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

山风蓝 V6橙 。成分大概是SK&山组&goken。帝都海淀区大学狗 不定期诈尸

【山组篇】【送巧克力的N种方式】栖留之地

Tips:久违的企划投稿/普通人智和午间主播伞的故事/迟来的情人节糖/满满安定感w/梗来源见图

 

雪是从凌晨开始下的。一开始仅仅是稀稀落落地下着,渐而转为铺天盖地之急势,到了黎明便又趋于缓和,终于在日头缓缓探出地平线之时落尽。

 

大野智习惯性地起了个大早。艰难地从被窝中爬出来后,他走到窗边,将窗帘挑开一条缝向外望去,目之所及之处都是纯澈的白色。他惊喜地弓着身子快步走回床边,从矮柜上拿起手机,打着颤跑回窗边,拍下了这片难得的景致。

 

“唔……サトシ…...窗帘……”身后传来了樱井翔断断续续的咕哝。闻言,大野智重新将窗帘拢了起来,走回床边替樱井翔掖了掖被子。“我……再睡一会儿……”樱井翔说着胡乱地抓住了大野智的手,大野智也任他胡闹着,直到他睡深了之后才抽手离开。

 

半个小时后,樱井翔一边叫着“寒ぃ寒ぃ”一边搓着手坐到餐桌旁。大野智适时地端上咖啡和食物,在樱井翔对面坐了下来。“翔ちゃん,你头发没有梳好哦,都翘起来了。”大野智对着对面早已开始狼吞虎咽的人嗔道。“没事没事,待会到台里化妆师会帮忙弄的。”樱井翔急匆匆地咽下一口食物,“对了,今天要穿黑色的西装……”“ふふふふ已经准备好了。”“诶?!怎么猜到的?!”“因为……噗……昨晚你一直在梦话里面说black suit black suit的。”“啊……恥ずかしぃ……明明都是三十代的人了……”樱井翔哀嚎着捂住了脸。“嘛,就算进入了三十代翔ちゃん还是很可爱。”大野智笑着总结道,同时将对方的样子在心中描摹了一遍。

 

大野很喜欢这样的瞬间——看着眼前的人褪去平日所背负的超越年龄的成熟与风光,毫无顾忌地流露出自己的真情。六年前是如此,六年后也是如此。当初两人初遇时的记忆此刻又如同浪涌一般袭来,拍撞着他的脚踝。带着彼日的声息、光影和温度。

 

“说起来,今天下雪了呢。”在玄关,樱井翔说道。“望出去都是白色的。”“大雪啊…...好想再去泡温泉哪。”话尾俏皮地上扬,让大野智即使是对着他的后背都能想象出此刻他脸上的仓鼠笑。“要迟到了,快走啦。”大野智拍了拍身前人的屁股,催促道。

 

“サトシ。”樱井转过了身,笑意盈盈地对上微微蹙起眉头的大野,指了指自己的嘴唇,“今天是……”“valentines' day!早都知道了。”语毕,大野智亲了上去,像是在惩罚对方的调皮一般略微粗蛮,搭在对方肩上的双手力道也大了一些。

 

六年前,大野和朋友到北方去旅游。朋友订到了当地有名的温泉旅馆。两人下午入住后不久便下起了大雪。大野倚坐在窗旁,出于无聊拿出手机拍下了窗外大雪纷飞的景象,随后配着一张酒店毛巾的照片一起发了一条推特:“到达,大雪!有趣的毛巾!”

 

几秒钟后,朋友怪叫着跑了过来:“智君!你看!”边说着边将手机举到大野智眼前。

 

第一眼,大野智以为那是自己刚刚拍下的照片。第二眼,他看到了推主的ID:樱井翔——一个忘了在哪里听过的名字。“这是那个新闻主播樱井先生哦!”闻言,大野智脑中跳脱出了一个身着西装的男子形象——他想起来了,是在电视上看到过。“他也住在这个酒店呢!!啊!!”大野智不理会友人的狂态,默默地掏出手机看起了那个名为樱井翔的人的推特。

 

夜晚,旅店里面安静了不少,仅有二三刚泡完温泉的顾客的步声。大野智打着大大的哈欠,在友人的差使下去大堂买饮料。远远地,他就看到了自动贩卖机前那个溜肩的身影。“樱井さん?”他试探性地叫了一声。令他没想到的是,对方条件反射一般地高声回了一句:“はい。”随即便向他看了过来。一时间,他脑子的零件像是同时停止了转动,只是不断回响着对方的那声应答。

 

上午9点,大野智走出了家门。大街上到处都挂满了与情人节有关的广告牌、吊饰。方才在楼上所看到的雪白的世界此刻被红色所占据。二十分钟后,他走进了一家巧克力店。在路上,大野还一直犹豫着要不要买巧克力。毕竟对于两个年过30岁的大男人来说,这显得不太必要。然而一想到往年均因樱井的工作而告吹的情人节,以及他吃下巧克力时的神情,大野还是硬着头皮站入了尽是女生的队伍。

 

从五年前遇见樱井开始,大野智的生活步调就被打乱了。他原本不善于陌生人打交道,却仍在那一夜绞尽了脑汁和樱井翔聊了几分钟,最后还稀里糊涂地答应了对方第二天一起泡温泉的邀约。他也曾跟友人自嘲过自己可能这辈子就跟鱼结婚了吧,但当他看到那人嘴角上扬的笑容时,这份自嘲所筑起的壁障也随之开始崩解。

 

第二天,大野智跟友人一同去赴了樱井的约。虽然之前已经见过面,但在看到只在腰间绑着一条白毛巾的樱井翔时,大野智还是不由自主地紧张了起来,极力将眼神移向地面或是别处,避开对方身上紧致的肌肉。聊天都是善谈的友人在应付着,到最终出浴他都没和樱井扯上几句话。太糟糕了——当三人在走道上分别时,大野智心想。

 

回到房间后,大野智拿出手机,发现推特上有通知。刷新一看,是一条评论:“大野さん这拍的跟我完全一样嘛!”评论的推主——大野智反复看了几次之后终于确认——是樱井翔。他倏忽想起适才三人都交换了推特的ID,在自己报出“satofish”这个ID时樱井还很不厚道地笑了出来。

 

还未待大野想好要如何回复这条评论时,樱井的下一条评论便来了——“我也去过这里哦!比大野さん晚一点!”接着又是一条:“这里也是!去这里取材过。”接着又是诸如此类的发言。大野智对着屏幕不住地笑了起来,眼前仿佛出现了那人惊讶的神情。他想不到如何回复这些发言,毕竟“我知道,我知道翔くん也去过这些地方,因为我早都把你的推特翻过了”这样的话是说不出口的吧。既然是偶然的相遇,就必定会偶然地分离吧。大野智心里想着,回了一句“真巧”,便合上了手机,混沌地睡去。

 

傍晚,樱井翔回到了家中。白天工作挤压的辛劳让他连领带都未解便躺倒在了沙发上。大野智听到开门声便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手上还沾着些许颜料。他先是默默地去玄关将樱井乱踢的鞋子摆正了起来,而后来到樱井的身边,替对方解起了领带。倏地,原本闭目的樱井伸出手拉住了大野智,将后者扯入了沙发当中。“翔ちゃん……”大野智嘟囔着。“抱歉,暂时就让我这样抱着吧。”樱井的声音在大野的耳鼓边打着转,低沉,带着倦意。

 

“对了,我买了礼物……看!就是这个!”

“诶?!”

“不喜欢么?巧克力…….”

“不是不是……只是觉得太不可思议了ふふふふ”

“诶?!サトシ也去了那家店吗?”

“是啊,三十多岁的大叔去排那种队真是很微妙啊……”

“哈哈哈。下午我去的时候店员跟我说上午也有一位先生单独来买。”

“不经意间又变成这样了啊……”

 

五年前的仲夏,大野一大早便与一个渔友出海去钓鱼。傍晚归来时,大野智意外地在码头发现了那人的身影。他正同渔民畅谈着什么,大笑时的模样恍若从粼粼波光中跌出的一块耀眼碎片。见大野智从船上下来了,他便欣然凑了上来。

 

“翔くん,又碰面了呢。”“对啊,真是巧合呢。”“来这附近做什么?”“嘛……闲逛之类的。”“ふふふふふ这样啊。”对话到这里便又戛然而止。海风夹杂着海腥拂面而过。这是第几次两人偶然碰上了呢,大野智心里琢磨着。虽然他也有猜测过巧合背后的深意,也曾想亲口证实一下。但每次心绪都像此刻一般,如海潮一般涌到喉口便又下去——毕竟比起无聊的猜测,还是几个月来筑起的情谊更显珍贵。

 

“难得来了,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吃鱼?我亲自做。”最后还是只能说出这样的一句话。大野智转过身,从头上扯下白色的毛巾,挂在脖子上:“走吧。”

 

 “大野さん。”樱井富有磁性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其实今天……我是看到你的推特之后才特意赶过来的。”大野智停下了脚步。“之前几个月都是,看到你发推特之后便急匆匆地赶过去,装作巧遇一样……”大野智转过了身,将樱井无措的神情尽收眼中。“也就是说……从一开始就喜欢上大野さん了……我知道这很不正常……但是……以后……还能再一直跟在大野さん身边吗?”语声越到后面便愈发小了起来,若不是大野渐渐靠了过去或许都听不到最后一局。

 

 脑海中,仿佛所有偶然的相遇都汇聚了起来,如溪汇成河,河聚成海。其中流淌着的,是无数偶然叠加而成的必然。自己留下的步步印记,都转为了那人栖留之地。就这么一步步地追赶着,领略着同样的景致。

 

大野含笑地将双手附上樱井翔的脸颊,让对方的视线同自己的对上。

 

对于刚才的问题,他早在之前的无数个偶然之中就准备好了答案。

 

“バカ,那不是当然的么。”大野智说。

 

 

 

 

 

 

 

 -End-

 

  Tan

 

2015.2.21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