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

山风蓝 V6橙 。成分大概是SK&山组&goken。帝都海淀区大学狗 不定期诈尸

【大宫SK】present

tips:轻松无虐小甜文/梗是微博上看到的仙贝梗/爱拔好助攻/结尾拉灯/高三不定期诈尸


 

“猜对之前不准进来。”

 

 

这么说着,二宫将满脸哀楚的大野推出了自己的公寓,随后关上了门。大野提着一大袋的仙贝在寒风中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圣诞节一周之前

 

 

番组还未开始,五人在乐屋中休息。樱井翔翻阅着报纸,松本润在回复讯息,二宫和也和大野智并排坐在沙发上,乐此不疲地重复着一方捶另一方大腿,而另一方又捶回去的动作。偶尔,二宫和也极其用力地捶上一下,大野智便会一边抱怨着“いで”一边对上身侧那人笑意盈盈的双眼,旋即也不由自主地跟着笑作一团。

 

 

“啊,马上就要到圣诞节了呢。”一直百无聊赖地趴在桌上的相叶雅纪发话道,“呐,大家圣诞节都有什么安排?”

 

 

“能有什么安排嘛。”樱井翔接话,“都是一群单身的大叔。”说罢,自己先笑了起来。

 

 

“要不大家就一起出去吃饭怎么样?”相叶雅纪兴奋地提议道。

 

 

“ヤダ!我想在家里打游戏!”二宫又以最快的速度否决了相叶的提议,“天气这么冷真是不想出门啊。”

 

 

“リーダ呢?”松本润问道。

 

 

“我呀,要去ニノ家。”大野智说着,右手环过二宫的脖颈,搂在对方的肩上。

 

 

“诶……才不要。你就跟大家去吃饭吧。”二宫不留情地将大野智的手掰了下来,甩了回去。

 

 

“ふふふ,反正我会去的哟。”大野智兀自笑了起来,眉毛撇成八字。

 

“呜哇,出现了,执着的リーダ。”相叶雅纪大叫着,“对ニノ的执着就像对鱼一样呢!”

 

 

二宫从沙发上抄起一个抱枕扔了过去。五人都大笑了起来。

 

 

 

番组时,嘉宾谈起了即将到来的圣诞节。“岚的各位都有想要的圣诞礼物吗?”嘉宾问道。松本润先回答说自己想要オシャレ的衣服,樱井翔接着道自己想要连帽衫,相叶更是脱线地说道想要一个圣诞老人,只有大野按往常的样子说想要鱼竿。轮到二宫时,他做出一副神秘的样子道:“猜猜吧,是O开头的东西哦。”“えええ!”全场讶然,而后纷纷开始议论起来。二宫得意地靠回沙发上,眼睛向与自己隔着几个人的大野瞟去。

 

 

尽管众人一再询问,但到节目的结束二宫都没有公布答案。

 

 

回到乐屋以后,相叶雅纪拉住了向着二宫靠过去的大野,将他带到门外,而后伏在大野智耳边压着声道:“リーダ知道ニノ想要的是什么了吗?”“没猜出来,嘛我对猜谜这种事还真是不……”“お菓子よ,お!菓!子!”相叶雅纪一字一顿地道,眼神中满是自信,“这样就能解释ニノ为什么不想说了,他从中学开始就是这种别扭的人嘛。”

 

“你说谁呢?”二宫的声音倏地冒了出来。“没,没什么!那个!我们在说リーダ中学的时候呢!嘿嘿……”“这样啊……翔ちゃん说待会一起去喝一杯,赶快去收拾东西啦你们。”二宫一边说着,一边将两人拉回了屋中。

 

 

五人不多时就到了居酒屋,在包间中坐定。推杯换盏,几杯啤酒下肚后,几人都染上了微微的醉意。相叶更是揽着二宫的肩膀开始大声地问:“ニノ喜欢的点心是什么?蛋糕?还是布丁?呐呐……”“都不是啦!”二宫和大野不约而同地喊出声。两人先是一怔,接着在剩下三人的笑闹中灌下几杯酒以掩饰窘相。

 

 

仙贝——二宫最喜欢的点心是仙贝,大野清楚地记得。他想起几年前自己带了一大堆巧克力去二宫家时,二宫那一脸嫌弃的表情,和那句:“要带就带仙贝过啦啊。”的抱怨,以及当自己带了仙贝过去之后那人的笑逐颜开。

 

 

真是奇怪的喜好。大野不禁莞尔,眼神不由自主地落到那个在自己对面默默喝酒吃菜的人身上。二宫身上那股毒舌腹黑的外壳仿佛在居酒屋明黄灯光的轻抚下融去,留下的,只是那个温柔,又有些孤寂、乖戾的内在。

 

 

“果然喜欢上了一个人之后他的一切都会跟着喜欢上呢。”大野想着。

 

 

被逐出门之前15分钟

 

 

 

“叮咚”

“来啦——”

“你是哪位?”

“ふふふ,我是来给二宫先生送圣诞礼物的圣诞老人~”

“还真的来了啊……”二宫和也一边嘟囔着一边打开了屋门。那个穿得像是巧克力的猫背男子映入自己的视线。他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同时脸上闪过一丝几不可察觉的笑意。

 

 

“礼物呢?”

“嘛,进去再说吧。”说着,大野智主动地闪进玄关,利索地脱了鞋,走了进去。二宫和也注意到,他身后提着一个大大的袋子。

 

 

这就像是某种奇妙的契机,让他记忆中的往事如水一般浮了上来。

 

 

那时国立的演唱会刚刚结束,五人一起吃了庆功宴以后,就各自回到家中彻底休息一番去了。二宫睡了很久,到第二天的傍晚才醒来。他摸出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数十个未接来电。他回拨回去,盯着屏幕上方框中那个黑碳般的人提着鱼的照片愣愣地出神。电话很快就通了。那人糯糯的声音响了起来。“啤酒”“去你家”“快到了”……或许是刚睡醒的缘故,他没有听明白那人的话。最后当他循声打开门时,那人就已经站在门口冲他厚脸皮地笑了。

 

 

那时大野手里提着也是大大的袋子。不过里面装的是满满的罐装啤酒。他们在客厅坐了下来,慢慢地喝着酒。客厅的窗户大开着,任凭末夏的风涌进屋内。醉意渐深。大野智语无伦次了起来,大着舌头说他看了自己的solo,说就趴在楼梯的边上看的。见二宫不信,他还趴在桌上模仿起了当时的样子。二宫当时哭笑不得地同意了他的说法,他才安静下来。

 

 

“我呀,”没过多久,大野又开始嘟囔,“最……最喜欢ニノ了。”

“恩。”

“真的!”

“所以说我……”还没等二宫说完,嘴唇就被对方强硬地堵上了。大野身上的气味,缠夹着酒味,一同涌进了他的鼻腔,让他神志混乱了起来。一开始他尝试着推开身前的人,但结果却是被对方死死擒住了手,动弹不得。肌肤间的摩擦,将因酒精而致的燥热推向更高点……

 

 

 

“やばいやばい”二宫心里嘀咕着,将脸埋入双手中,深呼吸,止住了回想。

“ニノ,怎么了?”

“没事啦……”

“耳根很红哦……”

“都说没事啦。”二宫草草地将头发拨了拨,盖住发烫的耳朵,“话说,你今天是来干嘛的?”

“来送礼物的ふふふ。”

“那就拿出来啊。”

“はいはい……”大野智将大袋子从茶几上提到了二宫跟前,“看!满满的仙贝!”

“……”

“高兴吧。”

“バカ,我什么时候我想要这种东西了。”二宫强忍着笑,皱起了眉头,双臂交叠在胸前。

“ええ?不是お菓子吗?”

“给我出去啦你这个おじさん。”二宫不由分说地将大野推出了房门。

 

 

当然,在关上门之后,二宫还是很开心地吃起了袋中各种口味的仙贝。

“这种バカ不惩罚一下不行呢。”

 

 

 

被逐出门后4小时

 

 

“リーダ!这里这里!”相叶雅纪奋力地挥动手臂叫着。

 

“呜哇,不是说要去ニノ家的吗?”很显然,相叶雅纪并没有将他要来加入晚餐的消息告诉剩下两人,以至现在樱井翔会这般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他被甩了啦。”相叶雅纪笑着接道。

 

“嘛,算是吧。”大野智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招呼服务员点菜。

 

晚餐的食物很是美味,从前菜到点心都无可挑剔,相叶还一直爆料着这一年来成员们之间的蠢事,四人笑作一团。席间大野智给二宫打了个电话,对方没接。过了几分钟才发了一个问号过来。“估计又打了好久的游戏吧。”大野智心中揣度着。眼前仿佛又看见了那人在游戏胜利之后的兴奋样,以及之后被饥饿感侵袭时的落寞。

 

 

结账时,服务员告诉他们由于他们是今晚第25位埋单的客人,所以可以得到一张跨年时的代金券。这张东西最后落到了大野手中——毕竟今晚是他买单,准确地说是在其他三人以“没带钱”“你刚拍完新剧肯定很有钱”为借口的推脱中无奈地买了单。

 

 

“请在这里签上您的名字。”服务员将打印凭条递了过来。当大野智写下第一笔时,他倏地想起了什么。“原来答案是这个吗。”他不禁笑了出来。他急切地签完名,从座椅后背抓起大衣就冲了出去。身体和心灵都随着奔跑在冷冬凛冽的风中逐渐升温。快,再快些,他心中所想仅此。

 

 

 

距离25号结束2小时前

 

 

二宫和也放下了游戏的手柄,揉了揉酸疼的颈部。进入30岁之后,身体就已经越来越不如从前那般能任他折腾,偶尔的腰疼都需要休息上好几天。也只有当这种时候,他才能有时光流逝的实感。

 

他打开冰箱,里面没有像他期望的那样出现几盒便当。他只好从沙发上拣起毛衣和外套,准备去附近的便利店买点东西回

大野的身影就突然地,在那个开门的瞬间映入了他的视线。他一下子怔住了,惊讶,喜悦,暖意一齐哽在喉中,让他说不出话。二宫揉了揉鼻头,努力地看向别处:

 

“来干嘛?”

“帮你买了便当,还没吃饭吧?”

“把便当留下就行了。”说着,二宫伸手意欲拿过便当,左手却被大野抢先一步紧紧地箍住了。

“ニノ,看着我的眼睛。”大野靠在二宫的肩头轻喃。

二宫乱了步伐——当大野靠上来的那一刻,他就已经丧失了主动权。一直都是这样。明明对方平日就一副松散的样子,但是一认真起来,自己却总是被那双八字眉和黑瞳制得死死的。

他不情愿地转过了头。

“ニノ总是这样呢,一害羞就不敢直视别人的眼睛。”

“才没有。”

“我已经知道答案了哦。”

“是什么?”

大野智嘴角勾出一个笑容,覆上了二宫的嘴唇,舌头轻巧地撬开二宫的嘴唇,从上颚至牙齿一一探过。

“お の さ と し ,这就是答案吧?”

 

 

二宫瞪大了眼睛,心跳也仿佛在那一刻骤停一般。

 

真是彻底地败给这个人了。他心中默默叹息。

 

不过,这个圣诞礼物并不算坏吧。也算是时光在夺去了他许多东西之后一个温柔的馈赠吧。

 

“merry christmas”大野智轻轻道,像是在用言语抚摸一件极为珍贵的物件。

 

“merry……christmas”二宫支支吾吾地回道,将大野拉入了房间。

 

 

END

 

Tan

 

2014.12.15

 

 

 

 

 

 

 

 

 

 

 

 

 

 

 

 

 

 


评论(3)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