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

山风蓝 V6橙 。成分大概是SK&山组&goken。帝都海淀区大学狗 不定期诈尸

【山组】终わらない

Tips:小死神和人类伞哥/周六的帽子命题/偏OS……

 

“你这个蠢货!怎么又把东西弄丢在人界了?!下次再弄丢你就别回来了!”

“抱歉,抱歉,我马上去找回来。”这么说着,死神413号跳入了那团缭绕的云雾中。

 

不多时,他便降落在了人界的一条小街中。此刻已是人间的深夜,小巷中空无一人,两旁的屋中也无灯火,偶能听到几声狗吠,此外再无他声。死神413号不禁打了个寒噤。大约是刚当上死神时间还不长的原因,他只身处于黑暗中的时候总会这样——当然,这也让他受足了来自监死官的嘲笑和怒骂。

 

他开始细细回忆起白天执行任务时的情况:自己确实是经过了这条小街,到达了预定死者的家中,将他的灵魂带了回去。“肯定就在这附近”,确定了这一点之后,他开始了仔细的寻找。可世事偏不遂他愿,街道都走到尽头了还是没有发现自己的东西,还被出来觅食的野猫略带敌意地抓了一下手。就在他已经抱着被监死官骂得狗血淋头的觉悟,转过了街角时,一个卖关东煮的小摊如一撮希望之火一般跳入了他的视野。他顿时精神了起来,走上前想问问老板有没有看到自己的东西。

 

然而,当他刚掀开小摊的帘子时,他便意识到了自己没有开口的必要了。

 

——自己的帽子正安安稳稳地躺在木桌上。顺着帽子再往上看,是一个正在喝闷酒的男子。

 

男子丝毫没注意到413号的出现,仅仅是一次次地重复着倒酒、喝酒的动作,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消去心中无尽的愁绪。但落寞、伤感依旧源源不断地从他半阖的双眼中流露出来。413号认得这样的眼神,他曾在为数不多的几个预定死者眼中看到过——那是对于现实生活已几乎无所希冀的眼神,就像是一摊烈火燃烧后的灰烬。有时413号甚至觉得,他们就像是在凝视着死亡本身。

 

他小心翼翼地在旁边坐了下来,绞尽脑汁琢磨了一会,发话道:“那个,晚上好。我是死神No.413,这是我的名片。”说着,伸手进口袋中摸索着名片。但就像之前的数次一样,名片跟他玩起了捉迷藏。他只好低下头一个个口袋地找着。以至于他没看到身旁的男子已经转过头看着他,更没看到那人瞳眸深处死灰复燃的过程。当他抬起头时,对方的目光已如撩人的火焰,灼灼地盯着他。

 

尽管被盯得有些不舒服,他仍边递出名片边说道:“我是死神No.413,这是我的名片。”然而,手却被对方狠狠地抓住了。紧接着,自己就被那人抱了个满怀。413号发觉,那人的身体炽热而又颤抖,让他莫名地想起了人类的泪滴。

 

“さとし”良久后,那人呼唤道。声音因激动而带着些许的颤抖,却又无比深情。

 

413思索了一番,得出了一个结果——眼前这人是将自己与他的熟人弄混了。想通后,他便小心翼翼地跟那人说道:“抱歉啊,先生,你肯定是把我跟你的熟人弄混了。我不是さとし,我是死神No.413号。”语罢,他试着推了推眼前的人,但对方稳如磐石一般,不,是将他抱得更紧了。

 

无奈,413只能使出了自己惯用的伎俩——从那人的怀抱当中消失——然后静静地漂浮在半空中,看着那个惊慌的身影掀开小摊的帘子,再抬头看着自己。一会儿,对方点了点头,示意已经明白了他的身份。413这才从空中降落下来。

 

“一起进去喝一杯吧,さ……不,No.413先生。我请客。”那人的情绪似是平复了,声音也平静了许多。

 

应他的邀请,两人再次走回了关东煮小摊。那人倒了满满的一杯烧酒,推到413面前,413边想着今晚回去又要被监死官骂了一边将酒灌了下去,随之而来的辛辣感让久不喝酒的他皱紧了眉,等那阵劲过去了才又缓开,发出一声舒畅的气音。睁开眼,才发现对方正托着脸打量着自己,目光依旧如刚才一般灼烈。413思前想后,终于想出一个问题缓解这尴尬的气氛:“你的名字是?”

 

“跟那个人一模一样。”对方前言不搭后语地感叹了一句,嘴角勾起一抹温暖的笑,“我叫樱井翔。”

 

413为终于能和对方正常交流松了口气,“好的我了解了。那么樱井さん……”“叫我翔ちやん可以吗。”对方露出了一副恳切的神情,“就当是照顾一下我这个醉汉吧…….可以吗?”说这话时,樱井翔的眼中已经泛起了一层泪。413号见他这样,也不忍拒绝,便答应了下来,试着叫了一声,那人才安心地转回身去喝酒。

 

“抱歉啊,刚才一下子把你跟另一个人搞混了。”沉默良久,樱井翔才略带自嘲地说道。

 

“是那位さとしさん吗?”

 

“嗯,是的。你们两个......实在是……太像了。”

 

“这样啊……对了,一直忘了说了,我是来拿回我的帽子的。”说着,413指了指仍放在桌上的帽子。

 

“这个啊……是我在来喝酒的路上捡到的。它跟我那位朋友的帽子很像,看着他就不自觉地想起了许多事情…….”樱井翔说话时,一直端详着那顶黑色礼帽,但那深邃的眼神又让413觉得他是在凝视着一个暗不见底的,由时空交织而成的深渊。

 

“呐,死神先生,你应该不急着走吧。如果不急的话,可不可以听我讲个故事呢?”樱井翔以一副玩味的眼神看着413,右手微微地转着玻璃杯。

 

413心想反正被骂已经成了既定事实,不如就再晚一些回去吧,便答道:“你讲吧,我听着。”

 

樱井翔先是灌了几口烧酒,再沉默了一会儿,仿若将那段故事在五脏六腑都走过一遍了,才缓缓开口道:“那个家伙啊,名字叫大野智,当然这是我一开始对他的称呼,后来我都叫他さとし了。第一次见到那个人是去看舞台剧的时候。他在舞台上出场的那一刻,我就被他深深地吸引住了。那种…….极富张力的表演,情绪表达也很棒。当时我心里就想:‘这人真是个天才啊,要是能认识一下就好了。’结果啊,就在回家的路上碰见了。那是冬天的夜晚吧——我记得他就穿着风衣,戴着这样的一顶黑色的帽子,白亮的月光就落在他的脸上。当时我啊……很糗…….整个人愣在原地了。还是那人先看见了我,跟我打了个招呼。他当时很温柔地跟我说了一句:‘晚上好。’然后我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很激动地跟他说:‘今晚的舞台剧特别棒哦!’。死神先生你笑什么!虽然我事后也觉得这句话有点蠢,但是当时就这么说了。那人就轻轻地一笑,然后跟我说了谢谢——跟舞台上完全是判若两人的感觉。接着啊,他就这么走了上来,抬起手扫了扫我的头……嘛,因为我没带伞嘛,头上落了一点雪。当时的我就因为这件事整个人都飘忽了起来,回去了以后发现脑子里想的也都是那个人的事。”

 

“嗯,我知道的哦,我听我的监死官说过,这好像就是人类坠入爱河的前兆吧。”

 

“死神先生还真是什么都知道啊。不过那时候的我还没意识到这一点,甚至还认为睡一觉这种感觉就会消失。结果过了好几天自己还是想着那个人的事情。后来,几天过后,我就在咖啡厅又见到了他。我是去那里背新闻稿的。噢,忘了说了,我的工作是一名主播。当时坐了十几分钟,那个人就推开门走了进来,手上还拿着一份剧本之类的东西。我坐得离门口比较近,他一进来就看见我了。两个人都呆了几秒钟,然后都笑了起来。那人笑起来特别好看,甚至可以用可爱来形容吧。接着他就很自然地在我对面坐下来了。什么?你说这是对方有意的?嘛……也许吧……然后我跟他说起了我的工作,他就恍然大悟一般地说:‘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觉得你很眼熟,原来是在电视上啊。’接着又问了我一堆关于节目的问题。最后还交换了名字和邮件地址。结果你猜怎么样,死神先生,下个周我播完节目的时候就收到了他的mail,内容是:‘今天的樱井さん也很帅气哦。’”

 

“えええ,不错的展开嘛,接下来呢?是不是就该告白了?”

 

“算是吧。接下来两个人就经常在咖啡厅碰头。他有的时候是带着剧本来,有的时候又是带着本子和画笔过来画画。说起来,他的爱好有很多呢,演戏,画画,后来知道还会出去钓鱼。但是更让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啊,他的生活也就几乎是这些了呢,没有什么神秘感,是一个很率直的人。所以当初才会是他先告白的吧。你问地点啊……地点……是在从咖啡厅回家的路上,我们并肩行走着,突然他就抓住我的手说:‘翔ちやん,我喜欢你。’我呆了好久才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看着他的眼睛。当时的心情更多的是惊喜吧,还有安心,因为意识到了自己已经喜欢上他了。我就主动地握上了他的另一只手,什么都没有说,但他就像是明白了我的心意一般笑了起来。”樱井翔说到这便停了下来,脸上浮起一个同这明黄灯光一般温暖的微笑,随即又开始灌起酒来。许久都不说话。

 

“え?怎么......不讲了?”一直在一旁喝着酒的413号已经有了些醉意,说起话来也有些磕巴。

“没什么,不想讲了而已。”樱井翔平静地答道。413号以为是自己喝醉的原因,他感觉面前的人像是又恢复了那种死寂的气场中。

 

“老板,再拿几瓶酒出来。”

 

“先生,你已经喝得很多了……而且您这都是第五天来我们这里了…….每天晚上都喝这么多,身体吃不消啊......”

 

“没事的……”樱井翔的声音愈发低沉起来,“说不定死了更好呢,这样子就可以……”

 

樱井翔话中的那个“死”字便生生地钻进了413号的耳中,出于职业精神,他的酒一下子醒了大半,“さく……翔ちやん,不可以随便就死的哦。这样子我们死神会很困扰的,这样子灵魂数就不对了。而且,那位さとしさん肯定也不希望你这样吧。”

 

“事到如今,谁知道呢。”樱井翔轻声感慨着,垂下了头。恍惚间,413仿佛看到那个人在流泪。樱井翔没有呜咽,就像是体中的气力都被耗尽了一般。唯有泪水啪嗒啪嗒地砸在桌上的声音,混着锅中关东煮的咕嘟声,在这寂静的黑夜被无尽地放大。

 

“呐,死神先生。你觉得死意味着结束吗?”许久,樱井翔缓缓问道,脸上挂着两条清晰的泪痕。还未等对方发话,他便兀自答道:“我认为是这样的……就像是一扇门被关起来了一样吧。明明自己还在光明的世界里待着,对方却已经在门那边的黑暗当中了。然后就再也不能相见,不能拥抱,很残酷呢。”语毕,樱井翔看向了413,一脸的木然。

 

听到这,413已经大概猜出那人不想透露的部分是什么了。这个猜测同樱井翔之前讲的故事串成了一条长链,在他的脑海中愈发清晰了起来,就像是海浪一次次冲刷浅滩后终于露出一角的贝壳。尽管还不完全,但是心中想要让眼前的人脱离绝望的冲动愈发的强烈起来。413说道:“在我们看来不是的。人的灵魂在送到天界去了之后,会择机重新选择肉体来到人世,这就是你们人类所谓的‘转世’”

 

“えええ……”

 

“怎么说呢,以前我接过一位老爷爷,他跟我说死就跟日落相差无几,他不害怕日落,因为他知道太阳还会升起。”

 

樱井翔沉默不语。过了一会儿,他利索地借了帐,走出了小摊。当413走出来时,他正在抬头仰望着广袤而深邃的天空。忽然,他将信将疑地开口道:“此刻,他的灵魂是在天界吗?”

 

“应该是的,说不定此刻,他也跟你仰望着同样的夜空呢。

 

“死神先生,我可以跟你拥抱一下吗?”樱井翔转过了头,一副恳切的表情看着413。413怔了一会儿,竟也鬼使神差地答应了他。

 

于是对方慢慢地走上前,轻轻地搂住了他。413感觉又有一阵熟悉感侵袭了上来。对方的体温,气味,力度,一切都像是提早就镶嵌在了自己的记忆中一般。自己的双手更是不自觉地就环上了那人的背。

 

“死神先生,如果你你能找到他的灵魂的话,帮我跟他说一声,我很想他。”樱井翔伏在413的耳边,像是呢喃一般地道。

 

“嗯,我一定会的。”

 

说完,两人便松开了对方。413从对方手中接过自己的帽子,对上了那人似水般柔情的双眼,点了点头,便转身,向天界飞去。

 

几个月后

 

樱井翔播完节目后,小跑着出了电视台,跑向地铁站。由于没带伞,纷纷扬扬的雪花肆意地落在他的头上。他内心叫苦不迭,想着回去要好好地洗个澡。晚班的地铁人很少,稀稀落落的路人交织出一种无名的安静,让他在地铁上不知不觉就打起了瞌睡。直到到站了才慌忙地起来,睡意未褪地走出了地铁站,走向熟悉的家的方向。

 

在快要走到家时,他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伫立在满天的银白中。那人戴着黑色的礼帽,穿着黑色的风衣,仅仅是简单的着装就让以前的记忆以狂风呼啸之势席卷而来。他以为是自己还没睡醒,便低下头揉了揉眼睛,一边自嘲着。当他再度睁眼时,那人已经朝着这边走了过来,一张熟悉的脸庞显得分外清晰。

 

樱井翔认为自己肯定是在梦游。

 

对方没有如他料想一般靠上来,而是停在了一个礼节性的距离,而后柔声道:“晚上好。”樱井翔便也慌慌张张地回了一句:“晚上好。”说完后想了想,加了一句:“你……住在这附近?”那人淡淡地一笑,“对,最近刚搬过来的。想着来认识一下邻居就过来了。”

 

那人又像是注意到了什么,直直地盯着樱井翔的头。随后抬起手,扫了扫上面凌乱的雪花,动作轻柔,樱井翔觉得自己甚至能描摹出那穿过自己发梢的手指的形状。鬼使神差地,他急切地握住了对方的另一只垂在身侧的手,感受着对方手掌的温度,以及自己内心如海潮般奔涌的冲动。

 

他对上了那人惊讶的目光,静静地等待着他的举动。视野中,对方的脸上浮起一个温暖的微笑,而后将头顶的手放了下来,探上前,握住了樱井翔的另一只手,像是某个心照不宣的暗号。

 

白雪静静地飘着。

 

两个月前

 

“死神413号,你确定要辞去死神的职位,进入凡人间的轮回吗?”

“是的,主任。”

“真是个蠢货呢,明明只要好好当死神就可以免去那些凡世间的痛苦……”

“监死官,不用说了。那么,413号,你跟我来。”

 

413号静静地跟着主任穿过一条条昏黑而阴森的长廊。他开始追忆自己到底是在何时就做出了要归于轮回的决定,是在调查到了自己的前世的时候吗?是在从同僚那里听说了死神也可以归于轮回的时候吗?好像都不是的。自己,大概是在那个初秋的夜晚,在碰到那个人的时候,在听到那声“我很想他”的时候,在他跟自己索求一个拥抱的时候就决定了吧。

 

主任在一扇门之前停住了脚步,转过身对他说:“通过这扇门你就可以成为一个普通的魂魄,也有机会重新变为凡人了。现在再问你一次,你确定要越过这扇门吗?

 

“确定。”413的语气无比的笃定。

面前的门缓缓地打开,强烈的白光从门缝中满溢出来。413笑着闭上了双眼,一步步地向门的另一边走去。

 

    该是日出的时候了。

 

-End-

 

Tan

 

2014.8.16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