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

山风蓝 V6橙 。成分大概是SK&山组&goken。帝都海淀区大学狗 不定期诈尸

【主刚健(goken)】不在场的鞋子

期末考试周前开的脑洞,大纲列好了,但是被期末考磨去了那时的热情((

废话这么多就是想说:这是个坑,坑,坑。

高中生设定,梗是从微博上看到的ww。

总之有缘再更


——————————————————————————


三宅健

 

 

看着从远处奔跑过来的三宅健,井之原快彦激动地挥了挥手。等他跑近了之后,井之原一把将他拉过,跑进附近的空教室,然后一把甩上了教室门。

 

“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井之原扶起正弯腰喘气的三宅健问道。

“成……成功,大成功!”三宅健总算喘匀了气,笑着比出一个V的手势。

“噢噢噢!”井之原怪叫了几声,窜到窗户边向楼下看去,“呜哇,真是不得了,这么多人一下就都出现在运动场上了。”

“当然的嘛,毕竟火警警报很不得了啊。”三宅健说着也走了过来,一支胳膊架在井之原的肩上,“看!那个不是隔壁班的山田吗?哈哈哈,跑成了这个样子。”

“哈哈哈哈,对啊,明明平时那么蛮横。”

“如果可以真想把他的反应拍下来啊。”三宅健说着,脸上浮出一个意犹未尽的浅笑。

 

 

“诶,话说回来,你们班上是不是来了一个转学生?”井之原,将事先给三宅健买好的橙汁递过去,问道。

“唔……”三宅健猛灌了一口橙汁,瞪大了眼睛思考了一番,“啊,是的,好像是叫一个叫刚的家伙。”

“已经熟到能直呼他的名字了?”

“才不是,是他的姓名太没有特色了,只能记得名字而已。‘刚’这个字不是很帅气嘛。”

“诶……是个怎么样的人?”

“怎么说呢,头发很长呢,而且感觉很冷酷,无法接近呢。”

“我才不信,因为没有健くん你对付不了的人。”

“哪有。”

“还记得之前的书店老板那件事吧。”

“啊……那个啊。”

井之原所说的,是两周前在一家二手书店发生的一件事。两周前,井之原听说附近的一家二手书店摆出了某套绝版的漫画,而井之原恰巧是这个作者的铁杆粉丝。于是当天放学后他就跑到了那家书店,对着书架上的那套漫画兴奋地搓手。然而,无论他怎么跟老板磨嘴皮子,那个肥胖的中年男人就是不肯将漫画卖给他。第二天,井之原硬是拉着三宅健又去了一趟书店。几番推辞未果,三宅健只好硬这头皮去跟书店老板交涉。几分钟后,三宅健咧着灿烂的笑容跑了回来,冲他比了一个V。在井之原的眼中,那时的三宅健仿佛和傍晚从书架的上方翻越而来的斜阳融为了一体,就像是那其中的一个光的颗粒。自那以后,只要有他应付不了的场合,他总是带着三宅一起过去——反正报酬通常只是一瓶橙汁而已。

 

“话说回来,你鞋子怎么少了一只?”

三宅健闻言低了低头,道:“真的!”停了几秒以后,他抬头看向井之原,眉头紧锁,“会不会是掉在报警器旁边了?得赶紧回去拿!”

“你别急——”井之原费力拉住了就要跑出教室门的三宅健,“也不一定就掉在那里了。而且,现在回去说不准会碰上老师!”

“那怎么办?”

“就等他们排查完了,大家开始走回教室的时候,我们再顺路去找回来吧。”

“唔。”三宅健含糊地应了一声。

 

 

森田刚

 

“唔……森田くん真的不跟我们一起去吗?”

“不了……我不是很喜欢那种吵闹的场合。”说完,森田刚微微一笑。而在转过身去之后,遂又变回那副冷静的模样,像是从未有笑容在脸上停驻过一般。

下课时的走廊熙熙攘攘,不时有打闹的男生从森田刚身旁跑过。也有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偷瞄着他,极力压低自己惊叹声的女生。森田刚全然不理会,向着屋顶走去。对于今天刚转过来的他,空无一人的屋顶要比吵嚷着去卡拉OK的同学来得有吸引力。

森田刚走到了顶楼的下一层楼,这层都是社团的活动室,因为现在还没放学所以格外安静。就在森田刚准备迈步再向上走时,一个矮小的身影窜入了他的视线。“这个点谁会在这一层楼?还跑得那么快?”森田刚满腹狐疑。倏然,耳边拉起了刺耳绵长的警报声,这让森田刚突然想起了每年学校都要进行的消防演习,想起了老师讲过的逃生要诀。就在他想往楼下逃时,一声尖细的“成功了”传入了他的耳中。森田刚到与楼梯反方向的拐角躲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探出头瞄了过去——只见那个人正将身体探出窗户,脸上是孩童般的笑容。

“啊,好像是班上的同学。叫什么来着……健くん……”森田刚脑海中浮现出了早上那个男生被女生围簇着,不断被唤着“健くん”的场景。大约自己就是那个时候记住了他的名字,森田刚心想。而这个名字,也与那副天真的笑容联系在了一起。

突然,远处的那人收回了身子,从另一方向的楼梯跑了下去。森田刚松了口气,正欲上楼,却因远处的一只鞋再次停下了脚步。

“真是个粗心的家伙。”森田刚心想着,拾起了那只鞋。比起思考如何交还回去,将这只鞋藏起来的想法倒是捷足先登,浮现在森田刚的脑海中——看着那个家伙因此而发愁肯定特别有趣——他如此想着,笑了出来。“要怪就怪自己太粗心吧。”他如此自语着,登上了楼顶。

 

 

三宅健

 

 

“你呀!真是个粗心的家伙!”

“啊,没办法啊,昨天再回去它就不在了。”“所以说从一开始你就别弄丢啊!”井之原恨铁不成钢地向三宅健的后脑来了一掌。

“痛!”三宅健嗔了一声。引得周围女生的一阵轻笑。现在正是体育课下课的课间,学生们陆陆续续地回到教室。跑完步的两人身上淌着密汗,被濡湿的头发分撮黏在一起,在阳光下显得分外晶亮。

“对了,我有听到这样的传言。”

“什么?”

“坂本老师已经掌握了重要的证物,等着犯人去自首呢。”

“真的?!”

“搞不好呢。我说,要不然去他办公室旁敲侧击一下?”

三宅健惴惴不安起来,迷糊地点了个头。说实话,虽然他经常跟井之原一起弄恶作剧,但没有一次是像这样落下过证物的——贼心虽有,贼胆不足。这话用来形容三宅真是再适合不过了。

“喂!谁过来搭把手!”一个男生喊道。两人转头看去,便看到那个新来的转学生正被一个男生驾着胳膊慢慢地向教室这边移动。两人跑上前去搭把手,井之原问:“怎么不扶去校医室?”“他自己一个劲地说没有关系,让我把他扶回来!”那个男生回道。“啊呀,还是得扶去校医室嘛。健,就你扶他过去吧。”“为什么是我!而且马上就要上课了!”“是坂本老师的班会啦,下一节课。”井之原伏到三宅的耳边絮絮道。闻言,三宅二话不说地架起森田刚向校医室走去。

 

“那个,你叫什么来着?”森田刚突然发问道。

“三宅,三宅健。”

“噢。我叫森田刚。”

“原来姓森田啊。”三宅健说着侧过头瞥了森田刚一眼。

“怎么?”

“我忘了你自我介绍的时候说的姓氏了,只记得你叫刚来着。”

“诶……原来你有听啊。我还以为大家都对我没什么兴趣的。”

“嘿嘿。”三宅健笑了几声,将森田刚的手臂又往背上挪了挪。想了想,将一直垂着的左手手臂环过森田的后背,穿过腋下驾着他的另一边胳膊。即使透过体育服,他也能感觉到对方身上微灼的热意及汗水。或许是渐渐放松了的关系,他渐渐注意到了对方身上的汗水与沐浴露混杂的,好闻的气味。

“没想到你看着瘦弱,其实还挺有劲的。”森田刚戏谑道。

“当然!我每天都有在健身的!”三宅健略带不满地回击。

“这样啊,有腹肌吗?”

“诶?”

“摸一下就知道了。”说罢,森田刚也不问三宅健,便将左手探进三宅健的运动衣,撩摸了一把。

“喂!”三宅健略带愠意地警告了一声,但同时搔痒的感觉也让他失笑。

“抱歉,只是玩笑而已。”森田刚见状急忙收手,脸上笑意盈盈,走了一会后又说道,“没想到还真的有呢。”

“当然。”三宅健略得意地回道。为了报复,他往森田刚那只半支着地面的脚上轻轻踢了一下。

“痛痛痛……”森田刚叫苦不迭。

 

 

当两人走进校医室时,校医长野正在聚精会神地对着电脑。听到门口有响动,长野稍稍抬了一下头看了过去。见是三宅,他的目光又扫回了电脑,说道:“又来我这里逃课?还是逃值日?”“都不是啦。”三宅健扶着森田刚到病床上坐下,“同学踢球的时候把腿摔伤了。”“噢!我来看看!”说罢,长野从电脑前起身,走到病床前替森田检查了起来。

“果然,长野你又在看美食网站。”趁着看诊的间隙,三宅健踱到电脑前摆弄了起来,“今晚又要去吃这一家吗?”“你这家伙,别随便翻别人的电脑啊。”长野博起身去拿涂抹的药,“再说了,你一直在我这里逃值日我也没说你什么。”“是是是……”三宅健微笑着噤口。

他跟长野之间就是这么一种互相包庇的关系——两人都掌握着对方的秘密,而不外泄。虽然三宅对于长野不想让外界知道自己是吃货的原因感到很好奇,但是也没多问。两人之间这种微妙的平衡让他十分安心。

“弄好了。”长野站起身来,“那个……”“他叫森田,森田刚。”“森田同学,你就现在校医室歇着吧。等到放学后叫家里人来接你就行了哦。”“长野真偏心,明明对我都没有这么温柔的。”“那么三宅同学,请问你的脚也扭伤了吗?”长野说着,脸上挤出一个似有若无的笑,走到三宅健身旁往他的小腿上狠狠踢了一下。“疼疼疼……”三宅健五官痛苦地扭到了一起。“哟,还换了新鞋呢。”长野博注意道三宅健脚上新的室内鞋。“呃……我还要回去上坂本的课,我先走了。”三宅健做贼心虚,慌乱地以坂本的名义做掩护,一溜烟跑出了校医室。

 

 

 

森田刚

 

 

“你小子,对三宅有意思吧。”

这并不是两人聊天当中的某一句话,而是突然在凝滞的空气中爆出的一个小型炸弹。当时的森田刚正百无聊赖地翻着长野给他的几本杂志,盯着某一页上男模的腹肌出神。长野的一句像是轰然一锤,让他从臆想中回过神来。他用杂志半掩着眼向长野的办公桌看去,但并没有撞上对方审视的目光,只看到长野像十几分钟前一样盯着电脑的屏幕。

“老师,我不太懂你的意思。”森田刚不带波澜地回了一句,手上翻了几页杂志。

“我都看到了。刚才帮你处理的时候,你的目光一直在三宅的身上。你们两个关系很好?”

“也没有。刚认识而已。”

“我看也是。不过三宅的样子确实挺讨喜的,怎么说呢,又帅气又可爱的感觉。”

“嗯,女生都挺喜欢他的。”

“那你呢?”

森田刚感觉眼前一晃,一袭白大褂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中,满屋的夕阳为它镀上了一层薄薄的光边。森田刚别过头去,答道:“不算是喜欢吧,就是想要捉弄他,看他困扰的样子。”

“你小子,要尽早弄清楚自己的心意啊。”长野说着,背过身去,“健是个很单纯的学生。他第一次来我这里的时候,他说自己胃不舒服,我就让他在床上躺着。后来看到我在吃カステラ,就让我也给他吃一块。”

两人不约而同地笑了出来,长野继续道:“之后我才知道,他是为了逃值日才来我这里装病的。我觉得也没太大关系,就一直让他在这里了。”

“喂喂,你可是老师啊。”森田刚笑道。

“对他也没有坏处不是吗。”长野回过头,冲着森田刚一笑,“而且他其实很单纯。”

森田刚默许。此时下课的铃声倏然敲响,在偌大的校园中随风飘荡。接着是放学后学生们的喧闹,似一股浪涌从远处逐渐逼近。

“我差不多该走了。”森田刚站了起来。

“没有人来接吗?”

“我自己可以走回去。”

“真是嘴硬。”长野关好电脑,脱下白色的长袍,挂在衣帽架上,随手抄起自己的包,向门口走去,“愣着干嘛?我送你回去,快跟上来。”看着呆立在身后的森田刚,他催促道。

“噢……”森田刚支吾地应着,跟了上去。他此刻的心有些慌乱。长野的话就像给了他一把钥匙,并将他推到一扇门前,催促着他打开门。但是他没有准备好,面对门后的景象。

在车上,长野又跟他讲了自己的事。森田感觉那些话就像窗外不断倒退着的景色一般,使自己的心得到了些微的安抚。下车时,长野向森田说了一句极富漫画意味的台词:“看清自己的心意吧,少年!”森田刚哭笑不得,下了车。此刻公寓楼几户人家的窗户已经透出黄色的灯光,在渐趋墨蓝的天色下显得格外温暖。


【TBC】


Tan

16.01.11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