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

山风蓝 V6橙 。成分大概是SK&山组&goken。帝都海淀区大学狗 不定期诈尸

【大宫SK】Flow

tips:利达四岁生日快乐!!/程序员和外卖小哥的故事/绝对不是虐文!/高三诈尸


1.

 

 

房中是极度的黑暗,如深海般宁静而严实,透着无法言说的怖人。

 

倏地,房中起了一点声响——衣料摩擦的窸窣。接着便是脚步声,极不规律的,使人听着都能想出步者摇摆的姿势。再接着,屋中刺出一束光线,在男子脸上铺开。那是一张万分憔悴的脸,眼窝深陷,黑眼圈在白色的皮肤上显得更加扎眼。毛发蓬乱着,下巴的胡子长而硬,像是夺去了男子的生命力似的。

 

男子的手在键盘上一阵敲击,打开了一个程序。接着,他滞缓地拿起一旁的头盔,扣到头上,手指在回车键的上方停了几秒后,按了下去。他的身影逐渐被耀眼的白光笼罩。

 

 

2.

 

 

“ニノ”

“ニノ”

 

呼唤声由远及近。

 

 

头盔突然被摘了下来,虚拟世界的光影被来人那张稍带愠气的脸所取代。二宫不情愿地撇了撇嘴,从座椅上站起了身,伸了伸懒腰。房间的窗不知何时已经被打开,植物的香气随着风久违地涌了进来。“もお,ニノ又打了这么久的游戏。”大野智一边帮他收拾着桌上的零食碎屑一边嘟囔着,“开心吗?”“还行吧。”二宫漫不经心地答着,双手娴熟地环上大野的腰。“别闹啦。”“才没闹,只是有点困而已。”说着,二宫将头搁在了大野的肩头,惹得大野全身一阵颤。“要睡就到床上去睡!”“算了,先去吃点东西。”二宫全然不顾大野的叮嘱,向厨房走去。

 

 

他们住的房子很大,从房间到厨房有一段不很长的路要走。当然,这都拜二宫所赐。他程序员的职业使他在买了一堆的游戏之后生活依旧能保持优渥。

厨房中的炉子上正在炖着汤,食材的香味沁入空气中,让二宫感到愉悦与温馨。他

 

 

关上火,拿着长柄勺从锅中舀了一小点汤喝去。“味道还不错吧?”大野在他身侧问道。“嘛,不太行呢。”二宫故作思索了一番后点评道,“生姜的味道太重了。”“是吗……”大野脸上的兴奋及期待黯了下去。“骗你的,怎么这么容易就相信了。”二宫略带无奈地嗔道。闻言,大野又兴奋了起来。他将汤、主菜端上桌子,在二宫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端详着正在进食的二宫,一边“ふふ”地笑着。二宫不说什么,兀自狼吞虎咽着。

 

 

饭后,二宫走进大野房中,习惯性地。大野的房间与他的房间构造大不相同。房间的一侧安着巨大的落地窗,可以直接从屋内看到庭院中的景象——那几棵木实的银杏树,繁密如锦缎的草地,偶尔还会有几只小松鼠奔过,或是有愣头愣脑的鸟雀久久地立在那里。房间的角落里放着一张床,旁边是架子。房间的中央立着一个画板,周围散着众多的颜料及画笔。“新作吗?”二宫向着门口的大野问道。“嗯。”“えええ,我要看看!”“不能看啦。”大野一边说着一边上前拉住二宫。两人闹腾了好一阵才罢休。“画完之后会给你看的。”大野低声嘟囔,说话时习惯性地睁巴了一下眼睛,摸了摸鼻翼。“好吧。”二宫不禁在对方的额前落下一个吻。

 

 

之后,二宫就摸回床上去睡觉——几个日夜的不眠不休积累的疲惫在此刻一齐向他袭来,压迫着他的神经。黑暗中,有什么钻进了被窝。“回你自己的床上去睡啦。”二宫面对着墙壁抱怨着。大野丝毫不理会,反而得寸进尺地将双臂环上了二宫的腰。“真是的,身上都是一股おじさん的味道。”“ふふ……”“真是……”二宫抱怨着,在大野的怀中昏沉进了梦乡。。

 

 

他梦到了两人初见时的场景。他自己的精神就像浮在空中的旁观者一般,很是有新奇感。他看到穿着工作服的大野小跑地来到门口,按响门铃。阳光镀在他黝黑的皮肤上,也让他略微紧张的神情显露无遗。门开了,邋遢的自己出现在门口,从口袋中摸出了钞票递给大野。大野在找零钱时显得更加笨拙,钞票落了一地。观看这一切的他不由得笑了出来。

 

 

自己怎么会喜欢上这种冒失的人呢。

 

 

3.

 

 

二宫醒来时已是第二天的下午,大野已经不在身旁。他从床头摸出了游戏机打起了游戏。过了一会儿,大野打开门,在门口朝他喊道:“可以吃饭了哦。”二宫置若罔闻,继续着手上的动作。不久,他便不出所料地被揪出了被窝。他这才放下游戏机,看着大野紧锁的眉头,摆出一副讨好的微笑。

 

 

只有这个バカ才会没发现自己游戏机的屏幕早就黑了吧。

 

 

今天的菜是二宫喜欢的汉堡肉。棕色的肉表面覆着一层油光。二宫两三下就解决掉了六块。“ニノ,再这么吃的话腹肌就要没了哦。”大野在对面一边扒着饭一边说着。“一块腹肌也是腹肌。”二宫利落地还击着,筷子利落地从大野的碗中抢过一块肉。

 

 

“说起来,ニノ的头发又长了呢。明明才过了几天。剪一下吧。”“嘛……还好吧,不去管就行了。”“ダメ!明天要出门的哟。”“えええ?”“忘了吗?”“想起来了。”二宫思索了一阵后道,“那就帮我剪一下吧。”

 

 

毕竟是纪念日。

 

 

两人打开落地窗,在与窗沿齐高的台上坐了下来。夕阳正落得绚烂,鸡蛋黄、黛色、浅蓝,随意地洒在天幕上。闲云也是这般。一道长虹浅淡地垂着。墙外的人声不很清晰地传了进来,也像是染上了夕阳的醉意。大野帮二宫剪着头发。二宫时而紧闭双眼,时而睁眼端详着面前的人。紧蹙的眉头,闪着沉着光亮的眼神,全然不似平时一副欲睡样。

 

 

两人第三次见面时,二宫就发现了这一点。那时下午伊始,正是人们休息的时候。而二宫刚刚才结束上午的工作。通常他都会在午饭前解决掉一部分工作,吃完午饭打会游戏再继续做剩下的,尽量保持自己规律饮食(当然这只是因为他想工作长久一些能赚更多的钱)。今天是个意外。

 

 

拨通电话十几分钟后,门铃响了起来。二宫应声去开了门。门口是气喘吁吁的大野智。天格外的热,大野身上汗水涔涔,短袖的衬衫湿了大片,而脸上依旧是一副笑容。二宫看得出了神,好一会儿才想起给钱。“要进来坐坐吗?好像很累的样子。”“嘛,还是算了……”“现在店里应该也不忙吧。”“……”“进来吧。”“那……就打扰了。”终究还是拗不过二宫。

 

 

几秒后,二宫就为自己的行为感到了后悔——家里没有准备茶,只有半瓶放置许久的可乐。客厅的地上层层叠叠都是游戏的盒子。更何况,他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然而,快速的心跳战胜了理智。他端着一杯可乐回到客厅。大野正继续着刚才他暂停的游戏。虽然只是简单的RPG,但是大野的神情却相当的认真及投入。

 

 

鬼使神差地,二宫没有将可乐递过去,而是将杯子贴在了大野的脸颊上,看着那人猛地闪开,抬起地脸上逐渐布满笑意,听着他倒吸一口凉气,抱怨着:“二宫さん,不仅脸长得像小孩子,这种方面也很像小孩子呢。”二宫不置可否,从大野手中拿过手柄:“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さとし,おのさとし。”“おのさん,君......”二宫佯装镇定地说了出来。

 

 

 

“好啦,剪完啦。”大野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ね”二宫喃喃道,凝视着大野的双眼。远处的长虹混入他的视线中。

 

 

“君はキレイだね”

 

“虹より君はキレイだ”

 

和那时相差无几的话语。

 

 

 

4.

二宫打小就不喜欢热闹的场面。

 

 

小时候过年,他们家总是挤满了客人。问候,祝福,寒暄,八卦……各种声音在空气中来回激荡,乱成一片。吃饭时,原本大小适宜的餐桌变得拥挤了起来。年幼的二宫总是草草地扒上两口饭就躲到房间里玩游戏。

 

 

小小的孩子,天生就有股戾气。

 

 

 

 

二宫跟大野一起走进了那家餐厅,就是大野曾经工作过的地方。两人挑了一处坐下来,窗边,从门口数的第三桌。大野放下外套后就跑去跟店长聊天。二宫闲着无事,侧着头注视着大野的背影。店长叫松本,是一个年轻有为的男子。那两个人聊着聊着就大笑了起来,大野还向座位这边指了指,二宫也匆匆忙忙地点头致意。

 

 

 

他回想起自己第一次走进这时,心情忐忑,双手不住地绞着,汗水沾湿了衬衣。走进店内,他的眼神就不住地游走,在碰到那个猫着背的身影时便停了下来。店内的人不多,三三两两,也都默默地吃着饭。大野的声音也就清晰地传了过来:“拉面,牛肉盖饭和煎饺还有……”糯糯的,音节粘连着。下一秒,大野转过了身,两人的眼神就这么撞上了。

 

 

 

“ニノ!”大野的声音将二宫的思绪拉了回来,“要吃什么?”“随便了。”“那我就全部都点鱼了”“……”二宫投降,拿起菜单看了一看,点了牛肉盖饭和冰激凌。

 

 

“在看什么?”“日记哟,ふふふ……”说着,大野扬了扬手中那本黑色封皮的本子,纸页在秋日的阳光下微微卷曲着。“えええ…那给我看看。”“ダメ”二宫丝毫不理会对方的拒绝,从桌上俯过身去,跟大野抢了起来,忘乎所以。

 

 

不久后二宫放弃了,重新回到座位上。两人的目光对着,不约而同地笑了出来。“念一下还是可以的…..”大野智不情愿地嘟囔着,将本子翻到了前面,读到:

 

 

“10月21日,今天ニノさん到店里来了。两人开心地聊了一会儿天。但是ニノさん脸色不太好,可能是工作太拼命了吧。”

 

 

“10月21日,今天ニノさん又到店里来了。不过因为太忙,没跟他说上话。”

 

 

“11月1日,时隔了好久ニノさん才来到了店里。之前的几天都是我送外卖去他家里。据他说是最近工作太多了。因为担心他的健康,我送给ニノさん母亲前几天带来的茶,还请他吃了自己做的鱼。这条鱼啊,是周末和朋友出海……”

 

 

“完全是小学生作文嘛。”二宫皱眉道。

 

 

“11月26日,”大野智摸了摸鼻子,“ニノさん今天带着电脑来了。上面有一个很厉害的程序哟。是个会说话的小人,长得跟ニノさん很像。还跟我说了一句:‘主人很喜欢你哦’。这样,算是被告白了?”

 

 

大野读着读着兀自笑了起来。在对面的二宫将脸别向窗外,用手遮掩着脸上的红晕。“恥ずかしいな…….”二宫轻轻地感叹了一句。

 

 

“でもね,ニノ就是这点特别令人喜欢呢。”大野说着,坐到了二宫的身旁。

 

 

“邪魔。”二宫抱怨着,夺走了大野即将送入口中的天妇罗。强硬地握上大野的另一只手,若无其事地继续看向窗外。

 

 

乖戾的孩子,一旦认准了目标,也不会轻易放手。

 

 

 

5.

 

 

二宫摸着黑走到了客厅。刚结束的长时间的工作让他的喉咙干渴难耐,他极想喝一杯冰饮。出乎他意料的是,厨房的灯是亮着,灯光下是大野的身影。“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嘛,今天要去钓鱼。”“想起来了。现在在做便当?”“是帮你准备的。要是不做好的话你又会吃零食了。”闻言,二宫将饮料杯从唇边移开,把它贴在大野的后脖颈上。看着后者瓷牙咧嘴的模样,二宫感到早晨清冷的空气中爆出一丝暖意。

 

 

“那我就出发了。”大野智收拾好了东西,走到门口。二宫勾起一个笑容,朝他挥了挥手。倏地,一种对眼前场景似曾相识的感觉袭击了他,并像鬼兽一般使他不安起来。他上前抱住了大野,后者身上夏日的气息让他安心了一些。“早点回来。”他喃喃道。目送着对方走入夏日的骄阳中。

 

 

送走大野后,二宫倒回床上睡了会觉。醒来后,他下意识地叫了几声“おの”。而后屋内的寂静让他反应了过来。他走下床,到厨房去找食吃。他从冰箱里拿出了菜,放到微波炉中,从柜中拿出了两幅餐具,对面地摆着。

 

 

吃饭时,他给大野打了个电话,电话那头风声呼啸,还能隐约地听见海浪声。谈话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大野他们似乎正在对付一条特别大的鱼,讲话时一直是慌慌张张地,让二宫忍俊不禁。

 

 

隔日,二宫又接到了新的工作。一天下来都坐在电脑面前,到了凌晨才完成。他打了一个电话给大野,但对方已经关机了。好吧,他想着,可能那个冒失的人又忘记带充电器了。尽管在拨电话时,他又生出了似曾相识的感觉。

 

 

第三天,第四天,一个周……他依然没能联系上大野。

 

 

二宫暂时拒绝了所有的工作,四处地打听。他翻出了大野的电话本,询问了大野的渔友们,得到的却都是“不知道呢”的回答。他房间的两台电脑都时刻跟踪者新闻,看有没有渔船失事的消息。更多的时候,他会躲在房间里,关上灯,开着冷气,蜷缩在被窝里,做着无尽的梦。

 

 

他开始反刍记忆。他仔细地摩挲着大野房间里的物品——泥人,画笔,颜料。脑海中描摹着大野的样貌,想象着与他握手时的温度,拥抱时的触感。他掀开了画板上的白布。画布上画的,是面带倦意,头发蓬乱的自己。旁边注着一行小字——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ニノ。

 

 

他的视界氤氲了起来。心像是从内部逐渐裂解开了一般地痛。鼻子也塞住了。整个人像是与外界隔离了一般,被拖入了悲伤的深海中。

 

 

“快回来啊。”体内的情绪都爆发了出来。

 

 

随着这句话,他身边的事物都开始裂解,像是杂碎的玻璃一般裂成了闪光的小块,蝴蝶一般轻盈地飞了起来。房间,庭院,马路,都升到了空中,汇成一股,往某个不知名的点中流去。留下的,是纯白的空间。

 

 

“由于您的情绪波动过大,系统强制停止第3104次虚拟体验。程序将自动退出。”

 

 

6.

 

 

二宫摘下了头盔,随手摔倒了一边,用衣袖简单地拭了拭双眼。这是自己第3104次这么哭了吧。他自嘲地想着,重新缩回了床角,陷入昏睡。

 

 

醒来后,他又一次觉得自己做出这个系统欺骗自己真实蠢爆了。不管他如何在记忆中反刍,那人都不会再回来了。

 

 

是时候停止了。

 

 

他想起了同大野一起去看过的海,广袤,蔚蓝,海潮迎岸而来,又离岸而去,单调而乏味,但又像是地球的呼吸一般迷人。他想起了两人脚下被海水卷走的碎沙。想象着它们彼此摩擦时发出的细响。

 

 

一切都会过去。

 

 

他订了一份外卖,然后开始打扫房间,从自己的,到大野的。屋外,秋天在他消沉时已经停驻在了那儿。银杏叶黄了又黄,鸟雀去了又回,天空一碧如洗。

 

 

门铃响了。二宫停下了手中的活计,跑去开门。打开门,屋外清凉的空气涌了进来,空气中有某种熟悉的味道在飘散。但那人的身影却比什么都迅速地传达到了脑海中。微笑着,正如初见时一样。

 

 

“日头出来,日头落下,急归所出之地。风往南刮,又向北转,不住地旋转,而且返回转行原道。江河都往海里流,海却不满。

 

 

江河从何处流,仍归还何处。

 

 

 

-End-

 

 

Tan

 

2014.11.26


评论(7)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