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

山风蓝 V6橙 。成分大概是SK&山组&goken。帝都海淀区大学狗 不定期诈尸

【大宫篇】【送巧克力的N种方式】星

Tips:迟来的情人节小段子/村中小混混阿智X村中一枝花尼糯米/脑洞来源见图/大概还会有其他CP的产出

 

 

 

“还不回来。”二宫愤愤地想着,握着手柄的力道也不觉加大了些。

 

“GAME OVER。”屏幕上飘出了鲜红的大字。二宫将手柄往旁边一甩,仰面躺倒在地上。从窗户望出去,漆黑的天幕上缀满了星子。这在城里人看来或许是难以置信的美丽,但于二宫来说,不过是十多年来见惯的景致罢了。

 

二宫解锁了手机,在发现没有任何的来电和短信之后便将它随手丢向了别处。手机的挂件欢快地碰撞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最终在月光下沉寂了下来。二宫盯着那俩挂件看了好久,复又走上前将其捡了起来,放在自己的手心摩挲了几下。

 

那两个挂件,一条鱼,一只柴犬。分明是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动物,偏偏被那个人兴致勃勃地买了下来,在两个人的手机上各缠了一套。柴犬以可掬的憨态面对着双眼无神的深蓝色的鱼。缠好后,那人还一副邀功的神情看着二宫,让二宫忍不住想吐槽到底谁才是那只柴犬。

 

但或许自己就是被对方这股莫名的蠢劲给打动了,二宫心里想着。两人第一次相见时也是如此。当时自己正在跟邻居的樱井和相叶在大树下摇着蒲扇聊天,那个穿着黑色皮夹克染着黄毛的青年就突然冲了上来,一把拽过自己的手,小跑了起来。二宫挣脱几下无果,才后悔起当初没有听奶奶的话好好出去锻炼身体而是躲在家里打游戏,导致现在自己完全无力挣脱这人的束缚。

 

最终,那人停了下来,将二宫的身子抵在墙上,一只手臂横在二宫的头际封锁了他的行动。二宫不由自主地对上了那人的双眼,几秒后随即移开,盯着对方牛仔裤上的破洞。“呐,二宫和也。”那时对方郑重地叫了自己的全名,声音是与打扮不相符的嫩,“我喜欢你,跟我交往吧。”

 

语罢,那人在二宫惊诧的注视中吸了一下鼻子。而后两人就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一阵风从远处匆匆而至,带着午后阳光的香甜和海水的清凉。“呐,你叫什么名字?”二宫收住笑意,问道。“大野智,住在海边的那间房子里。”“噢,难怪没有见过你。”“我很喜欢钓……”“啊,他们赶过来了。我得走了。”二宫指了指远处操着扫把、耙子向这边赶来的樱井、相叶、松本三人,从大野面前走开去。

 

“啊,交往的事!可以哦。”走远了以后,二宫倏然地回头冲大野智喊道,然后在周围三人一声堪比一声高的“什么?!什么?!NINO要跟那人交往了吗?!!”叫喊声中往家的方向走。

 

隔天,二宫要和神秘海男大野智交往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山风村。

 

二宫把手机往床上一扔,去洗了个澡。出来以后,他下意识地说了一声:“来帮我擦头发。”一片沉寂过后,二宫才自嘲着拿起毛巾坐在镜子前擦起了头发。刘海又长长了一些,经水的润湿后一缕缕地垂在二宫眼前。二宫记得大野智说过他最喜欢这种长度,当自己问及原因时那人ふふふふ地笑着说因为这样看起来很ェロ。

 

二宫对着镜子笑了起来。之前的他从未设想过心中除了游戏还能惦记着什么。他想起了小时候奶奶给他讲过的传说——人死后会飞到天上去变成星星。以前的自己还经常想着,一定要早点飞到天上去,找一块空旷一点的地方圈起来,不给其他星星再飞进去,就自己一个人占据那一片夜幕。直到18岁的冬天以前,事情都是这样的。

 

从窗外传来了微微的语声,盖过了亘久不息的海浪声。二宫有些疑惑。一会儿过后,敲门声响了起来。二宫一边应着一边向大门走去,心中开始编织着待会要数落那人的话语。然而在门开的下一秒,自己的面前就出现了那人的手掌,以及掌心的那枚巧克力。他端详了数秒,才从大野手中将其接过,放入口中。

 

“好吃吗?”

“唔……完全的失败品。”

“诶?!!”

“到底去哪学的啊你。”

“他在我这里弄了一天了,NINO你好歹夸他一句吧。”松本突然从大野的背后窜出来抱怨道。

“对啊对啊,还拉着我们一起学。”旁边的樱井和相叶附和着。

“噗……刚才说的不算。味道还是说得过去的,但是,”二宫从大野智抱着的盒子中又挑出一颗巧克力,“一般有人会做成鱼形状的吗?”

“ふふふふふふ”

 

18岁那年的冬天,少年二宫不再执着于独占属于自己的天幕了。他开始想着,或许可以让这个皮肤黝黑头发金黄习惯猫着背的人在自己身边给自己解解乏,毕竟在那篇寒空中的年月是那么长久。那时,一定要让他带上那些虽然拙劣但是满怀爱意的,鱼形巧克力。

 

 

-End-

 

Tan

 

2015.2.15

 

评论(1)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