面啊。”松田大笑道,随即一口喝完杯里最后的一点啤酒,冲着刚经过身旁的服务员叫了声:“你好,再来一杯生啤。”这里是樱井和松田常来的居酒屋。两人喜欢这不仅因为这里人少,比较安静,而且因为老板也是他们的“同道中人”。

 

“不过我觉得,他当时可能是想保护你的。”松田拿过服务员刚送上的啤酒喝了口,“你想想,当时他要是没有说出那句话,而是你急忙蹩脚地否认了,那女生肯定就要回去跟别人说。第二天,校园里就会传遍‘那个模范少年樱井翔竟然是个gay’的消息。”

 

“好像……这么分析也有道理。虽然有点太少女漫画的感觉了。”

 

“凡事往好的方面想一想嘛。而且他那时候又是三年级,再过不久就要毕业了吧?那就算他的话被传了出去,也影响不了他多久了。”

 

“要是当时能想到这么多就好了。”樱井感叹着,灌了一大口啤酒。“但是现实就是,当时的我心神不宁地回家睡了个觉,接着从第二天起他就没有再主动跟我说过话了。校庆表演完之后他那边复习就紧张了起来,最后到他毕业典礼那天才见了个面。”

 

“然后说了什么?是不是来了个热情的告白?‘前辈,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这样的?”

 

“才没有!”樱井笑着抓起一条毛豆甩到松田脸上,“就是普通地合了照,然后跟他说‘录取结果出来之后,发条短信给我吧。’”

 

“啊,这样也不错呢。而且你这个痴汉,最后不还是跟别人报了同一所大学?”

 

“什么叫痴汉!这分明就是……算了,我也不知道那时候怎么想的了。”

 

“只是想远远地看着他?守护着他?快点抛弃这种圣母的念头吧,尽快告白比你每天满腹疑虑的要好得多。”

 

“我也知道。但就是,两个人相处太久了,反而不想打破这种平衡。”

 

“又来了,这种论调。”松田撇了撇嘴,“你高中肯定是那种悄悄写了情书但是又不敢送出去的类型。”

 

“咳咳咳……”樱井呛了一下,“好像,真的有没寄出去的情书……”

 

“哈哈哈哈。”松本仰面大笑了起来,笑完之后又调整了许久的呼吸,“今晚能听到这么多料真是值了。现在走不走?”

 

“诶,这么早?”樱井看了眼手表。

 

“明天还要去街舞社那边的聚会。那帮家伙说我们电视台这边也可以带几个人过去参加他们的20周年庆,反正两边平时关系都不错。对了,你要来吗?”

 

“我这毕业这么久的人去不太好吧?”

“那边也有很多毕业生嘛,而且那谁也会回去的哟。”松田脸上浮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那我再想想吧。”樱井蹙了蹙眉头,又灌了口酒。

 

“别喝太多,你一喝多就忘事。”松田说完,穿上大衣挎上包走了出去。

 

当晚樱井并没有喝太多。急急忙忙回到家后,他便走到卧室,拉开床头柜,从中取出了一个曲奇的盒子。盒子表面的插画已经有部分脱落,盒盖上还有一块凹陷了下去。打开后,里面是各种各样的物件:照片、信笺、纽扣以及画满了涂鸦的练习纸。樱井翻找了一下,从中抽出了一个淡蓝色的信笺,展开一看,上面写着:“致大野前辈。现在的你应该已经收到大学的通知书了吧?有没有去到理想的大学呢?希望有吧。还记得……”看到这,樱井赶忙叠起信笺,将它重又放回了那一堆的回忆当中。接着,樱井突然捂住了脸感叹道:“青春啊!怎么这么蠢!”

 

樱井翔思考的结果就是出现在了三天后的街舞社聚会上。众人集合的地点是本市附近的一个森林公园的门口。樱井翔睡眼惺忪地抵达时,只见一群一身黑的家伙闹哄哄地聚在一起。走近了,樱井才看出来上身的外套是他们众多款式的社服之一。樱井觉得自己的棕色连帽呢子大衣此刻显得相当突兀。他先迅速地找到了不知为何也穿着街舞社社服的松田,扒在了他身边,接着就有一群同届的人过来同他打招呼。寒暄一圈后,大野智才在大家的调笑声中姗姗来迟。当然,他也穿着一身黑,而且头上还扣了一顶黑色的棒球帽。这套装束让他看上去像一个大学生,全然没有了平日上班族的痕迹。

 

“诶,大野不是跟樱井一起来的呀。”同届的一个男生注意到。

 

“对啊对啊,以前上学的时候两个人经常一起行动吧。简直像是绑定起来的。”另一个大大咧咧的女生上前拍了拍大野的背,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压低声音道,“你们不会是——吵架了吧?”

 

“没有没有。”樱井翔连忙否定道。

 

“很难让人信服啊。这样吧!”先前说话的男生把大野往樱井的方向推了推,“今天你们两个全程都一起行动吧,有什么误会都赶紧说通了吧。”

 

“误会什么的……”或许是男生使的劲有点大,大野直接扑到了樱井怀里。强烈地感受到对方身上气味的一瞬间,樱井像是失去了思考能力一般,直到大野从他怀里撤出来之后才回过神来。两个人脸上先后浮起一抹掩饰尴尬的微笑。这时樱井的手机响起了消息提示音。他拿出手机一看,是松田发过来的一条line消息:“好好把握机会:)”他立即向松田的方向扫了一眼,对方笑着冲他比了个加油的手势。“真是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生气……”樱井翔想道。

 

他与大野现在的关系虽说不冷不热,但如果团体活动被分到一起时,两个人还是会很默契地表现出关系毫无罅隙的样子好好地合作——比如现在两个人就被分为了一个定向寻宝的小组。

 

任务说明结束了之后,一帮人立即作鸟兽散,像一群乌鸦般飞入了公园的各个角落。明朗的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叶子在地上散做无数的碎片,与满眼的绿意相映衬。雪霁后森林中的空气更是清新了几分,带着泥土与绿植混杂的气味进入行者的鼻腔。两人正按照提示寻找着第一个标识点。

 

“对了,”走在左边的樱井斟酌了半天发话道,“看你穿这一身,感觉就像回到了大学时代呢。”

 

“……诶?是吗?只是他们叫我穿的而已。”过了几秒之后,大野智才像反应过来了似地回道。说话时,他脸上习惯性地浮起一抹微笑。

 

“不过那时候你是金发,很有锐气,就像……”

 

“就像狮子一样。”大野智接过樱井翔的话。说话时两人的目光相汇,随即都笑了出来。

 

“不过现在要是染成金色的话,绝对会被我们部的松冈部长给赶出办公室的。”大野摸了摸自己茶色的头发说道。

 

“哈哈哈对,想象得出来他冲你发火的样子。”樱井爽朗地笑开了。这时,不知从公园的何处传来了一句吐槽:“樱井,笑得太大声了!”一句话引得公园四处都响起了笑声,当然也包括他身旁的大野。

 

“不过樱井くん倒是没怎么变呢。印象中你在大学的时候就经常穿西装,虽然有时候会穿一点新奇的东西,比如双层连帽衫?”

 

“这部分的补充可以去掉吧。”樱井嗔道。“所以在公司看到你穿西装的时候完全没有‘这小子变得成熟了啊’的感觉,而是想着‘啊,他这套装扮我都看了几年了’”说完,大野将头撇到一边,扫视着道路两旁的树木。

 

这一番话却令樱井的心微微加速,许是因为那人透露出的对他的关注,又或许是因为他话语中隐隐包含的占有感。他偏头看过去,却只能对上对方圆鼓鼓的脸颊。他又想起了大学时代大野对他说的那句话:“啊,真可爱啊,好想亲你。”此刻他的心情就与彼时的大野是一样的吧。而这种冲动又提醒了他自己此行的目的——解开一年前的误会,打破两人关系的僵局。虽然他此刻还没想好要怎么执行。

 

“啊,对了,这个谜语的谜底究竟是什么呢?”樱井翔率先打破了沉默,“向日葵最怕以下哪种动物?选项有老虎、猎犬和蜘蛛。但是哪个都不像呢……”

 

“有没有什么提示?”大野转过头来问道。

 

“写着‘ANIME’。但是这个范围也太广了吧?再怎么说……”

 

“等等,这么一说我好像记得……”

“什么什么?”樱井闻言停下了脚步。

 

“想起来了!是蜘蛛。因为它是KUMO(云)嘛。”

 

“诶?!真亏你能猜得到……”樱井翔边惊叹着边展开手中的地图,“那应该就是指这个有蜘蛛雕塑的地方了吧。”

 

“哈哈哈因为是柯南里面出现过的谜语。之前上的剧场版里有提到的。”

 

“说起来你很爱去看动画电影呢。”樱井翔笑道,“还经常……”

 

“经常什么?”在前面小跑前进的大野智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

 

“没事。找标识点要紧。”樱井翔笑了笑,将原本后半截的“拖着我一起去”给咽了回去。

 

究竟是从何时开始呢,樱井心中想到,这种将话和动作给掖回去的瞬间逐渐增多。它想起自己到大学报道的那一天,刚跨入大学校门的他,就看到了不远处如约而至的,正朝他招手的大野。那时的他拖着一箱行李,不知怎地跑了起来,一种激动在疾风的发酵下愈发澎湃。等他回过神时,自己已经搂上了大野。他顺势将大野又往怀里搂得紧了一些,在对方的脖颈处长吸了一口气。是从电视台中一向大大咧咧的井之原前辈对他说他们两人“关系太好了”开始吗?还是自己某天听说有女生向大野告白开始?亦或是导致两人关系变僵的那一晚后?

 

“拿到下一个地点的提示卡了!”大野朝着樱井晃了晃手中的卡片,“‘寻找穿红蓝上衣的人’,提示是这么写的。”

 

“那我们就分头找吧。我沿着这条向西的路,你就往东走吧。”樱井翔说着,心中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

 

但几分钟后的一通电话则印证了他的猜测:“樱井くん,怎么办……现在被困在树林里了。”

 

“先……先呆在那别动。”樱井翔挂了电话,径直往反方向跑了过去。这个公园中大大小小的林子本就不少,再加上大野本身就识路能力不强,因此不难预见他会迷路。以前两个社一起出去露营时,大野如果想去找一些好的地方写生,往往都会拉上一个人陪他一起。在他养成这个习惯之前,曾经因为迷路而到深夜才被众人找到的悲惨经历。

 

幸好樱井在跑了十分钟之后就在一处丛林中看到了蹲在地上,像是在观察着什么的大野的身影。他的“サトシ”只叫出了头两个音节就被他掐断,替以迈上前的脚步。刚才的那个疑问再次回到他的脑海中。

 

既然找不到答案,那就打破这个僵局。至于结果会怎么样,就让神明去决定吧。

 

“大野くん。”樱井走近了之后叫了声。

 

大野闻声抬起头,与樱井对视了几秒,而后站起身子,道:“啊,太好了。我还担心又得等到晚上呢。走吧。往哪边出去?”

 

“现在......先别走吧。”

 

“嗯?”大野智停下了脚步。

 

“说说那件事吧。一年前的那件事。”说这话时樱井不由低下了头。即使如此,他还是能在一片静默中感受到对方从未从他身上移开的视线。

 

“怎么......突然......”

 

“我前几天......看了那个聚会的录像。”樱井急切地打断了大野,“那时候我好像有很长的一段时间离开了大队伍。结果回来的时候,是......是跟另一个女生一起回来的......”

 

“诶......好像是这样吧。所以呢?那个女生叫什么来着?AIKO?AKI?还是叫AKIKO......”

 

“叫什么都没关系吧?”樱井的声音不由大了些,“我想知道......大野くん你是不是因为......”

 

“因为什么?”

 

“因为看到我跟那个女生做了什么......”

 

“你想说......我是因为这样才跟你生气的吗?”大野的声音打着颤。樱井抬起头,小心翼翼地对上对方似已湿润的双目。“我......不是有意......那你生气的原因究竟是什么?”樱井觉得自己出口的每一句话都在地上粉碎,变成逼近大野周身的碎片。他想停止,却控制不住自己。

 

“原本这种事没有什么说的必要的。但是......现在如果不说,我是不是就会永远在你心中变成一个嫉妒心旺盛的人了?”

 

“抱歉,真的不是......”

 

“你那时候,喜欢的是松田吧?”大野的声音突然一凛。

 

樱井的大脑仿佛停转了几秒。些许是借着一股适时刮起的寒风,他才重新开始了思考,花了好大劲才分析出这句话的意思。“我......喜欢,松田?”他一字一顿地问出了自己难以置信的话。

 

“那天晚上,我去找你的时候,被倒在沙滩上的你拉倒,碰巧倒在你怀里。”

 

“好像是......有这回事吧?”樱井想到。他一边极力地想回忆起那一晚的场景,一边唾弃起了自己一经酒沾染就不争气的记性起来。然而大野接下来说的才更出乎他的意料——

 

“你对我......又是亲又是摸的,现在说这个真是有点不好意思。之后你好像停下来盯着我看了一会,然后突然把我推开,‘松田’‘松田’地叫了起来。”

 

樱井翔此刻十分想坐一台时间机器回去,揍那时的自己一顿。

 

“我那时就明白了,原来这个从高中到大学看上去都像直男的家伙喜欢的是松田啊。”说到这,大野不知为何嘴角挤出一抹笑,“那一刻可能是有伤心,或者说嫉妒吧。之前那么多次亲密的举动我都没有办法再去猜测是不是对我的好感了。”大野顿了顿,“但是回去想了想,你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大野的目光再次对上了樱井的,然而此刻的他已经是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了。“作为你最好的朋友。”

 

这都什么跟什么。樱井翔的脑子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啊,好像不小心说漏嘴了吧。”

 

樱井翔觉得今天是他认识大野以来对方说话密度最高的时候。

 

“嫉妒......伤心......都是因为,喜欢你啊。明知道不可能有结果。”大野的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话语被揉皱成啜泣声。

 

天上一整片相互连接的浮云漫步而过遮住了太阳,天色顿时阴暗了许多。寒风再次穿林而过,划得草叶窸窣作响。樱井翔的心却因为被注入了过多的情绪而搏动得更加起劲。他想盯着某棵松树的树梢分散心神,眼前却自动地浮现出了大学时代的生活。两人一起骑自行车,一起参加美食社的问答竞赛,一起......不自觉地,眼前的松树树梢模糊了起来。脑海中倏忽浮现出了松田的那句话:“他可能是想保护你。”

 

“现在好想抱住他。但是这样真的好吗?他会逃走吗?”樱井犹豫不决。

 

“啊,穿着蓝红衣服的人。”是大野的声音。接着传来一阵逐渐远去的裤腿蹭草的声音。樱井揉了揉眼睛,定神看去,视野中只有大野远去的黑色的背影,以及落在不远处的地上的黑色棒球帽。

 

当天两人都没同其他人打招呼就事先回去了。樱井在成功地从傍晚睡过晚饭点之后,接到了松田的电话:“是我。今天你们两个怎么了?怎么都一声不响就回去了?”

 

“我好像......搞砸了。”

 

“难道你们当中有人告白了?我觉得肯定不是你。”

 

樱井懒得反驳这句挖苦,语气依旧一蹶不振:“嗯,是他。不过时机有点微妙啊......总之就是,他误会......我跟你了。”

 

“什么?明天我就拉着现任男友过去跟他说明情况吧!不过他怎么会想到我跟你......”

 

“误会已经发生了。现在的问题就是怎么让他......重新振作起来。以及......把自己的心意告诉他。”

 

“这种时候就应该打直球!别想那么多了!你不是还要跟他交流你们那个产品发布会的事情吗?应该有很多机会说上话的吧。”

 

“谁知道呢,这都说不定的事情......先这样吧,挂了。”樱井带着些许落寞挂掉了电话。

 

第二天,樱井觉得自己的不祥预感总是与松田的预感一样,都是百发百中——在产品图案及发布会设计修改的讨论上,总是与大野同行的另一个组员在与樱井交谈,后者根本无法找到空隙直接与大野交谈。讨论结束后,大野也总是以最快的速度闪人。平日里精明能干,总是神采奕奕的樱井组长也为此锐气大减,觉得自己苦恼得头发都掉了许多。两人唯一的一次对话发生在24号的凌晨。终于把最后方案敲定下来后,冲咖啡归来的樱井对着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的大野说道:“那个,祝白天的现场确认顺利。”“嗯,谢谢。赶快休息吧。”大野愣了愣,回道。樱井翔看着那个猫着背的背影,一种要事将临的预感令他的心跳又快了几分。

 

25号清晨,樱井早早地就起床,准备奔赴产品发布会的现场。路上,他的手机会时不时地震动。打开一看,都是好友亲朋发来的生日祝福讯息。他匆匆回复后,反复确认了几遍没有大野的信息之后,便把手机放回了口袋里。

 

到达现场之后,樱井便开始同各路的来宾问好,谈天说地,引导他们入座。其间他时不时瞥向在同工作人员讨论现场布置的大野,但是对方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樱井心中烦躁得厉害,他开始有些后悔前几天做了那样的蠢事。受情绪的影响,他的信息处理能力稍稍有些下降,以至于莫名其妙地答应下了数个散会后喝酒的邀请,以及一个让他参与发布会中一个小游戏的请求。

 

“那么,接下来是我们这个发布会的一个小小的游戏环节。”此时的樱井翔站在舞台左侧的幕后,努力地集中精力听着主持人的说明。“刚才应该先问好游戏环节的内容再接受的。”樱井翔在心里暗暗叫苦。然而现在的他只能祈祷着游戏的规则不要太复杂。

 

“大家都知道,我们公司的理念一直都是:每个人都能让自己变得更美。或者说,每个人都能为了心中的所爱而让自己变得更美。大家都能自由地选择伴侣,无论工作、人种以及性别。而我们的游戏环节,则是要请一些志愿者上台,来表演告白的瞬间。但是在告白的时候,要有产品的......”

 

“应该拒绝的!”越听越木然的樱井脑海中只有这个念头在咆哮。就在他几欲偷溜时,主持人情绪高昂的话音如一阵响雷传了过来:“让我们有请第一对志愿者,我们友公司的......我看看......大野先生和樱井先生!”

 

樱井翔转过身,瞪大了眼睛注视着从容地从另一边的幕后走上台的大野,心中千般猜测驶过,接着又是万般的犹豫。许是见他良久还没登台,主持人和大野都朝他这个方向看了过来。两人的目光对上的瞬间,大野脸上露出一个浅笑。樱井本就不安分的心更加躁动了起来——他硬着头皮走上了台。

 

台上比他预期的要明亮与炽热。他看不见台下黑压压的观众,只能听见他们经久不息的掌声和此起彼伏的叫好声。樱井将视线一转,看向大野,琢磨着他究竟有什么打算。

 

“那么两位,现在可以开始了。”主持人提示道。

 

樱井脑子里一片空白。抓着麦克风的手微微颤抖着,嘴中一直往外蹦着细碎的:“那个......那个......”一阵寂静过后,大野突然开了口:“樱井翔くん。”

 

“嗯。”樱井翔定住了,他感到对方的目光紧紧地锁在了自己的面庞上。

 

“今天是你的生日吧,生日快乐。”

 

“啊,谢谢。”樱井不知为何松了口气。台下响起一片掌声。

 

“今天找你来是想跟你说说你前几天托人转交的......情书的事。”说着,大野从西裤的右口袋中抽出了一个红色的信封。看到它的一瞬间,樱井感到如释重负,随即一种更甚之前的紧张感又席卷了全身。

 

“信我读了,读了好多遍。语气很认真,很有翔くん你的风格。虽然看的时候一直笑个不停,但是之后怎么说呢,更多的还是感觉高兴吧。毕竟,对方是自己以为一定不会有结果的暗恋对象。”

 

“嗯。”樱井讷讷地应着,低下了头,双臂垂了下来。

 

“所以,我的答复是......”樱井感觉对方的声音渐近。两秒后,对方的鞋尖进入了他的视野,“我也喜欢你,翔くん。”说着,大野环抱住了樱井。樱井觉得此刻主持人的尖叫、台下观众的欢呼都已渐渐远去,模糊不可闻。唯一可感的,是大野身上传递过来的热度,以及他身上淡淡的香气。樱井的眼前仿佛出现了前几日的艳阳与森林,那个未完成的拥抱随即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既然是游戏,那怎么玩都不过分吧。反正旁人永远无法辩出真假,唯有局中者明白其中的真实。”樱井翔想到。随即,他伸出双臂,搂上了大野的背,将对方往怀中揽了揽。几年间的细碎时光仿佛也随着这个拥抱海潮般向自己涌来。当然,还有前天下午的那件事——

 

23号下午下班后,樱井赶回了学校。他先是将借出来的几卷录像带放回了电视台的办公室,而后来到了教学大楼前的红色信箱前。他从包中取出了那个包裹着蓝色信笺的红色信封,犹豫再三,一咬牙,将信投入了信箱中。在此之前,他硬着头皮通读了一遍上面原本的内容。接着,提笔又加了几句话——

 

“致大野前辈:

 

现在的你应该已经收到大学的通知书了吧?有没有去到理想的大学呢?希望是有的吧。还记得我们两个的第一次碰面吗?你肯定会以为是在舞蹈排练上吧。其实不是。我刚入学的时候,有一次不小心在走廊撞到了你,碰掉了你一本涂鸦的练习本。那时候我一个劲道歉,你就笑着对我说:“没关系的。”那个笑容真是难忘。练习本里脱落的那一页,我后来发现,把它带回家装进了自己的宝物盒里。从来没见过画《龙珠》画得这么好的人。

 

在舞蹈排练上再次碰见你之后,发现你还特别擅长跳舞,对你的憧憬又上了一个台阶吧。特别感谢你那时候教我跳舞。两个人一起相处的时间也都很愉快,一起回家,一起吃冰棍,还一起玩了几次pocky game。但是我发现,自己对你的心思逐渐跨越了“朋友”的那条界限。或许,这种心情就是所谓的“喜欢”吧。

 

虽然不是很确定,但是还是想在这封信中跟你说:大野くん,我喜欢你。

 

看到这里你是会觉得无法接受然后跟我绝交呢?还是会给我发好人卡呢?无论怎样都没关系。我觉得,自己可能只要能远远地看着大野くん就很幸福了。希望你能遇到能让你幸福的人吧。无论是不是我。

 

希望你的记忆中也能永远都有我。

 

樱井翔。

 

PS:下面的是30多岁的我写下的内容。

 

看完这封情书我已经觉得用尽了今年份所有的勇气了,所以你大概可以以此作为前几天让你伤心的补偿吧。不过话说回来,我们两个人就这么沿着“朋友”的界限走了快六年,错过了一次次变成“恋人”的机会,现在想来还是有点蠢。不过好在现在我们都还喜欢这彼此。

 

至于那一晚我口中叫“松田”的原因,可能是因为把你当成了松田,然后想把你赶走吧。因为你一直是我心里的那个人。如果你不信的话,欢迎来我家看看我的宝物盒。

 

35岁依旧单恋着大野くん的樱井翔。

 

 

......

 

“喜欢你,最喜欢你了。サトシ”压抑在心中数年的情感与时光随着话语倾泻而出。


END


Tan


2017.2.8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