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

山风蓝 V6橙 。成分大概是SK&山组&goken。帝都海淀区大学狗 不定期诈尸

【大宫SK】最近的二ノさん

Tips:久违地来一篇大宫XD/轻松无虐小甜文/高中生设定/梗是围脖上看的, Oちゃん说自己真心喜欢一个人的话就会一直说好き/斯托卡出没

            

二宫和也最近十分困扰。

之前的几天,当放学后自己独自一人往家里走时,总是感到有人尾随着他,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简直像是要把自己衣服扒了一般。这种感觉让他十分难受,以至几次都无法专注于手头打得正在兴头上的游戏。他也几次三番地回头去寻找那个盯着自己的人,但是却没有丝毫的发现。最后他只能郁闷地走回了家。

但是这一天,他终于发现了那个人。

发现这个斯托卡的方法,是他研究了大半夜的《年轻女性如何摆脱斯托卡》这本书之后总结出来的。话且说回来,这一天下午,二宫和也像往常一样走在放学的路上,打着游戏。就在过了一个路口有一些距离时,他停了下来,从包中掏出了手机,打开了前置摄像头,做出一副自拍的样子。当然,这让他很顺利地发现了那个藏在转角处只露出了一个头的斯托卡。

二宫和也当即收起手机朝那个斯托卡飞奔过去。他凭着平时打棒球积存下的体力迅速地逼近了那个斯托卡,并最终扯住了他。还没待自己把气喘匀,他就像是动画中的中二主角一般厉声质问道:“你到底是谁?!“

斯托卡默不作声,缓缓地转过了身。二宫和也惊讶地发现这人并不像他想象中那般长的穷凶恶极或是满脸横肉。相反,这人长得意外的精致。头顶的黑发高高地向后拢着,露出两撇细眉,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就像自己之前无数个傍晚感受到的那般。二宫和也不免感到有些心慌,便又重复了一遍那个问题。

对方像也厌烦了这漫长的沉默一般,简洁地答道:“大野智。“
    ”好的,那么这位大野さん,你到底……“”我喜欢你。“

对方出口的寥寥几语便将二宫和也苦思冥想的一连串的质问和威胁统统硬生生地塞了回去,让他吃了个瘪。一时间,他愣在了原地,忘了自己“担惊受怕的被害人“的身份,仔细地打量着大野智,想从后者的表情中琢磨出这句话的真伪,好再做出接下来的判断。

但对方没有给他太多的时间。数秒后,大野智开口道:“今天就先这样,我要回去了。不过我很高兴你追了上来。明天我还会再来的。记住,我喜欢你。”语气平静而缓和。说罢嘴角还勾起了一个微笑,不知是嘲讽或是其他,但让人实在无法相信这样的人是个斯托卡。

二宫和也看着那个远去的背影,在似血的夕阳中陷入了深深的困扰中。

 

二宫和也最近十分生气。

隔天下午,二宫和也以“妈妈煮了很好吃的菜请你来吃饭”为理由,成功地让竹马相叶雅纪跟着自己一起回家了。经历了昨天那赤裸裸的告白之后,他感觉自己现在已经完全不想,也无法再面对大野智,怕对方再做出什么更甚的举动。但其实最主要的还是,二宫自己也是个追求简单的人,想将这事简单地用身边这位高大的天然竹马给揭过去。

今天的大野智却出乎他的意料,不躲不藏,就站在街角,独自发着呆。但当自己走近到还有数十米时,便像是被开启了某个开关一般兴奋了起来,看着自己。或许是夕阳的迷惑所致,他甚至感觉这目光中多了几分温情。

但是作为自己人生这场游戏的玩家,他绝不允许自己被这种莫名其妙的NPC给扰乱了轨迹。于是他发动了手上持有的高级道具——相叶雅纪。他侧过头对着竹马说:“看,最近就是那个人一直在跟踪我,昨天我狠狠地教训过他了他也不走。今天你去把他解决掉!“

相叶听到解决这个词着实吓了一跳,以他那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脑回路猜测道:“解决?!难道是要把他‘这样’掉吗?“说着在脖子上划了一下。二宫和也像是早就知道会有这种答复一般地迅速吐槽道:“才不是!就是让你告诉他以后不要再跟着了,否则就报警啊,或者叫棒球部的人来打他啊之类的……”他倒豆子一般迅速地给相叶传达了“指示”,而后拍了一下对方的肩膀郑重道:“去吧。”相叶便也很配合地摆出一副赴死般大义凛然的表情点了点头,走上前去。二宫见两人开始说起话,便撒腿自己先跑回了家。

当天晚上相叶没有来二宫家跟他会合,发短信确认相叶没事之后,二宫心里估摸着可能是相叶解决得太久然后忘了来自己家的事就直接跑回家了,便也安心了下来。

第二天早上到学校,二宫迫不及待地去到相叶的教室询问昨晚的事。结果相叶蹦出了一句:“大野くん是个好人,你要好好珍惜啊。”还没待二宫发火,相叶便兴奋地叙述起了昨天他和大野是如何聊了起来,如何发现彼此性格很合得来,如何一起吃饭……说话时脸上带着满面的笑容。在二宫看来,那就是相叶身体里无数个细胞一起散发出了天然的气息。他感到有些头疼——自己自满的秘密武器竟然也就这么地被攻陷了,但一时也想不出其他办法。于是便揉着太阳穴走出了相叶的教室。

 

二宫和也最近十分烦躁。

自从相叶计划失败了之后,他便只能默许了大野智的存在。对方像是也领受了他的好意一般,每天就只是默默地在路口等着他,当二宫和也看过去时还会报以一笑,接着便是默默地跟在二宫的后面,目送着他走近家门。

可是这一天不同。

下午,当二宫和也走到路口时,却没看到那个熟悉的但是却不想看到的身影。他心里先是松了口气,随后又莫名地有些失落。当他意识到这份感觉时,心里有些惊讶,也有些愠意。自己难道已经期待着看到那个身影了吗?这个问题一路困扰着他。

然而就在离家不远的地方,那个身影突然又出现了。手里提着一个蓝色的箱子。似是箱子有些重,大野智有些呲牙咧嘴。那表情惹得二宫一下子笑了出来。大野智走近后,却出乎他意料地将那个箱子移交到了自己手中。他顿时感觉肩膀一沉,整个人险些要坐到地上去。“这是什么啊!“二宫不由得抱怨道,心里一面诅咒着眼前的人。但是对方丝毫没有感受到他的怨气,反而以十分爽朗的声音道:“这里面,是我刚钓上来的鱼哦。赶紧拿回去吃吧。”

闻言,二宫疑惑地抬起了头,打量着眼前的人,难以相信这个高中生模样的人会像老头子一般去钓鱼。他问了对方一句:“这真的是你钓的?”对方立即摆出一副认真模样看着他,说道:“真的!敢从海里钓上来的!”说到这停了一下,似是害羞地低下了头,摸着鼻子道:“因为想着让二ノ最先品尝到这份鲜美,所以就过来了。”越说道后面声音越小,像极了跟大人认错的小孩子。二宫见他这样顿时也哭笑不得,心中的幽怨也消了大半,又问了一句:“为什么要这么做?”对方毫不犹豫地就回答道:“因为喜欢你。”

听到那几个词,二宫和也又是一阵头皮发麻。他本想着实在摆脱不了大野智,当个普通的朋友也是可以的。但没想到对方如此地目标明确坚定不移瞄准了“恋人”这个身份一路狂奔。二宫本着“惹不起我还躲得起”的精神,提起了那个箱子,慢慢地向家中走去,还不忘跟大野智大喊一句:“下一次不用这样啦!”

当晚二宫家就吃了一顿美味的鱼。但是二宫和也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他在晚上打游戏时无奈地发现,自己的双手由于抓着箱子的把手,都沾满了鱼腥味。他走进卫生间,用洗手液洗了洗,发现还是有些味道。想了想,还是擦干了手走回了房间,用带着淡淡鱼腥味的手打起了游戏。

 

二宫和也最近有些恍惚。

久违的暑假终于到来了。二宫和也在内心欢庆有更多的时间可以打游戏的同时,也小小地因可以摆脱大野智而高兴了一会儿。自此,他便成了一个每夜与怪兽鏖战到天亮的小斗士。

然而即使是小斗士也是会感觉到饿的。平时或许还可以靠着母亲早上做好留下的饭菜度日,但在父母去外地长时间出差之后,他便陷入了深深的食物危机当中。本来想着要去相叶家避避难,顺便还能吃相叶的爸爸做的好菜,结果被告知相叶一家都要出去旅行。放下电话的他随即做出了一个对于他来说艰难万分的决定——每天顶着夏日的酷暑步行去便利店买便当吃。

就在他第一次进行这伟大行动时,就不巧地和那个NPC——大野智相遇了。当时二宫买了了便当正在结账,背后就被人拍了一下,耳边传来一句清爽的“二ノ,好久不见啊。“光是听声音他便知道了是谁,想撒腿就跑。奈何收银机出了故障,值班的店员一边跟二ノ致歉一边修理着机器。于是他也就只能侧过头淡淡地说:”哦,是你啊。“

“二ノ是一个人在家吗?“大野智指了指收银台上的便当问道。

“嗯。是啊。“这话一出口二宫就后悔了,生怕给了对方什么可乘之机。

“唔……这样啊,那要不要跟我一起出海钓鱼?“大野智并没有像他想的那样听到自己一个人在家便两眼放光心怀鬼胎,而是做出了这个有些莫名的邀请。

“才不去呢……又晒又闷的这天气。“

“海上的风很凉爽的,很适合避暑哟。“

二宫见自己拗不过他,便转而问道:“钓鱼是你的兴趣吗?看你这么执着“

闻言,那人脸上泛起了一个满足的笑容,就像是得了糖果的小孩一般,双眸中闪着不同寻常的光:“嘛……算是吧。‘就算老到不能动了也要去钓鱼‘有这么一种想法呢。“说着,轻笑了几声,最后眼睛定格在了二宫身上。

二宫觉得此刻对方的眼睛中就像藏着一片海洋,而自己落入了那片蔚蓝与广袤,但是却没有挣扎,反倒是舒畅地游弋在其中。他感觉自己像是醉了,直到一旁的店员让自己付款了才回过神智。

“总之钓鱼很有趣的。如果你想去的话,随时可以打这个电话。”对方脸上不知为何露出了一副满足的笑容。在二宫和也还在琢磨的空档,大野智就将一张纸条塞进了自己的手中,而后便走出了便利店,消失在了夏日的骄阳中。

回家后,他反复地看了那纸条几遍,便将它丢到了角落,开始打起了游戏。

几天以后,他拨通了那个号码,犹犹豫豫,磕磕绊绊地说道:“那个……我是二宫……就是……那个……我……还是…….和你去……钓鱼吧。”

 

二宫和也最近有些不知所措。

在他给大野智打出电话的第二天早晨,大野智就敲响了他的门,将他从死宅的世界中拉了出来,带上了自己父亲朋友的车,来到了海边,上了小艇。直到上了小艇,二宫才从昨天的游戏中缓过神来,想着接下来的时间该如何打发过去。

渔船开了有一会儿了,大野智走进舱内唤二宫和也出去。二宫和也老大不情愿地揣了一顶草帽就跟了出来,听着大野智兴奋地跟他讲解如何插鱼饵,如何甩杆,如何感觉鱼的上钩与否。他发现,这竟是自己第一次心平气和地听着对方讲话,就像是两个普通的友人一般,自己心中原本竖立的防线已经不知消逝至何处。想到这,他不禁轻轻地为自己的变化勾了勾嘴角,用手捂了捂嘴——这只是他笑时习惯做的一个动作。但是站在对面的大野智却会错了意,嗔笑道:“二ノ要认真听哦,摆出一副害羞的表情鱼也不会上钩的。”

二宫和也听了这话顿时又乐又气:“才不是害羞呢,你这个只会钓鱼的臭大叔。”

“才不是大叔!“对方面带笑意地否决道,而后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棕褐色的小东西,递给二宫和也,道:”看吧,这是我做给二ノ的。除了钓鱼我还会做别的。“神情像极了一个一心一意想要证明自己的小孩。

二宫盯着对方细长的手指所持的东西,好半天才辨认出是一个粘土做的人。他从对方手中接了过来,将泥人转到正面,发现这泥人竟跟自己的模样相差无几,顿时心中五味杂陈——本以为对方只是个满口说着“好き“的随意的家伙,没想到对方竟为了自己做出了这轻巧的小玩意。他虽对粘土不甚了解,但是细细抚摸着那上面的纹路,心中不由自主地生出了那么几番暖意。刚想同对方道个谢,一抬头,却见那人已经猫着背坐在小凳上等起了鱼。

他自然对钓鱼是不太感兴趣,但是凭着刚才大野智传授的些许技巧,一天下来也收获了一条。傍晚,在两人帮着大人们将最后一条大鱼也处理好之后,二宫和也独自站在船舷边上吹着风。不多时,便有另一个人从身后走了上来。他不知从何来的直觉判断那是大野智,而后者的脸也如期地出现在身旁。两人就在腥凉的海风中默默伫立着。

许久,大野智开口问道:“二ノ今天为什么会来呢。“

二宫以为对方又以那副灼人的目光看着自己,然而这回他错了,对方正出神地注视着那些被船身激起的细小的白沫。刚才的提问也像是自言自语一般了。

“没什么,就是买了几个新游戏把父母留下来的生活费用得差不多了,为了省些饭钱才来的。”二宫边答着,边学着大野智的样子盯着那些泡沫。

“蹩脚的理由。”对方出乎他意料地笑了出来。二宫和也看了过去,发现对方又露出了那副玩味的笑容。他顿时便感觉到他像是已经被那个家伙吃透了一般,而自己对那家伙的事却都还是一知半解。并且,他一时像个未成熟的孩童,一时又透露出超乎自己年龄的成熟的这一点也令他捉摸不透。

对方没有在意他脸上摆出的一副困惑表情,接着道:“不过理由怎么样都不重要了。现在我关心的是,二ノ,你喜欢我吗?“

短短的问句,却像是神祗的一道咒语,在二宫的心中掀起了巨大的波澜,他的思维便成了这骇浪之中的小小的船只,只能任由波浪将自己推来送去。他只能局促地将目光投向远方的海面,看着那在夕阳之下前赴后继地涌动着的波浪。而那阵阵的波浪声,似也变成了大野智的那句“喜欢我吗?”

接下来,自己的脸就被一股力量扯了过去,他的眼角瞥见了身边人的那细长的手指。然而还未待他做出任何的反应,对方的唇便覆了上来。

他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用着其他的感官极力地去感知那个吻。 

有些痒,但是也挺舒服。

鼻翼间似乎闻到了对方身上的香甜。

温暖的感觉让自己惊慌失措的心智平复了下来。

睁眼时,二宫和也首先注意到的便是对方那双平静而深邃,似是藏着一个无尽的海洋般的眸子。

而那里面映着自己的身影。

此刻的他,已经将那本《年轻女性如何摆脱斯托卡》的指导忘得一干二净,什么被对方强吻了之后应作出的反应之类的东西已经被抛到了九霄云外。现在站在他面前的,不是一个斯托卡,而是一个名叫大野智,喜欢钓鱼和做手工的,跟自己一样的高中生。

二宫和也愣了半天,才前言不搭后语地回了一句:“我相信你。”

 

二宫和也最近有些落寞。

夜晚,夜幕静静地包裹着城市,万家灯火通明,街上车水马龙——一个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夜。放学后的二宫和也将家中的灯都关上,独自一人窝在床上静静地打着游戏。但即使手中的人物冲破了一个又一个的关卡,他的心中依旧没有被兴奋所充盈,整个人像是只是习惯性地,不凭着思考打着游戏一般。

他终是将游戏机往旁边一甩,走下楼去找些东西喝。途中他打开手机,翻了翻收件箱,自己的那条“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吧。”依旧没有得到回复。顿时,口中的饮料也变得索然无味。

他坐在沙发上,斤斤计较地想起了去年自己是如何帮那个人过生日的事情。自己在得知了那人的生日后,便每日愈发地精打细算地存着钱,好几次路过游戏店的窗口,一面对着新出的游戏心疼一面疾步跑走。最后用那些钱给大野智买了套画具。

虽然自己的方式不如大野智那种做些精致的小东西的方式来的有新意,但是在他自己看来,这便是倾尽自己心意的方式了。否则难不成自己还要带着那个在手柄面前笨手笨脚的人熬夜打通一个新的游戏吗?不可能。

自己擅长的事情不太多,但是都将那少数的几件事用在了大野智身上。

对方平时对待自己也是如此,但却唯独忘了今天。

到了晚上连一封邮件都没有。

二宫和也无奈地发现,自己犯起了一种小女生脾气。

为了从脑中驱走这种想法,他决定上楼再战几百关。

倏忽,寂静的房间内响起了敲门声。

父母都已经去出差了,所以不可能是他们。

相叶也不会挑这个点过来。

……

层层地筛选过后,剩下的只有一个可能。

二宫愣了愣。听外面的敲门声又响了一次,还传来了一声“二ノ”的呼唤。

他上前开了门,便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那人一手中的保温盒中躺着数块汉堡肉,从那焦嫩不均的程度来看便知道是初学者所做。

另一手中拿着一张巨大的白纸,从夜风卷起的那个角来看,画的是二宫自己。

而那人的脸上摆着一副“期待了我很久吧”的表情,让二宫有种想亲上去的冲动。

“二ノ,生日快乐。”

 

最近的二宫和也还是蛮幸福的。

 

-End-

 

Tan

2014.8.13

 

 

评论(3)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