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

山风蓝 V6橙 。成分大概是SK&山组&goken。帝都海淀区大学狗 不定期诈尸

【相叶雅纪X二宫和也】【竹马】咫尺的太阳

tips:高中生设定/用的大多是花丸的梗XD

 

"小和"

 

一声呼唤落进了二宫的睡梦中,像一片羽毛般轻柔,又像一只小船,从远处的海面缓缓地驶来——带着无比的熟稔与温情。二宫尝试着睁了睁眼睛,但却因昨夜的疲惫而未能成功。过了一会儿,二宫感到自己被一股力量拉了过去,背部抵上一股暖意,距离近得似乎都能感受到对方心脏的跳动。

 

"还要再睡一会儿吗?"身后的人柔抚着二宫的头发,问道。

 

"唔......"二宫嘟哝了一声,把身体蜷了蜷。

 

"那就继续睡吧。"对方轻轻地拍了一下二宫的头,在二宫的耳根轻轻地落下一个吻。

 

——————————————————————————————

 

"cool man"

 

正在埋头打掌机的二宫结束了手上的游戏,将掌机往抽屉里一塞,循声向前看去。前座的男生脸上一副玩味的表情看着自己,手上拿着一份传下来的资料。二宫从对方的手中接过资料,不经意地问道:"cool man?这是谁取的外号?""嘛,谁知道呢。不过我觉得很适合二宫同学你噢。""哦......"

 

对话至此草草地结束。二宫自顾自地拿出了便当,心不在焉地嚼着饭菜。"cool man吗......"这个称呼就像一把神奇的钥匙,将记忆的门扉咔哒一声打开了,门后掩藏的纷繁记忆便鱼贯而出。幼儿园时,自己没有胆量跟别的小朋友讲话,所以常常独自在一旁荡秋千,堆弄着沙子,累了就看看不远处嬉笑打闹的同学们,看着看着,不自觉地就哭了出来,然后再泪流满面地跑回家中。小学的时候,班上的男生集结着要去捉弄女同学,唯独自己坚决地拒绝了他们的邀请。自那以后,男生们便也不常跟他往来。放学以后,他就独自走在路上,踢着小碎石子,望着傍晚的夕阳出神......琐碎,而锋利的记忆,但在此时,都变得圆润。就像儿时玩的小玻璃球一般排在脑中自己臆造的记忆抽屉中。

 

"话说回来啊,二宫。"前座的男生再次转过身来,"帮我去高二找一个前辈吧,把这个棒球手套还给他。""诶......你自己去不就行了。""拜托了!现在有事实在走不开!"对方双手合十地鞠了一躬,"我会买一个新款的游戏给你的!""成交。"二宫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相叶......雅纪。"二宫一直念叨着这个名字走到了高二的楼层。走廊上的人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聊着天,一眼望过去都比二宫要高出一截。二宫将头压低了一些,脚步也加快了一些,想着尽快完成这麻烦的差事回去打游戏。倏地,他撞上了迎面而来的一个身影,身体不禁向后退了几步。"ごめん。"这句话最先从他混乱的思绪中跳脱了出来。说完,他才小心翼翼地抬起头向前看去。

 

对方身形修长,长袖衬衫地袖口随意地卷到了手肘,露出结实的小臂,脸上出乎意料地布满了慌张——撇开这个不谈,这位前辈还是挺帅的。"ごめんごめんごめん......"对方一连串的道歉将二宫吓了一跳。还未待他反应过来,对方的双手就覆上了自己的额头,"没事吧?额头......"手的温度近乎炽热,让二宫想起了窗外的阳光。

 

"没......没事。"二宫匆匆地回了一句,向后躲了躲,从那令他心猿意马的手下脱出身。他本打算着继续往前走,却在擦肩时突然被那人拉住了手腕。"那个!是我的手套!"那人指了指二宫手上的棒球手套,"啊.......真是太感谢你了!"说完,从二宫手上将手套拿了过去。二宫花了好大的功夫,才将想叶雅纪这四个汉字与眼前这脸上挂着灿烂微笑的学长重叠在一起。

 

第二天,二宫便又见到了相叶。清晨的车中略显冷清,没有摩肩而接踵的恐怖阵仗。熬夜打游戏的疲惫,夹着列车规律的哐当声,将二宫送入了昏沉的梦乡中。"二宫同学。"一个飘渺的声音,像是在不可知的远方,又像是在咫尺之处搔着他的鼓膜。二宫迷糊地将眼睛睁开一条缝,明亮而轻快的阳光不由分说地侵染了他的视野。而光亮中似是有一个身影。二宫撑起身子,揉了揉眼睛,才看清相叶那张满是笑意的脸。

 

"相叶......前辈。"二宫慌张地向旁边退了退身子,"前辈也住在附近?""是的!没想到我们两个住得这么近!""要不我们以后就一起搭列车上下学吧!"相叶突然情绪高涨地提议道。"诶?!"二宫怔住了。他惊异于自己没有习惯性地拒绝这个要求——而是在脑内设想起了两个人一起回家的场面。渐渐地他感到脑子有些发胀。幸好到站的广播适时地响起。二宫随意编了一个借口,然后飞也似地跑离了车厢。

 

下午放学了之后,二宫如往常一般埋头走出了校门。未走出多远,他便注意到了那个倚在墙边玩着手机的高大身影。对方像是也注意到了他的到来,突然抬起头冲他一笑,眼神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二宫脸一红,向一边别了别头,任凭相叶小跑到自己身旁,然后两个人在夕阳中一起向列车站走去。

 

二宫猜不透这个学长的意图。自己他仅仅是碰巧相识,就像被风随意吹到一起的两颗沙砾,随时都会再被吹向不同的地方。而他偏偏没被吹走。是为了寻乐子吗?像在学校的人际关系应该不赖吧,为什么不去找其他人呢.......二宫的眉头锁得更紧了些。迎面而来的轻柔暮风也未让他放松下来。

 

二人乘上了列车。二宫从包中摸出了掌机,旁若无人地玩了起来。掌机有些旧了,表面布着几道划痕,转动起来也有些松。掌机的背面贴有一个圆形的贴纸,有一半因为失去粘性而卷了起来。二宫玩游戏时总是会用手指拨弄那卷曲的部分。一个沉淀了多年的小动作。摸着摸着,他就会想起那个送他贴纸的人,那个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身影......

 

倏地,列车急停了下来。双手握掌机地二宫向一侧倒去。在他慌忙地想要伸出手支撑身体之前,自己就被一股强劲的力量保住了。那股力量随即将二宫拉了过去——是相叶。二宫在电光火石间意识到。接着,身体便被相叶搂在了怀中。

 

这个拥抱维持了很久,久到二宫已经心脏狂跳,呼吸急促。对方的体温、气味,都在灼烧着他的神经。"没事吧,二宫同学?""没......没事.......""下次要好好抓着扶手哪。""......唔"面对久违的来自友人的叮嘱,二宫只能恍惚地搪塞了几句。

 

那人过几天应该就没有兴趣了吧,到时候就会走的。二宫又想起了之前关于沙砾的比喻,他坚信,相叶这粒沙子只是比较大,但终究还是要被风吹走的。只是行过,没有停留。

 

但事情再次出乎了他的预料。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阴雨、煦日、暮阳,每每他行至车站都能见到那人,一手提着一个大大的便当袋,另一手高举挥动着向自己致意。就像一个未经言语而定下的约定。虽然相叶全然没有学长的成熟和学识,但有个人跟着一起还是使二宫感到稍许的安心。从此,他的路上除了自己、太阳,还多了一个高大的相叶。

 

二宫发现相叶的早餐总喜欢吃水果干,一个小小的瓶子盛着,上车后便拿出来嚼几粒。一天,二宫在电车上问道:"为什么早上会喜欢吃这个?"相叶像往常一般粲然一笑,"这个啊,是我小时候的朋友经常吃的。当时我也觉得很奇怪哪,不过他一直硬塞给我吃,我也就喜欢上了!""哦......"二宫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将目光投向窗外飞速移动的景致,陷入回忆的深海中。

 

雨霁的下午,天空仍是阴沉的灰,空气是被清洗过的清新与甘甜。二宫从躲雨的屋檐下走了出来,用手帕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屋檐下,一只伏趴着的柴犬叫唤着蹭到二宫的腿边,尾巴兴奋地摇动着。二宫被逗乐了,蹲下身,用手帕给柴犬擦拭起来。不久前,二宫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豆大的雨滴霎时就开始落了下来,愈来愈密。没带伞的他只能躲进了旁边的屋檐下。没过多久,那只柴犬便也跑了过来,抖了抖身上的水,在他身边伏下了身子。也不叫唤,一双乌圆的眼珠盯着雨幕。方才还因为下雨而心烦的二宫心头浮上一阵暖意。一人一狗便分享着寂寞消磨完了等雨的时间。

 

"喂!你!"远处有人冲着二宫叫了一声。二宫循声望去,是一个比他略大一些的男孩。二宫皱了皱眉。他猜不清对方的来意,只希望对方不要占用他太多时间,因为他还要趁着母亲催他写作业之前打一会儿游戏。

 

"是你刚才照顾了我家的汪酱么?"那人发问。二宫瞟了一眼脚边名唤汪酱的柴犬,犹犹豫豫地答:"嘛......算是吧。""那谢谢了。"那人说着,向二宫走进了一些。"没什么。"二宫试图从那人的身边走过去,不料,对方堵在了他的面前,接而伸出一只手:"汪酱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啦。"话语像是浸过阳光般温热。二宫抬起头,打量着那张缀满笑容的脸庞,以及其后刚刚从云层中露面的太阳。许久,他紧张地向那人伸出了手,轻轻地握住,道:"我......我叫二宫和也。""那就叫你小和吧。顺便,我叫......"

 

怔怔出神的二宫突然觉出有什么东西抵上了自己的嘴。"吃吃看吧,很美味的哦。"一旁的相叶说道。二宫不情愿地将那枚果干咬入口中,嚼了几下,水果的清甜感在口中溢散开来。看着身边那个摆着一副得逞的表情的大个子,二宫也没有最初的逃避与不安了。他冰封已久的心破开了一条罅隙。"是时候该摆脱过去了吧。"他有些释然地想到。

就在二宫组织好了吐槽相叶的话语时,相叶却先他一步地开口道:

 

"二ノ,我喜欢你。"

 

"诶?"

 

之后的几天二宫一直在躲避着相叶,放学时会待到很晚才离开,早上早早地就爬起来去坐车。所幸,相叶也没来班上找过他。日子又回到了从前的样子,孑然。但二宫的心绪却因为对方的告白而杂乱了起来。

 

"呐。二年级的相叶学长......他......有女朋友了么?""没有啦!那个人虽然是出了名的エロ,但是对于女生的告白却全然不接受呢。""エ......ロ?""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哟。话说回来,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二宫同学问到别人的事情......""我要回家了,拜拜。"

 

尝试着跟前座了解相叶的二宫,急急忙忙地跑出了教室。前座的回答却让他陷入了更深的不安当中——自己对那个人完全不了解,而对方对自己也是这样的吧。

 

二宫走出校门时已是夜幕垂落,华灯初上。他一边心不在焉地打着掌机,一边向着车站走去。突然,他的视野中多出了几双腿,着华丽花哨的裤子,在他前面围成了一个半圆,堵住了前路。他立即收好掌机,向后退了几步。眼前人的头发颜色各异,脸上挂着几条疤痕,其中几个还叼着香烟吞云吐雾着。

 

"喂,小鬼,把你的钱包交出来。"其中一个人发话,"这么晚了出来是要收保护费的知不知道。"二宫默不作声,只是紧紧攥着两手,低着头。对面的人有些恼怒,快步走上前推了二宫一把,"喂!听到没有,把钱包交出来!"

 

"喂!你们在干什么?!"一个稍显沙哑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二宫心里一惊,回头一看,那个熟悉的身影已经跑到了自己身边,冲到了自己身前。对面的人也没多语,冲着相叶的肩就是一拳。周围的人也冲了上来。相叶尽全力地招架着,同时不断地低声呜咽着。终于,二宫找到了一个空当,全力将其中一人撞了出去,拉起相叶的手飞快地跑了起来,跑出了漆黑的巷道,重新回到大街上。

 

"没事吧?"乘上列车之后,二宫立即问道,内心被愧疚的火舌狠狠地炙烤着。"没事没事。棒球练习的时候也受过不少伤。"相叶依旧是满面笑意。二宫试着往相叶的肩上捶了一圈,后者立即呲牙倒吸了一口冷气。二宫有些心疼,就像刚才是打在自己身上一般。"待会.......来我家吧。我帮你擦一下油。""嗯。"相叶沉默了一会儿,轻轻地答道。夜晚的列车依旧挤满了人,而二宫却感觉仅剩下了他和眼前的这个高个儿,体感着着彼此的呼吸,就像是夜空中的两颗遥遥相望彼此光芒的星星。

 

两人回到了二宫的家中,走进了二宫的房间。"你先坐一会儿,我去拿药过来。"二宫撂下一句话,转身出去找药箱。再次打开房门时,相叶正伫立在自己摆游戏碟片的架子前。"真是什么都没变呢,就是架子上的游戏多了一些。"相叶冷不防地说道。二宫过了一会儿才觉出话里的不对劲,吐槽道:"你都没来过却说什么没有变这种话。"

 

"你来这里坐下吧,把衬衫......脱了吧。"二宫坐在床边道。但到了后面,自己却又不可抑制地心慌了起来。很奇怪。相叶倒是大大咧咧地就脱好了衣服,坐到了二宫的身前的地上。肩上的烟花般的胎记,却像是一种催化剂,将二宫脑海中的记忆尽数唤醒。

 

——说不定他真的来过。

 

——而且不止一次。

 

——"我的名字叫mahaki"当时拔了两颗门牙的少年高声地说道。

 

一起捕蝉的夏天,一起去海边的旅行,裹着同一条被子入睡的夜晚......凡此种种,都像是潮水一般逐渐地涌了上来,但又不像潮水般冰冷,而是带着无尽的暖意。

 

"小和,别总是打游戏嘛,我们出去玩好不好。""才不要呢,外面这么晒,等我再打一会儿。"

"小和,教我做一下这道题嘛!完全不懂啊!""你啊,脑筋到底长在哪里......这道题要这样......"

"小和,别总是吃汉堡肉嘛,来尝尝麻婆豆腐。""不要!那种东西一看就很难吃。"

"小和......""小和......"

 

"小和。"相叶一声轻唤,将二宫带回了现实。眼前,相叶抬起了头,乌黑圆亮的双眸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二宫看得有些入迷。他感觉下一秒就会有什么不妙的事情发生。一阵起身的簌簌声传来,接着,二宫便被狠狠地吻上,两人顺势倒在了床上。

 

好一会儿,二宫才回过神,将相叶给推开。后者的脸上满是满足,嘴角还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相反,二宫此刻正喘着粗气,他想,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蠢爆了吧。注意到相叶作势想要再亲上来,二宫立即伸手死死地抵住。

 

"喂,先说明白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高一就回到这里了。本来想着要来看看小和你的,不过事情太多就给忘了。"

"也就是说你一开始就知道我是谁了?"

"是啊,我以为小和也知道我是谁了。"

"你不说谁知道啊,バカ。"

 

"还有,你说......喜欢我,是指?"

"就是字面意思啦。小和呢?"

"我......大概......"

 

话还没说完,自己就再次被吻上了。

 

真是拿这种バカ没有办法。

 

——————————————————————————————————————

 

自己究竟是何时喜欢上他的呢。二宫闭目遐想着。

 

或许是在他冲出来帮自己对付不良少年的时候?还是在那天告白的早晨?还是在两人初遇的下午?又好像都不是吧。他无法为这件事划一个明确的界限。但自己如冰的心,应该就是在那段时间里被悄然融化的吧。这之后,才能萌出好感,依赖.......

 

这么想就像那个バカ是太阳一样。

 

"小和,快起床了哟,今天不是说好要去动物园玩的吗?!"身旁的相叶催促道。

 

"明明今天就要去动物园昨晚还要干那种事。"二宫心里狠狠地吐槽了一句。

 

不过,算了吧,谁叫那是他呢。

 

二宫放弃了和自己的较劲。努力地睁了睁疲惫的双眼,去迎接那个近在咫尺的太阳。

 

-End-

 

Tan

 

2014.9.17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