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

山风蓝 V6橙 。成分大概是SK&山组&goken。帝都海淀区大学狗 不定期诈尸

【主刚健,goken】不在场的鞋子2(完)

大家好,说好的缘更来了(

其实是想20号写出来给茉莉塔当生贺的,结果因为各种事情耽搁了。在妖都玩耍的这几天每天晚上都随手写一点,今天凌晨一个激动写完了(

再次说明食用tip:本篇为续篇/CP:goken,SN,井准,后面两个少量/学生设定。

不多说大家自己看吧ww


——————————————————————————


三宅健

 

“看看看!本垒打!”

三宅健闻声抬起了头,看向球场的方向。那颗被击中的棒球轻巧地越过了高大的绿色护网,落在了外边的草坪上。场内随即爆发出一阵雄浑的叫好声,一个少年脸上带着自满的微笑跑回了本垒,和从休息区冲上前来的队友来了个熊抱。

“啊,我也想抱抱他。”井之原自言自语着,将脸埋进了护网中,脸上满是不甘。

三宅健无奈地看了看身旁这个黯然失神的男子,想起一个月前,这个家伙在午饭时间跑过来跟自己说“我,好像喜欢上谁了。”的时候,从眉梢到嘴角都流溢出的兴奋与紧张。当时三宅的第一反应就是:“这家伙搞不好动了真情。”随即他为自己的这个反应感到微微的吃惊,因为井之原平时一副嘻嘻哈哈的样子,完全不像是会动真情的人。

第二天,井之原就拉着他去了棒球场。然后在清一色的棒球服当中给自己指出了那个微微突额的青涩少年。

“很可爱吧,他叫冈田准一。”

“确实很可爱啊。所以你要加入棒球队了吗?”

“不不不,我还是就这样远远地看着就好。”

“其实只是因为体能不行吧。”

“我可不像你能每天都起来晨跑。”

“但就算不加入棒球社,直接去他们班跟他搭话也行吧。”

“那样……不会吓到他吗?”

三宅健瞪大了眼睛,打量着眼前这个眉头紧锁畏首畏尾的男子,是否还是他熟识的那个井之原。

恋爱果然是件复杂的事情。

“所以已经过了一过月了你还没有跟他说上话吗?”三宅健笑着讥讽道。

“没有。”

“再不下手就晚了哦。听说他们班有很多女生都想跟冈田くん交往来着。”

“诶?谁说的。”

“我们班上的女生。稍微问了她们一下冈田くん的事就获得了好多情报。这种长相可爱,又擅长棒球,不爱捣乱的正直男生,可谓是理想男友呢。”

“所以三宅くん也喜欢冈田吗?”一个声音突然从背后传来。三宅健倏地回头,便看到了前几天自己扶去校医室的森田。他穿着棒球服,头上倒扣着一定棒球帽,平日被长发遮住的额头露了出来。

“不不不,我才没有喜欢那个家伙,是我旁……”话还没说完,三宅的腰间就遭到了井之原的一记肘击。

“嗯?谁?”

“坐在我旁边的女生!”三宅随口编了个慌,“森田くん是棒球社的?”

“嗯,前几天申请的。”

“诶,很厉害嘛……你脚上的伤好了?”

“已经没有大碍了,多亏了三宅くん那天帮我。”说着,森田刚一笑,露出两枚虎牙羞涩地搭着下唇。

“那……那你就快点去训练吧。”

“拜拜。”

三宅健目送着森田刚走上球场,和教练打了个招呼。自从上次扶他去校医室之后,两人还没有过接触。一是因为森田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好友圈子,二来是因为自己一放学便跟井之原厮混在一起。所以方才打量森田刚时,才生出许多的新鲜感。不,那或许已经不是新鲜感了,而是另外的一种什么感觉。那种感觉在那一刻击中了他的神经,令他话语中出现了磕绊。

 

“哟,你们两个,在看什么?”二人身后响起了一个熟悉的男声。两人默契地对望一眼,然后挤出一脸僵硬的笑转过身来说道:“看球赛而已,坂本老师下午好。”

“肯定不止这么简单。三宅……你帮我转告森田,说感谢他告诉我这些事……我明天就会去把那个人……追回来的。”坂本昌行的眼神一直飘向远处击球的队员们,一手在脸上不安地抚来抚去掩盖着表情。

“好……好的,我知道了。”三宅健边磕巴地答着,边向井之原使了个眼色,意思是:“怎么回事?”井之原冲着球场的方向挤眉弄眼一番,“被森田给卖了?”

果然,恋爱真是件复杂的事。

 

 

森田刚

 

“老师,这是昨天你要的资料。”

“哦哦哦,放那里就可以了。”坂本昌行连忙放下手中的咖啡杯,向办公桌上的空处指了指,“对了,森田,在班里还适应吗?”

“还可以。交到了很多朋友,大家也都很关照我。”森田刚说着,朝着坂本昌行的桌面瞥了一眼,便看到一本摊开的料理书。“这个学校难道是料理学校吗。”他在心中想到。

“那就好。”

“对了,坂本老师,我可以调到三宅旁边坐吗?”

“三宅?”原本打算继续看书的坂本抬起了头,“为什么想要坐到那个家伙的旁边?”

“觉得那家伙还蛮有趣的。”

“很调皮的。”

“嗯,看出来了。”

森田刚说完,眼神便四处飘忽了起来,唯恐与坂本的目光相触,被他看出什么端倪来。

“那随便你吧。”最终坂本未置一词就答应了他。

森田刚松了口气。在过去的一个月当中,由于座位被安排在教师的前排,只有在中午吃便当时能向三宅的方向瞥去几眼——当然,那家伙往往被一群咋咋呼呼的女生包围着。这让森田刚心里有如入刺一般微微不快。而每天下午,等他想要制造些什么话题去与三宅健攀谈时,他就早已跟来到教室前的井之原一同奔走了。一天一天,他的内心逐渐烦躁了起来。这就像是小时候久求而不得玩具的心情一般令他难受。

恋爱,真是件复杂的事情。

“坂本老师也喜欢料理吗?”

“为什么说‘也’?”

“因为,保健室的长野老师也很喜欢料理的样子。上次去的时候他就一直在浏览美食网站。”

坂本昌行翻书的手停了下来,拿起咖啡小啜一口,“那个人一直都是这样的。”

“诶,原来你们认识啊。”森田刚低声喃喃。

“对,不过那个人后来莫名其妙就……”坂本说到这止住了声,像是陷入了回忆一般地停滞了下来,手持着咖啡杯停在了半空。

 

 

“那个人啊,喝多了之后就开始乱说话。”长野将车子缓缓地开入一列车队之后,停了下来,等着红灯,“想想自己那时候也真是愚蠢啊,竟然就趁着…...趁着他不清醒的时候表白了自己的心意。”

“结果呢?”森田刚拨弄着吊在后视镜上的寿司坠饰,问道。

“他就突然大笑起来,说着什么,‘你肯定是开玩笑吧!’‘呐,这绝对是玩笑吧!’之类的话。”

“唔……所以你就肯定了?”

“嗯,从那以后在学校里碰面了都会避开他,放学了也不会跟他出去吃饭。总觉得……他还记得。”前方的信号灯倏地切换为绿色,车流开始缓缓地动了起来,长野右手换挡,脚踩上油门,“所以告白还是件危险的事情啊。你可不要把三宅吓跑了哦。”

森田没说话,看着街边的楼房渐渐移动了起来。

 

 

“坂本老师……那个,你还记不记得你们那晚做了什么?”

“跟长野老师?我们两个就普通地出去喝了啤酒,然后我就醉了。不知道怎么就回到了家里。”

“那你记得你说了什么吗?”

“不记得了…...话说你小子怎么问这么多,快回去上课了。”坂本昌行说着,拍了拍森田刚的屁股,催他走开。

“可是现在已经是放学了。”森田刚笑了出来,一边小跳着向着门口走去一边透过一旁的窗户向楼下望去。放学的学生三三两两地离开教学楼。空气中,学生的说笑声,音乐社排练的乐声,以及远处棒球队员训练时的叫喊声交杂在一起——对了,还要去训练!森田刚猛然想起了这件事。他向着棒球场的方向看去,却不经意间看到了在护网边驻足的三宅健和井之原。

虽然这间办公室离球场还有些距离,但这丝毫不碍森田刚观察三宅健。经过这数十日的锻炼,他已经能远距离地辨认出三宅健——就像此刻一般——不仅是辨认出他,更能察觉到他走路的习惯、肩上的背包之类的细节。但诸如此类,都只能默默地在心中消化殆尽。他或许只是再需要一个像是那次受伤一样的契机,能和三宅有些单独的交流。也正因如此,他来到了坂本的办公室。

“对了,坂本老师。”在临走出办公室前,森田突然转过身,“长野老师说他告白了哦,那一晚。”

“诶?!等等,你……”

“但是你拒绝了他。”终于把这个秘密吐出去了。森田刚感到如释重负,跑离了办公室,留下坂本昌行站在原地。

 

 

三宅健

 

6点20。三宅健又看了一次手表。发现距离上一次看手表只过去了一分钟之后,他有些气恼地向身旁的电线杆踢出一脚,嘴上低声扯出一句抱怨,“怎么还没来!”

这时,握在手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三宅健迅速地按下了接听,责问道:“喂!你现在到哪了?”

对面的人顿了几秒钟才支支吾吾地辩解道:“啊,那个……对不起啊健……我现在,过不去了。”

“什么?为什么来不了了?”

“有点事。总之你一个人好好加油吧!”

“喂,等等,有事是是什么事?不是说好要一起教训那个家伙的吗!”

“相信你一个人也没关系的。”

“喂,井之……”

“前辈,有……”

“嘘……健,那就先这样,我挂了,拜拜。”

三宅健听着嘟嘟的忙音,脑中迅速地分析出了方才电话中那一声“前辈”的说话者。“为什么一定要今天约冈田啊,混蛋!”得出结论后,他愤愤地在心中骂道,同时在想象中将井之原踢了个痛快。“不过,这样就得自己面对那个家伙了。”三宅健意识到。

几天前,当他在球场边受到坂本的嘱托时,心中便浮起了一片巨大的疑云,脑中迅疾编出了一个森田刚如何发现自己的恶作剧并报告老师的故事。再看向球场上的森田刚时,那人已然不是一个单纯的同班同学,而是一个颇有心机的,爱打小报告的眼中钉。不及他再细细审视那个故事的可能性,井之原就凑到他耳边煽风点火道:“肯定就是他泄露了秘密,我们一定要找个时间教训他一顿!”三宅健当即答应了下来。

然而现今,看着天边逐渐黯淡的火烧云,以及缓缓落下的夜幕,三宅健心中的激动消去了大半。至今为止的恶作剧中,他永远都是跟在井之原的身后当个协力,有时甚至只是在井之原的指示下——比如这次去动灭火器——去做一些事情。真正独身一人去教训另一个人,这对于他来说似乎有些困难。

“要不,今天就先回去吧。”三宅这么想着,从电线杆后面走了出来,拍了拍刚才煞有介事地蹲伏时裤子上沾上的灰。“诶,三宅……”身后倏然响起了一个声音。三宅健僵在了原地。“是三宅吧?”随着一阵不疾不徐的步声,那个声音也越来越近。最后,一只有力的手抓住了三宅健的胳膊。

三宅健有些恼了,方才压抑下的怒火又重燃起来。就像小时候跟家里吵架时,本以打算就此结束,但是家里人一定又要来念叨时一般的感受。他愤愤地回过头,对上了身后森田刚的双眼。

“喂,关于警报器那件事,你知道些什么?”

“嗯?”

“就是前几天学校里面发生的那个。”

“唔……什么都不知道。”森田刚犹豫了一番,说道。接着无视了三宅健一般地向前走去。

“不!你肯定知道!你明明都告诉了坂本。”

“我?为什么要去告诉坂本?”

“别装傻了,坂本那天要跟你道谢来着。”

“……哦,那件事啊。”

“所以你还是说了。”

“那你就当成是我说了吧。”森田刚话语中带着笑意。

“喂!等等!”一直跟在森田刚身后的三宅健冲上前,拦住了那个自说自话的少年。但下一秒他就后悔了——此刻,他必须要仰视森田刚,而后者,则正以一种熟悉的戏谑眼神睨着自己。三宅健想起森田刚换到自己身边的那个下午。国语课上,他轻车熟路地在课本前架了一本漫画津津有味地看着,间或抬起头注意一下老师的位置。而在他观察完老师随意地向四周扫视时,对上的便也是森田刚的这种眼神。

三宅健稍稍撇开了目光,“干什么啊,那么看着我。”“那我还要问你为什么跟着我呢。是想跟我回家吗?”“什么!你这家……”

太近了。三宅健想着。这个距离,他能清楚地闻到对方身上踢过球之后的微热,双眼平视处正好是少年初生胡茬的嘴部。他下意识地想转身,但森田刚的双臂已然钳住了他的双肩,将他转了过来,在他的唇上印上了一吻。

三宅健紧张到闭上了双眼。他来不及思考,只剩下强烈的灼热感存于心间。过了一会,三宅健感到自己终于被放开了。抬头望去,视野中是天际那未褪的夕阳,以及别开头忽闪着眼睛,脸上微红的森田刚。“所以……这家伙……”平日古灵精怪的三宅健此刻怎么也无法得出一个可能的结论,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当局者迷。他希望森田刚说点什么,不料想,对方却先他一步地迈步逃走。

“喂,森田!”

“刚才那个是什么!”

“没什么……就是……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夜幕下,两个少年一前一后地在路上行走着。前面的那个四处张望,眉头紧锁,却又不时情不自禁地捂嘴偷笑。后面的那个一直低着头,时不时以不安的眼神向前面那人看去,但又像是为了确认,前面那人没将他甩掉。

一周后,晨会上。

“……这一行为,严重地影响了学校的秩序与纪律。在此,对以下同学提出严厉的批评。二年B班,三宅健……”

 

 

森田刚

 

“下面我们来请一位同学朗读一下这一段……”

森田刚的娱乐活动又开始了。这段日子,每当老师说出这句话时,他便能侧头看到慌乱地收起漫画,翻找课本上老师指定语段的三宅健。巧的是,这个周,三宅健左手边的那个同学请假回家了,斜对面的两个同学都在睡觉,前面的男生又偏偏是个正直的,不偏倚不听课着的人——这意味着,他只能来问自己。这样,才能躲过严厉的国文老师的念叨。

这不,那人又一边用课本挡住头,一边朝森田刚低声叫道:“森田!森田!”

森田刚侧过头。“哪一段?”三宅健朝他比着口型,一边不忘向讲台上瞥几眼。森田刚如往常一般托着腮帮,冲着三宅健露出一个戏谑的笑——当然,这成功激起了三宅的愠意。三宅健见要来不及了,冲森田刚比了个口型:“下午我去。”森田刚闻言,立即将课本递了过去,上面用铅笔画出了老师指定的语段。

“那……那就长濑君你来读一下吧。”国文老师如是说道。

三宅健闻言,瞬间无可奈何地趴倒在了桌上。森田刚不禁笑了出来,幸灾乐祸地看向三宅健。从被三宅健扶去校医室时开始,森田刚就发现了自己对眼前这个人的心动,以及对于欺负他来取乐的执着。每当看到这人因为失落、不甘与一丝丝气恼而皱起眉头,愤愤地看着自己时,森田刚心中就升腾出一股抚摸他的头的冲动,或者更甚——将他紧紧地抱住。当然,这些都还只是脑海中的幻影。唯一有可能做到的,还是三宅刚才答应下的那个条件——下午跟他一起回家。

森田刚今天又训练到了六点多钟才散。他急匆匆地收好了东西,从棒球场跑了出去,连同队的冈田喊他的声音都一并无视了。直到奔到那个斜坡处,看到靠着墙听着随身听的三宅健,他才放缓了脚步,走上前去拍一拍对方的肩膀,然后两个人一并向前走去。

“怎么,今天有点不高兴?”

“诶,有吗?”

“当然了,你很容易就被看穿的。”

“这样啊。”三宅健笑了出来,“要听吗?”说着,三宅健摘下一边耳机交给森田刚。森田刚塞好耳机。两个人一路且听且哼地到了车站,搭电车,下车,到附近的超市买好便当,走进森田刚的家,洗好手之后再相对而坐,开始吃便当。

吃饭的间隙,森田刚悄悄地瞧着对面的三宅健,后者的吃相跟几天前第一次坐在这里时相比又自然放松了许多。几天前,森田刚打开家门时,不经意间向后一瞟,便看到了在自己身后呆立着的三宅健。

“喂…….三宅,你怎么跟到这里来了?”三宅健不作声。

“我待会要出去买便当回来吃……你也一起吧。”三宅健点了点头。

“你想要哪个?牛肉的还是猪排的?”三宅健指了指有炸猪排的便当的盒子。

“在那边洗手。”三宅健乖乖地去洗了手。

“现在吃完了,你还不回去吗?”森田刚双手交握在胸前,看着呆坐在桌前的三宅健。

“完了?”

“什么完了?”

“那个…….我以为,森田还要干点……别的什么。”

森田刚大笑了出来。

最终两人只是吃了一顿饭就散了。然而,森田刚吃了一次饭就上瘾了。借着父母出差之便,他便见缝插针般地找机会将三宅健骗回家来。两人一起吃个饭,在书房里吹吹空调,看看漫画,而后三宅便收拾收拾回家去。

总感觉,还缺了一点什么。

自打上次一时冲动吻了三宅健之后,森田刚还一直未做出什么越矩的行为,顶多就是并肩靠在床边一起看个漫画。两人就被那个吻置于了一种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暧昧境地。

森田刚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看了看来电显示,走到阳台接起了电话。

“喂。”

“刚,我是冈田。”

“嗯,我知道。”

“那个……今天下午,我叫你来着,但是你没应我就跑掉了。”

“啊,那是因为我有点事。怎么了?”

“那个……我……遭遇了一件不得了的事。”

“嗯?”

“等等……这么说吧,你有没有跟你玩得很好的那种朋友,每天一起吃饭,放学还一起回家,看漫画打游戏的那种。”

“姑且算是有吧。”

“嗯。是男性吧?”

“噗,当然啊。”

“那要是有一天,你被这个友人……告白了,你要……怎么办?”

“……你的意思是,井之原前辈跟你告白了?”

“你怎么知道!”

森田刚不着声地笑了出来。“当然知道,当初是我帮井之原约的你,我怎么会不知道。”他心里如此想着,一边听着冈田倾诉他的无措与迷茫。

    

“总之,你考虑清楚再回复他的告白吧。毕竟都走到这一步了,说明前辈还是很喜欢你的了。”

那自己和三宅健究竟该怎么走呢?挂掉电话之后,森田刚想着,在夜风中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几秒种后,身后的落地窗被推开,三宅健从屋内探出身子,“今天,我就先回去了。”

“嗯,路上小心。”

“对了,森田,我再郑重地问你一次。”

“嗯?”

“你真的没有把报警器的事告诉老师吧?”

“バカ,不都说了嘛肯定没有了。那天只是为了逗你玩才那么说的。”

“好,那我走了。”

“记得关好门。”

 

 

三宅健

 

依旧是一节无聊的课。看了课表的三宅健如此想到,顺势混在课间去厕所的人流中走出了教室。

其实他也没有具体的打算去哪。午觉上一节课已经睡过,去操场看别的同学打棒球也没有那个劲。“啊,想起来了,检讨书。”他从口袋中掏出叠得四方的检讨书,看着“教师签名”后面的空白愣愣地出了会神,忽而想到:“不然去找长野帮我签吧。”随即,他便转改方向,向校医室走去。

上课的钟声在走廊中回荡,窗外还有几个学生满头大汗地尖叫着跑进教学楼。待他们经过之后,周围又恢复一片寂静。三宅健不禁想起,之前也是一个刚敲过钟声的下午,他扶着森田刚一起走过这段走廊,两个人还在走廊上第一次自我介绍,或许还有打闹吧。

数秒后,他便自言自语道:“为什么要想起那个家伙啊,可恶。”他狠狠地摇了摇头,似是要将那个名字从头脑中甩出去,但是什么都没有减少,只有一阵轻微的眩晕浮了上来。

连同这个名字一起出现的,还有那一日晨会上的画面。当时三宅健站在班级队伍的最后,森田刚站在他前面一些。当教导主任在台上念出自己的名字时,周围的人都不约而同地看向了自己,就像是数百道刺眼的光线一同聚焦到自己身上一般,令他一阵羞耻。几秒钟后,他向着森田刚的方向看过去,而对方的目光并没有同自己如期相遇,他看到的只有对方那长至脖颈的头发,以及耳垂上最近吊上的小耳环。

三宅健将其理解为了欺瞒,理解为了告密之后不肯承认的逃避。

因此,他最近一直在刻意地避开这个名字。至于他的人——奇怪的是,森田刚在当天下午便不见人影,一连几天都没来上学。然而,三宅健还是会习惯性地在午间将自己的桌子和森田刚的桌子拼起来吃便当,会在那段斜坡上听音乐听到下午六点钟,会在经过那家便利店时进去转转。每次,都是在倏然间反应过来:森田最近不在,而且自己也不应该想起他来。

“算了算了,不管那个家伙了。”他最后整理整理了心绪,而后推开了校医室的门,想着要以什么方式来欺负长野。

不料,校医室中除了长野,还站着另外的一个人。那人身材高大,穿着深蓝色的西服,双手正环在长野的腰间。而只穿着白衬衫的长野双手正抵在那人的胸前。屋内的两人听到推门声都顷刻间放开了彼此,转过身用力地咳了几声,像是还真有什么似的。也正是这时,三宅才看清了另外一个人——坂本老师。

“啊,是三宅啊。”坂本笑着打了个招呼,想了一下觉得有些不对,“等等,你怎么没在上课?”

“这个……”

“是有哪里不舒服吧。”长野忙出来打圆场,拉着三宅健到床上躺了下来。

“算了算了,这次就不计较了,博你也别跟他一起演了。”

“这是什么?”欣喜的长野发现了三宅健手中的纸片。

“检讨书,想拿过来给长野签字的。”

“ァホ,那份检讨书要我签字才有效的,拿过来。”坂本昌行说着,从长野手中拿过纸条,在上面潇洒地签了个字。

三宅健笑嘻嘻地接过了检讨书,问道:“话说回来,坂本你怎么会在这里?”

“喂,起码加个‘老师’好不好,这么没大没小的。”

“他这孩子就是这样嘛。”长野又在一旁当和事佬。

“真是。我来这里是……要跟长野老师谈论重要的事情。”

“呜哇,我才不信。”

“你小子……真是。看来森田那小子是白为你出头了。”

“诶?森田?怎么回事?”三宅健追问。

“那小子没跟你说吗?”

“没有!坂本你快说!”三宅健从床上弹了起来,双手钳上了坂本的手臂。

    

 数十分钟后

 

“森田!森田!”

“森田!我是三宅!”

“开门!”

“再不开门,我就再也不来了!”

“坂本都告诉我了!”

“所以你快开门!”

“森田!森……”

“真是…….不知道自己很吵吗。”前来开门的森田刚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眼角一块浅浅的淤青扎眼得很,“本来睡得很香的都被你吵醒了。”

像是没有听到他说话一般,三宅健自顾自地将手抚上了森田刚的那块淤青,脑海中又回响起方才坂本的话语,不由一阵感动,眼泪在眼中泛了一层。森田刚见状连忙说道:“喂喂喂,你……你别哭啊,先……先进来吧。”

三宅健跟着森田刚进了房间,床上摊着一本之前他推荐给森田刚的漫画。森田刚让他在床上坐了下来,自己下楼弄了点橙汁端了上来,将一杯递给三宅,自己择靠着床坐在地板上喝了起来。

“那个可恶的家伙,出手还真重啊。”三宅健发话道。

“对啊,那时候真是要痛死了。”

“说实话……听到坂本讲你为我出头的时候……我还……蛮感动的。而且,我才知道,原来也不是你说出去的……”

“有什么办法,谁叫那混蛋说你是个没出息的……败类。”

三宅健看着这个话语声渐小,努力地将意气在自己身前隐藏起来的人,心中再次五味杂陈了起来。他以为这次同那一天,他第一次看到森田刚穿棒球服时的那种悸动出于一辙,但是又隐约感觉着,相较于那天轻飘飘的感觉,今天的心情又多了点实感。脑海中,各种各样的森田刚开始来回打转,穿着棒球服在球场上奔跑的,穿着校服坐在自己身旁同自己调笑的,穿着便服坐在自己对面吃便当的……还有,在那一次晨会上,没有回头的。

“对了......之前在晨会上,为什么大家都看向我的时候,就你没有回头?”

“嗯?这不是早就知道的事吗?”

“还有呢?”

“还有的话……就是不想看到你……难过的表情吧。”

“趁着这个机会我就说明了…..之前我是很喜欢欺负你的,感觉你生气的样子很有意思。但是……那一天就是不一样啊。虽然你是做了错事,但是我知道在那种情况下你是会难过的。你真正难过的样子……如果可以的话,真是......”森田刚说着,抬起了头,看向了三宅健,“一生都不想看到。”

“所以……”还未等森田刚话说完,三宅健就已经忍不住吻了上去了。他努力地记忆中各种对于亲吻的描述还原出来,但全然不知这让他的吻更加得笨拙和急躁。但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森田刚乐在其中。

“所以,健,之后的日子,我会努力陪在你身边的……还有就是。”

“什么?”

“就是那个啦,我不说了。”

“诶?我还很期待的。”

“期待个什么劲,又不是小女生!”
  “那我就先说了。刚,我……”

“健,我喜欢你。

“结果还是说了嘛。”

“毕竟……喜欢这种事情,怎么能让你比我先说出口呢。”

 

 

-End-

 

Tan

 

2016.2.23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