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

山风蓝 V6橙 。成分大概是SK&山组&goken。帝都海淀区大学狗 不定期诈尸

【今鸣】Blast

tips:鸣子生日快乐^p^/双向暗恋/视角切换有

"喂!假正经!"鸣子像往常一般大声叫唤着,推开了部室的门。但里面并没有他熟悉的那个身影,那个身材高挑的,面如冰山的身影,只有被自己的大叫吓了一跳的小野田。目光一时没了落处,鸣子只能低下头,道:"小野田啊......假正经......那家伙去哪里了?""那那个,今泉同学今天没有来训练噢。"小野田忙不迭地答道,后来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补充了一句,"鸣子同学?出什么事了吗?""才没有!话说你啊赶快换好衣服啊!就算是平常的训练也不能松懈啊!"鸣子热情地上前勾住了小野田的肩膀,催促道。待小野田满面春光地推着自行车走出去以后,才咬牙切齿道:"假正经那个混蛋......"说着,一拳重重地锤上更衣柜的铁门。

——————————————————————————————

鸣子章吉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喜欢上今泉俊辅这样的人。


对方明明就只是个既傲慢,脾气又臭,心中只想着自行车的单线程笨蛋。每次看见自己必定没有什么好脸色,永远是一张如冰山一般锐利而倨傲的脸,随时都像是要将自己给戳伤。而且称呼大部分时间都是"喂"或者"红脑袋"。

只有在比赛到了关键的时刻才会喊出自己的姓。大声,充满着力量与信任。就像是一双强而有力的手,将鸣子推向更高的速度。鸣子觉得,自己可能就是因为这几声为数不多的呼唤,才失了心智一般地,喜欢上了那人。


察觉到这个事实的第一个晚上,鸣子失眠了——一闭上眼睛,假正经的身影就会在眼前浮现出来。身穿运动服骑车时弓起的脊背,汗流浃背时因喝水而鼓动的喉结,还有跟自己打架时那双细长的手......就像是记忆从内部爆炸开来,碎片带着极大的冲力四处纷飞,在漆黑的脑海中划出道道明痕。黑夜中,鸣子的心脏跳得极为迅速,就像是骑着车冲刺一般。他在床上滚来滚去,又将头深深地埋进了被子中,企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但还是以失败告终。"讨厌的假正经。"鸣子最后嘟哝了这么一句话,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


然而,正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令鸣子更加措手不及的事情第二天就闯入了他的生活。


还是一个普通的下午。放学后,大家按时到了部室换好衣服开始训练。鸣子特意避开了和今泉一起出发的时间,转而和小野田一起开始了练习。开始时两人的速度不太快,一来因为小野田不擅长平路,二来是鸣子心事重重,正用他并不发达的小脑筋思考着怎样才能将问题问得不着痕迹。


"呐,小野田。"在骑上山坡之前,鸣子终于发问道,"我问你,动画里面啊,如果主角有了喜欢的人,他会怎么做啊?"

"诶?!鸣子同学开始对恋爱漫画感兴趣了吗?!"在前面哼着歌爬坡的小野田惊讶地转过头来看着鸣子。鸣子顿时脸上一红,用一如既往的大嗓门回了句:"才不是!我只是问一下!"
小野田将信将疑地接受了对方的答案,思考了一番然后说道:"嘛,一般都是会打直球出击。不过一直偷偷地藏在心里不告诉对方的情况也是有的噢。"


第二种肯定不适合自己。鸣子迅速地做出了判断。难道就只能打直球了吗......想到这,鸣子的心又开始陷入了如昨晚一般的慌乱当中。"假正经那家伙......要是我跟他说了以后,估计会被他板着脸臭骂一顿吧。"


然而,还没等鸣子细想下去,他就感到整个人被抛了起来,然后向前冲去——由于转弯时没有小心,他的车撞上了内侧的围栏。车子在围栏外停了下来,而他则是飞到了周围的草丛中。不多时,身体就结结实实地撞在了地上。


浑身都着了火一般地疼痛着,他试着爬起来,但是手脚都像是被抽去了力气一般软。他第一个念头是"くそ",第二个念头便是"都是那个假正经害的。"就在他心中边想着把假正经挫骨扬灰,边等着小野田来将它扶起时,一辆自行车刹车的声音传入了耳中。接着便是某人疾走着穿过草丛的簌簌声响。他还未来得及睁开眼看清来人,上身就被扶了起来,"喂,红脑袋!"好了,这回不用睁眼都知道是谁了。鸣子心里想着。



鸣子不情愿地睁开了眼睛。首先刺入眼中的是金黄的夕阳,那些光线就像是化成了液体一般在流动着。视野的中间是那张在脑海中出现过无数次的脸——这次又有些不同,添了几分焦急。"喂,是在担心我吗?假正经。"鸣子的话中带着笑意。"哼,就知道你没事。"今泉闻言将鸣子轻轻一推,后者重新跌回了草丛中。"喂喂喂,你这么对待伤者怎么行啊!假正经!快把我扶起来!"鸣子也见好就收,今泉才又重新走了回来。


"先坐着,别动。"今泉说着,两只手在鸣子的身上摸索了起来。时不时揉揉,按按,检查着鸣子的伤势。全然没有平时打架时的狠劲,力度恰到好处。本就心中有鬼的鸣子,被这么摸了一遭,身体不自觉地更烫了几分。

"假正经......"
"嗯?"
"如果有人跟你告白了你会怎么样。"
"拒绝。"
"噢。"
"假正经。"
"你怎么就不能安静一点......"
"你靠得太近了!小野田!快过来把我扶起来!"





今泉俊辅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鸣子章吉这种笨蛋。


个子矮,声音大,一头红发更是看得扎眼。对于自己的称呼永远是"假正经",不分场合,一直都这么叫着。一开始自己还会发火,冲上去跟他掐上一架。但久了,便也习惯了。就像自己习惯了看见对方脸上似乎永远不会褪去的笑容,习惯了被那抹红点燃斗志,向着更高的巅峰冲去。


不知何时,自己的感情就已经超过了"队友"的那条线,呈指数爆炸式地向上窜着。


在他察觉到的那个晚上,他给自己定了睡前的三十分钟来思考这件事情。对于一个习惯了自制,习惯了制定战略的他来说,这不是什么难事。脑海中关于鸣子的记忆一帧帧地闪过。相比同龄人而言矮小的身躯,冲刺时绷紧的小腿,摘下头盔以后末梢缀着汗水的红发......到了该睡的时间,今泉的心情仍然无法平静。"总之先不要让那个笨蛋知道吧。"今泉最后这么想着,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


结果前几天,那个红发笨蛋竟然问了自己如果被告白会怎么样。当时的今泉心中一怔,脸上却依旧面不改色地将对方的问题揭了过去。其实那两个词还有后续——"因为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而且那个人就是你。"这话随着冲动到了嘴边,又被理智给生生地拉回了肚中。



那日之后过去几天,鸣子一直都不能骑车,只得戴着一个石膏愤愤地在部室旁边拔着草。尽管之前他一直跟金城嚷嚷说自己可以单手骑车,但被金城用一句"不好好养伤就别想去比赛"给消了气焰。虽说是拔草,他也来得特别敬业,每天准时到达。而且每天盯着今泉的眼神依旧充满着气焰,但也多了气焰之外的东西。


这一天,鸣子难得在练习之后还没走(受伤这段时间鸣子都需要家人来接送,因此每次等不到练习结束就要回家。),在部室当中酣甜地睡着,嘴巴大张,嘴角挂着一丝口水,背心的带子也已经滑倒了手臂上,露出大块大块的肩膀和锁骨。当今泉回过神来时,心脏已经不自觉地开始狂跳起来。他试着咽了一口口水,喉咙却变得愈发干燥。身体像是刚经历了一场爆炸的大地,到处都燃着熊熊的火焰。
经历过了一番强烈的思想斗争之后,今泉伸出了手。但鸣子就在这时适时地醒了,嘴里边嘟哝着:"假正经......怎么是你.......诶?!我到底睡了多久?!"今泉意识到显然是这个笨蛋不小心睡着了,错过了家里人来接的时间,顿时感到一阵头疼。"没办法,我送你回去吧"他思前想后,说道。然后在对方难以置信的眼神中,将淑女车推了出来,跨了上去。"喂,你到底想不想回家啊。"这么说着,鸣子才匆匆的跑了过来,跨上后座。


晚霞已尽,夜色尽染。漆黑的天幕中缀满了星子,那些在数万光年之外的星体用自己体内的爆炸,装点着这个星球。星空下,淑女车轻快地驶在小道上。然而车上的二人却全然没沉浸在静谧的氛围中——

"喂,假正经,骑慢一点!我可是伤者!"
"伤者就乖乖闭上嘴坐好。"
"哈哈哈,肯定没人能想到总北未来的王牌在这里骑着淑女车载人呢,哈哈哈"
"改天让大阪的飞速超人我也来载你一次,这样就扯平了。"
"别想。"
"假正经,你快抬头看,天上的星星好漂亮!"
"我正在骑车!"


今泉有时会想,跟鸣子保持目前这种打打闹闹的日子也挺好。每天都见得着,也过得乐呵。但事实证明,在遇到鸣子之后,各种各样的事情都在超出他的预期。


那是鸣子拆了石膏之后的事情。那天下午,今泉推开部室的门,就跟鸣子撞了个正着。他立即就发现了鸣子已经拆了石膏,重新活蹦乱跳了起来,在他面前叫嚣着:"假正经!今天又可以一决胜负了!"听着这话,今泉的心中莫名地就流过一股暖意。他抬起手,在那人的头上抓了一把,"既然恢复了就要加紧训练。"然后便径直走了进去。


那天练习结束了以后,小野田提议为了庆祝鸣子康复,大家一起骑车去某个温泉玩一天,住一个晚上再回来。今泉本不以为意,但在其他的8人都举手同意了之后。他也只能同意了。



其实,小野田的这个计划还是不错的。温泉确实是一个让人身心都倍感愉悦的地方。但是跟一群自行车笨蛋一起来就变得聒噪无比了。比如鸣子。当今泉还在收拾房间的时候,这个家伙就一把将自己房间的门推开,大叫着:"假正经!动作快点啊!"浴衣也穿的松松垮垮,将精瘦的身体露了个七七八八。今泉赤着脸将对方推了出去,然后靠着门吃吃地喘着气。


在泡温泉时,鸣子又和田所前辈吵嚷着要比赛,看谁在温泉里面泡得久。于是在众人都从温泉中爬出来之后,这两人还泡在温泉中较劲。余下的众人在房间中打了一会牌,再折回去看时,两个人都已经泡得几乎晕厥。除了今泉以外的所有人都去帮忙打捞田所前辈了,剩着一个红色的脑袋交给了今泉。今泉不费力地将鸣子从水中扯了出来。氤氲的热气间,今泉却将鸣子的身体看得无比清楚。而比这更令他无措的是,今泉想不出要用什么样的方式将对方带回去。思索了好久,他还是别别扭扭地将对方的头搁在自己肩上,双手环着对方精瘦的躯体往房间里走去。


月光从窗口透进了房间,像一匹银绸在地上铺开。窗外蛙声和鸣。此外,就是两个呼吸声。其中一个平稳而浅淡,似是睡着了。另一个急促而沉厚,就像砺爪磨牙地盯着猎物的野兽。两者就在平静的夜中微妙地共存着。


"假正经......"许久,鸣子迷迷糊糊地梦呓道。

"我......怎么会......喜欢上......你这种笨蛋。"


今泉至今仍记得那一刻,自己的心像是静止了一般。就像是盛大的爆炸前,将空气都凝滞的死寂。过了许久,他才慢慢地回过神来。心脏比刚才跳得愈发快了,简直像是要冲破胸腔一般。


他顺势就吻了上去。

品尝着对方嘴中甘甜的气息。

直到对方稍稍皱起了眉,今泉才直起了身子。看着身下的人再度恢复大大咧咧的睡颜。



————————————————————————————————————


从温泉之旅回来后,鸣子就觉得今泉一直在躲着自己。一开始是故意不和自己说话,再接着就是每次练习都将自己抛得远远的,到了今天,那个人干脆就没有来练习了。


"假正经一定是因为泡温泉的时候我看到了他的XX所以在生气。"思索良久的鸣子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来安慰自己。但是心中的怒气还是未消,他愤怒地将转数又提高了30,飞也似的冲了出去,边大叫着:"假正经这个混蛋!"


晚上回到家,迎接鸣子的是从天而降的彩带,以及父母的"生日快乐!"。身上挂满了彩带的鸣子这才想起,今天原来是自己的生日。越长大,他对于生日就记得越不清楚了。毕竟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担心,骑车,比赛......还有那个假正经。

"对了,章吉,这里有一份你的朋友送给你的礼物哟。"在吃完蛋糕准备上楼时,母亲在后面叫住了自己。他疑惑着从母亲手中接过那个盒子。盒子蛮大,外边用红色的纸包装得整整齐齐。"是哪个同学啊?!""就是那天送你回来的那个,叫......今泉是吧。"


回到房间,鸣子迫不及待地拆起了包装。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手有些抑止不住的颤抖。最后,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自行车的头盔。全新,颜色是耀眼的红。拿出来试着戴到头上,大小刚好。他这才想起自己似乎有在练习时抱怨过头盔太旧的事情。再往盒子里一看,还有一张四方的纸条。鸣子取出来一看,上面是假正经的字迹:"我都知道了。你的心意"

短短的几个字,像是一个小小的爆炸,触发了鸣子发热的头脑中爆炸似的遐想。他知道了?假正经知道了?他怎么知道的?我都没有告诉他!难道他讲的是其他的事情?!不不不......


他对我的感觉是什么样?


经历过一场盛大爆炸的脑海中,这个问题就像是一株残存的草一般留在了广漠的地上。


鸣子拿出了手机,打开了通讯录,对着那个号码盯了老半天,然后按下了通话键。


"喂。"
"假正经啊。"
"嗯。"
"你吃饭了没?"
"嗯。"
"好吃吗。"
"还行。"
"那你作业写完了没?"
"没。"
"明天借我抄一下。"
"嗯。你有什么事就快说。"
"你......"
"你......"
"我喜欢你。"
"......."
"真的.......吗?"
"都亲过了你觉得呢。"
"混蛋你什么时候干的!明天去学校叫你好看!拜拜!我挂了"
"等等。"
"还有什么事?!"
"生日快乐。"



——End


Tan

2014.8.28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