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

山风蓝 V6橙 。成分大概是SK&山组&goken。帝都海淀区大学狗 不定期诈尸

【山组/OS】Hunter

tips:翔哥哥生日快乐!/OS注意/高中生的故事/笨拙的樱井同学和计划通(?)的大野学长^p^



樱井翔使劲地拍了拍厚重的木门,粗暴地转了几下门上的把手——这样的动作他已经重复了十几次,而门依旧紧闭如初。他终于是放弃了,背倚着门,面对着空阔的的图书室发出了无奈的叫喊。

 

 

樱井翔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有一天会因为看书时睡着而被关在图书室里。此刻的他在自责中努力回想着这之前发生的事情。他想起了早上的三场考试——为此他前一天晚上熬夜学习到了一点。接着他想起了中午吃的便当:蛋卷、章鱼肠、大块的炸鸡……几秒后他意识到自己想偏了,像是要驱走这些遐思一般地揉了揉头发。他隐约地觉得应该有更重要的事情,但是思维却被塞住了一般。

 

 

就在他走回书桌旁准备碰碰运气开一开自己没电的手机时,一阵衣料摩擦的窸窣声从柜台的长桌后传了过来。他停下了动作,向着柜台的方向看去,脑中一帧帧地闪过看过的恐怖电影,呼吸不知不觉变得急促。

 

 

“あれ?”一声轻微的嘟囔,“天……怎么黑了。”只言片语断断续续地传到樱井翔的耳际。是个人类!樱井翔突然明白过来,紧绷的心弦放松了下来,准备跟这位难友打声招呼。

他缓步上前,长桌后的人影也缓缓立起,脸庞像是浸入水体一般覆上窗外的灯光——乌黑的长发,因困惑而向下塌着的八字眉,一双四处张望的眼睛。

 

 

樱井翔定在了原地。他此刻终于拾起了记忆中空缺的碎片——自己几天前曾跟朋友

打赌,他一定能在一周之内追到图书室的管理员——眼前这个长相精致而又一言不发的女生。打赌的动机仅是为了向朋友们证明,自己并不是一个没有恋爱经验的小孩。当晚,樱井翔就为自己的幼稚和冲动懊悔不已。这个行动的难度在于,对方是个自己一无所知的女生,以及,他压根就不喜欢女生。

 

对方的目光终是扫向了自己这边。然而,还未待樱井翔向他挥手致意,那人便先开口道:“不良……少年?”语气仿若夜晚一般寒凉。“哈……”樱井翔不明就里地皱紧了眉头。“财布是不会轻易给你的。”说罢,那人还退后了两步,双眉仍然紧锁着,满脸的不信任。樱井翔的他的头别向窗户,意欲酝酿话语让对方信服,眼神略过窗户上自己的影子。那头惹眼的黄毛让他倏然就明白了对方对自己恐惧的原因。

 

 

“那个,你先放轻松,我不是不良少年……我是二年A班的樱井,这是我的学生证。”樱井翔说着,将学生证放在了柜台的长桌上,复又退了回去。对面的人将信将疑地将其拿起,对照了老半天,才放松了下来:“我是……那个……三年C班的大野。”说话时,大野的眼神一直向着地板。末了,才抬起头,腆出一抹浅笑。

 

 

“那个……你有大门的钥……”“对了……还没有打扫卫生……”对方又自言自语地打断了他。语罢,大野就小跑着过去开了灯,从长桌的后面提出了一个挂有抹布的铁桶。

 

“噗嗤,你……不会是在准备打扫卫生之前睡着了吧……”樱井翔在脑内推断出缘由之后忍俊不禁,眼角又染上一层笑意。这层笑意在看到对方支支吾吾的模样之后晕得更深了几分。

 

 

对方完全不在意樱井翔震天的笑声,熟练地把抹布浸水,拧干,然后擦起了地板。樱井翔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就将目光移向了窗外。仍被寒意侵占的树没有半点生气,兀愣地在窗外伸展着繁杂的树枝。樱井翔在想象中描绘出了它在春天时缀满淡粉色的花朵时的盛景,想象着从花间奔涌而过的风。

 

 

“不良……不对,樱井同学,你看上去很喜欢那棵樱花树呢。”樱井翔不置可否地转回了头。大野正拧着毛巾,修长的十指因为用劲和寒冷的缘故有些微微发红。樱井翔皱了皱眉头,上前从大野智手中扯过了毛巾:“换我吧。”“不……不用啦。”“我包里有手套,可以拿出来用一下……”“……好吧,不过你一定要做的话就穿上这个吧。”说着,大野智从身上解下了深蓝色的围裙,套在樱井翔身上。靠近时,他身上的香味调皮地在樱井翔的鼻翼打着旋儿,搅得樱井翔更加心神不宁。

 

“你还没回答呢,刚才的那个问题。”大野智道,从樱井翔的包中摸出了手套戴上。“嘛,算是吧。”“我可是知道的哦,樱井同学每次都会看着那棵树。”话尾带着些许的俏皮,让樱井翔摸不着头脑。他没有深思,而是全力对付着手中的一方抹布。说来也怪,明明他刚才看大野智擦地板十分的轻巧和容易,自己做起来却又总是受阻,身姿又十分之笨拙,引得身旁的大野智频频发笑。

 

当樱井翔第五次扯起从肩上滑落的肩带后,他的工作终于算是结束了。这时,他才想起要从这里出去的事。他走到大野智跟前道:“对了!你没有图书室的钥匙吗?”“图书室的钥匙都是给麻生君保管的,可是她已经回去了,好像是要跟男朋友去约会吧。”闻言,樱井翔暗暗抱怨自己的运气之烂。

 

“麻生君?男朋友?”几秒后,这几个关键的字眼在樱井翔的脑中反复跳动了起来,像是红蓝交替的警灯一般。“我们学校的图书室管理员不都是一个男生一个女生吗?而且现在才注意到……他的声音……”在推出结果的那一刻,他瞪大了眼睛向大野智看去,后者此刻正捧着一本漫画坐在座位上傻笑。樱井翔的心不知为何,有如春天到来时欲破冰始流的河水一般。

 

 

 

 

“喂……那个大野啊……虽然这样问很失礼……你……是男生?”樱井翔低下了头嗫嚅着。“真是失礼啊!当然是男生了!”大野智头也不抬,手指又翻过一页漫画。“啊哈……啊哈……是这样……也是呢。哈……”樱井翔边干笑着边转了个身子。他本就因为弄错了对方的性别而略微尴尬,加之心中悸动的困扰,让他更不敢直视此时的大野智。“搞什么啊……”他在心中暗叫,“就像是因为恋爱而心脏狂跳不止的小女生一样……”

 

 

“莫非,樱井同学一直把我当成女生,然后对心动了?”大野智的声音从樱井翔的背后传来,沉着中夹着点戏谑,搅扰着他的心。完全没有经验的他,此刻更是乱了阵脚。他从桶边重新抓起抹布,缓步移向后排的书架,道:“哪里的话……哈哈……我才没有对大野前辈你……”话未说完,手腕便被大野死死钳住了。“樱井同学,老师没有教过要诚实吗。”说着,另一只手扣上樱井翔的肩膀,令后者转过了身来,随即将手置于樱井翔胸口,“心脏明明跳得这么急促。”双眼顺势对上樱井翔的,像是老练的猎手盯一头慌乱的小兽。

 

 

“为什么……自己会这样呢……在猜出来的那一刻想到的竟然是:太好了……”问题接踵而至,盘亘在他的脑海中。

 

“樱井同学偷窥我很久了吧?”“那才不是偷窥……那是”“

嗯哼,是什么?”“赌约……”不知不觉,樱井翔的背部已经抵上了墙壁,周身被大野智锁得死死的。视界中大野智的那双眼睛正如猎枪一般,直勾勾地对着自己,自己那颗颤抖不已的心脏。

 

“樱井同学真是太天真了。如果只是为了赌约,至于放学以后一直跟着我吗?至于每次都从书架间偷窥吗?”大野智说着,指腹附上樱井翔滚烫的脸颊,“你肯定,早就喜欢上我了。”

 

猎人将子弹上膛,清脆利落的声音震慑着面前的猎物。

 

 

樱井翔记忆的抽屉被倏然拉开,其中的碎片漫天地飞舞着,接着又排成阶梯一般指引着他——自己是在什么时候猜到他是男生的呢?是在看到他在桌旁画画时手上微微突起的青筋时?是在从书架的缝隙中注意到他的喉结的时候?还是在他经过自己身边时闻到他身上跟自己一样的男士沐浴露的香味时?

 

 

但是无论是哪个时候,能这么执着地追逐着他的自己,借着赌约的名义隐藏着真心的自己……

 

 

樱井翔越想,脸就愈发地烫了起来。他急于低下头躲避,却被大野智硬生生地吻上了。对方的舌头扫过他的唇齿,舐着他的口腔内壁。而樱井只能笨拙地伸出舌头,笨拙地回应着对方。

 

“我不是说了吗,我一直都在看着你。”唇分后,大野智伏在樱井翔的耳边低喃,“一直出神地看着窗外的翔ちゃん,我最喜欢了。”

 

猎人终于扣下了扳机,硝烟腾起,声音清越。这一弹,直逼猎物的心脏。

 

“自己也是,早就喜欢上他了吧。”樱井翔想着,安心地陷入了那人温暖的怀中。

 

 


-End-


Tan


2015.1.21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