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

山风蓝 V6橙 。成分大概是SK&山组&goken。帝都海淀区大学狗 不定期诈尸

【山组】破壁人

Tips:画家智和记者伞/周六机场命题/依旧偏OS……/不是三体的同人哦…Orz



“闭上眼,凭你的听觉去感受,这里就会变得很不一样哦。”


这是两人初见时,大野智的话语。



樱井翔觉得,或许是自己报纸时一只手愤愤地揉捏烟头的小动作被那人发现了,那人才会这么说。樱井翔闻声抬起头时,映入眼中的是一抹明亮的蓝色。短袖,短裤,蓝色底的热带岛岛服。衣服下面露出精瘦的胳膊及小腿,泛着健康的小麦色。



那人说完话后,便自顾自地坐到了自己旁边,像是熟识多年一般。接着便将手中的半截面包伸到了樱井翔面前,“吃吗?很好吃的。”面包的香甜和大野智身上的香味混杂着,涌入了樱井翔的鼻腔,让他想起了曾见过的阳光下大片大片的麦田。好半天,他才恍然道:“不…不了,谢谢。”



“真是一个捉摸不透的人。”樱井翔想。



同他揉捏烟头的动作一样,看报也是他众多的习惯之一,就像是周身那股淡淡的烟草味一般深深地浸濡于每一个细胞中。他在升入高中时过了好久才交到第一个朋友。到后来两人出去吃饭时友人才抱怨道:“翔くん啊,就是第一眼看的时候感觉太难接近了。永远都那么认真的学习……”他当时只是无奈地笑了笑,边嚼着面边说:“没办法,习惯了。”




到了当上记者以后也是,第一次跟自己组队的人都会显得有些胆怯。除了谈些工作上的事宜,其他时间就都缄口不言。就像他和好友说的那句话一般:“习惯了。”




所以身旁这个人不经意间就成了那个撞开他周身壁垒的人,樱井翔甚至能想象出来那人在一片强光当中微笑地站立着,看着暗中的自己。




这让他措手不及。



他收起报纸,却发现那人正在玩弄着自己的手指。怔怔地出着神。



“在想什么?”樱井翔犹豫了一会儿后问。



“没什么。发呆就是发呆嘛。”说完,大野智脸上浮起一个轻松的微笑。仿若湖面晕开的一圈涟漪一般清澈自然。唇间露出的洁白的牙齿,不经意间撩拨着樱井翔的心弦。




樱井翔不自觉地就笑了出来。他第一次不是因公务,而是为了接近和沟通,向那人伸出了手,以至于都有些微微的颤抖:“我叫樱井翔。”



“大野智。”对方也很热情地把手凑了上来,紧紧地握了握。那是樱井翔过去二十多年中未曾感觉过的触感——柔软,但十分有力,就像要将掌间所有的罅隙都给填满一般。



“樱井さん是做什么的呢?”“记者。”“え?好厉害!站在摄影机前面说话这种事对于我来说很可怕啊。”话语中带着孩童般的俏皮,两颊不时鼓动着。



“没什么,习惯了。”当樱井翔察觉到自己的目光一直停在对方两颊上时,他认为自己变得不太正常。出于掩饰,他急忙转过了头,想结束谈话。所幸大野智之后也不说话,两人再度陷入到沉默当中。



几分钟后,樱井翔感到有东西抵着自己右臂。侧过头,只见那人正拿着一张纸,上面用铅笔画着些什么。他接过来一看,画面上一个人正拿着麦克风,跟自己有那么几分神似(但滑稽的成分居多),小人头顶的气泡框中写着:“大家好,我是记者樱井翔,现在为您报道…”




看到这,樱井翔放声笑了出来。他后来才意识到,这是自己第一次对刚认识的人如此肆意地笑着。他也清楚地记得那人脸上计谋得逞的笑意,及随后说出的话语。它们就像两棵顽强的绿株扎根到了记忆的土壤中。



“樱井さん笑起来很好看。”




“以后就习惯这么笑下去吧。”



当时他不着痕迹地一怔,视线从对方挑起的八字眉,滑落到勾起的唇角。喉中像是塞着热砂般滚烫。“你笑起来也很好看。”这是最先闪过他脑海的话语。但最终他还是将那句话咽了下去,代以一句:“谢谢。”




机场内的广播响了起来,通知某航班的乘客开始登机。大野智嘀咕着站起身,拖起了行李箱,“我要去登机了,再见了樱井さん。”然后淡淡地说道。



“再见。”樱井翔极费力地酝酿着话语,最后说出这两字时却无比的轻而易举。




他目送着对方的背影消失在济济人海中。心中余着一些不舍。他重重地靠回椅子上,闭上眼睛。嘈杂的交谈声、广播声都从耳边渐渐地消弭,只有那人的声音不断拍打着记忆的沙岸。




“闭上眼,凭你的听觉去感受,这里就会变得很不一样哦。”


繁忙的工作接踵而至。很快,那日的偶遇就被时间自动塞进了深处。能让樱井翔有所回忆的,仅仅是那幅涂鸦。他没想到,自己竟还能再次见到那人。



那日,当樱井翔风尘仆仆赶到机场,准备拿捏出一副无比严谨的模样进行采访时,那个坐在候机室中困倦得像是要睡着的身影便将他的准备统统都瓦解了。讶异、喜悦,交杂成一股不安与混乱。他佯装镇定地走到大野智旁边,后者像是也意识到了什么,极力想要睁开紧阖的眼皮:“抱歉啊,行程有点满只能让你们到这里……”话说到一半就止住了。随即,呆愣的脸上布满了笑容。



“樱井さん怎么是你?”



“临时代替别人而已,说是只要把录音带回去给他们就行了。” “不过话说回来,没想到你竟然是个画家。”樱井翔挑了挑眉,“而且笔名还叫金枪鱼……”



两人一同笑了出来。



“钓鱼很有趣的哦,下次一起去吧。”



“唔,你不介意就好。”话尾不自然地掩藏的慌张,淹没在窗外铺天盖地的雨声中。



从机场内看出去,天空如一匹柔滑的黑绒延展着,将地面裹了个紧,透不进一丝光线。灯火通明的机场仿若成了暴雨中的方舟。明亮。人们三两地依偎着,有种说不出的暖意。




正在翻采访稿的樱井翔感觉膝头一热,一沉——不知何时睡着的大野智从自己的肩上滑落到了膝上。双眼轻阖,嘴唇微张,身子像是婴儿一般蜷了起来,浑身散发着稚气。




“大野さん?”他轻轻唤了一声。对方只是稍稍皱了皱眉头,丝毫没有醒来的意思。




他从未有过这种经历。习惯使然。初中时的毕业旅行时,男生都三三两两地裹着一条被子入眠,说笑着。只有樱井翔一个人独自占着一张铺子入睡。并不是因为跟同学间的生分,仅仅只是不习惯跟别人紧靠着的感觉。



现在这些都被打破了。樱井翔觉得自己变得奇怪许多。



他的心中蓦地产生了一种庆幸的感觉,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只是觉得,此刻大野智能熟睡真是再好不过。他任由心中的冲动摆布着,用手抚上了那人的脸庞。指尖从对方的鼻翼,慢慢游走,当碰到那两瓣薄唇时,才像是如梦初醒一般地撤回了手。



大野智醒来时,外面的雨仍没停,航班一直延误。两人一同去机场的拉面店吃东西。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的樱井翔立即狼吞虎咽了起来。他稍稍地瞟了一眼大野智,后者只是抱臂坐在对面打量着自己。樱井翔做贼心虚,不敢再看下去,便一直拿碗遮住自己羞红的脸。到了采访时心中也满是慌乱。



“金枪鱼老师目前有喜欢的人吗?”采访大纲里,“fans提问”那一栏写着这么一句话。白纸黑字,刺得樱井翔头皮一阵麻。他生硬地问出了那个略带少女气息的问题,等待着对方的反应。



“有哦。”大野智低下头摸了摸鼻翼,双眼如水般柔情地注视着某个方向。“是一个很优秀的人。”



“这样啊。”



“那么继续下一个问题……”



樱井翔不着痕迹地停了一下,便又熟练地接了下去。没让自己的失望有机会显露。 采访完时,雨已经停了有好一阵。大野智搭乘的航班也将在不久之后起飞。两人互留了联系方式,向登机口走去。樱井翔看着那个猫着背的身影慢慢地走过玻璃门口,不经意间就叫了一句:“大野さん!”可待对方回过头时,他喉口却干涩得发不出一个音节。最后只是抬起手臂,用力地挥了挥。



他觉得自己是有什么要说的。



但还是看着那架飞疾速地飞上了白云间。

“翔くん变了挺多呢。”久未相见的高中的友人感叹道。 “有吗?”樱井翔笑了出来,挑了挑眉毛。 “有啊。就感觉……对了!比以前笑得更多了!”友人停了一会儿,用一种戏谑的眼神看着樱井翔,“对方是谁?一定是个美女吧。” 意会了对方意思的樱井翔笑着锤了一下对方的肩膀:“够了!你快去过安检吧。”说着推了对方一把。好友走了一段距离又死乞白赖地跑了回来,认真道:“如果确定了自己的心意就要牢牢抓住哦!” 当然又遭到樱井翔几打。之后,好友便头也不回地去安检了。



樱井翔又想起了友人刚才的话,顺带地想起了几日之前大野智的话。自己竟因一个在机场偶遇的人改变了。他只能略带讶异地接受了这个事实。但是彼此不可能再见了。樱井翔眼前浮现出了大野智远去的身影,就像是一滴水,归于承载70亿水滴的海洋,从此再不可寻。



他闭上了眼睛,深吸一口气。



“翔くん。”一个声音毫无防备地响起,纵是在熙熙攘攘的机场也听的无比真切。以至于让他有些无法相信。



他转过头,那个熟悉的身影就跃入了视野。皮肤更黑了一些,依旧身穿着热带岛的岛服,头上还加了一顶草帽,整个人看上去无比滑稽。但也是那么的可爱。



他想冲上去抱住他。



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个出乎自己意料的想法,之前从未有过,但现在自己的身体的每一处都在发疯般地想着对方身体的触感、温度、拥抱的力度,以及对方身上的香味。自己的理智正被疯狂地啃食着。



他,是自己的破壁人。



两人终是拥在了一起。在机场中的其他人看来,他们只是因为分别的不舍而正在拥抱,像其他无数的处在这个空间当中的其他人。而不知,他们所分享的,是重逢的喜悦。个子稍高的一方眼中溢满着泪水,稍矮的一方正微笑着用双臂环住对方。两人的嘴唇瓮动着,说着只有彼此才听得到的话。



————




“又碰到了呢。” “嗯,再好不过了。”



Tan 2014.8.23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