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

山风蓝 V6橙 。成分大概是SK&山组&goken。帝都海淀区大学狗 不定期诈尸

【山组】相向而行

Tips:企划本周的创可贴命题/高中生设定/由衷地感叹一句我是这个命题的异端

 

 

 

会えなくても 记忆をたどって 同じ幸せを见たいんだ
あの香りとともに 花火がぱっと开く

【即使无法相会,还是可以循着记忆,看见同样的幸福。

连同那股香味,以及绚烂绽放的眼花。】

 

                                                            ——《星象仪》大冢爱

 

Chapter1

“翔くん,球往你那边飞过去了哦!”

右外野的一个身影闻声随着飞进的球跑了起来。眼中,那个白色的点逐渐变大,他伸出手准备将其接住。不料脚下一个趔趄,整个身子摔在了地上,激起一片尘土。

“翔くん大丈夫?”一群人围了上来。

“大丈夫,大丈夫。”樱井翔逐渐回过神,从地上爬了起来,对周围的人笑了笑。

“え!翔くん,你脸上擦破了哟。”其中一人指了指他的脸。“就是颧骨下面一点。“”还是赶快去处理一下吧。“大家一个接着一个地提议着。

“OK,那我先走了,你们继续训练吧。“说完,便只身离开了运动场。

 

樱井翔抬起了头,注视着天边仍未散尽的晚霞,看着它们在夕阳随意的涂抹中显着或黄或红的颜色。迎面吹来的风让脸上的伤口有些刺刺的疼。此时校园内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一些还在进行着社团活动。他突然想到,这么一来医务室也应该关门了,于是就决定用清水草草对付两下。

他走出了教学楼,沿着墙慢步着,不时透过窗子往教室里面看上几眼。突然,在离他还有几扇窗户距离的前方,他看见了一个在窗边站立的人影。那人正全神贯注地凝视着天空,手中还握着一根蘸着颜料的画笔。不多时,那人便又坐下,开始在画板上涂抹了起来。待樱井翔走近了,才发现画上画的正是头顶这片缀满晚霞的天空。

“すげいい!”樱井翔的感叹脱口而出,空荡而安静的校园衬得这一声感叹由为明显。樱井翔心里暗道不妙,可屋内的人已经侧过了头,表情中带着一丝惊讶,眼睛一动不动地注视着樱井翔。

樱井翔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只好硬着头皮补充道:“那幅画画得很好。”几秒钟后,那人才反应过来,脸上绽出一个笑容,道:“谢谢。”说完,像是不好意思似的低下头摸了摸鼻子。

 “刚才听到那一声すげいい的时候,我还在想:え?!是不是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发生了。”一阵沉默后,那人突然发话道,语气十分地俏皮。说完两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气氛缓和了许多。

“呐,都这么晚了你还在这里画画?“樱井翔问道。“美术部的?”

“唔。想着无论如何今天都要将这幅画画完,就留下来了。”说着,那人抬起了手放在画板的顶端,轻轻摩挲着,像是抚摸一个孩童的头上一般。樱井翔注意到对方骨节分明的手,在夕阳的映衬下透露着说不出的美感。

“え?那你呢?野球部的练习?”那人又问道。

“啊,是的。”樱井翔这才想起自己本要做的事,“不过刚才把脸擦破了,想去拿清水冲一下就好了。“

“え?!用清水冲是不行的哟。要好好地消毒,贴创可贴。“还没待樱井翔开口婉拒,那人便又接到:”我这里正好有,我来帮你吧。“说完,径直走到了旁边,从书包中翻出一小瓶酒精、棉签和创可贴。

“直接贴创可贴就行了吧。”见对方拿着酒精和棉签,樱井翔说道。

“不行哟,要先消毒才行。”那人边低头拧开酒精的瓶盖边说着,嘴微微地嘟着。“呐,走过来一点。”温柔的语气和声音让樱井翔不由得想到了棉花糖。樱井翔走到了窗边,抬起了头。对方拿着棉签走了过来,两人正好脸对脸站着。樱井翔尴尬地咽了咽口水,可发现对方白净的脸庞越靠越近,最终在一个微妙的距离停了下来,开始用棉签涂拭起伤口,任凭樱井翔的心脏疾速跳动着。

 在这个距离,对方的脸庞尽收自己眼底。两撇细长的八字眉,细密的睫毛,精致的鼻子,以及微微嘟起的嘴部。这一切都在夕阳的笼罩下添了几分的柔和与美好。

“你的名字是?”樱井翔问。

“大野智。”对方答道。说话时的热气拍打在樱井翔的脸上,让他更加地心慌意乱起来,自我介绍也说得潦潦草草:“我…….我是2年A……A班的樱井翔。”

“这样啊,我是C班的呢。”那人一边转身去拿创可贴一边道。过了一会他拿着创可贴走了回来,小心地撕开,贴在了樱井翔的脸上。在贴到边缘的时候,樱井翔感到对方的食指摩挲着自己脸的触感,很柔滑。鼻子还能闻到由那双手散出的对方身上香甜的味道,有如新鲜的面包一般。

“OK!”大野智兴奋道。

“谢谢。”樱井翔回道。他看着对方收好了东西,重新坐在了画板前,准备开始作画。他觉得自己此时应该离开,但又觉得缺了点什么。思索一番后,他对大野智说道:“あの,要是以后有事的话……可以去A班找我。以后就是朋友了嘛。”大野智微微一笑答道:“好的。”

“せれじや。”说完,樱井翔便离开了那里。傍晚的风再次吹拂了起来,裹挟着些许凉意。他摸了摸脸上的创可贴,感觉似乎还残存着刚才的温度。

 

Chapter2

周五的下午,樱井翔像往常一样走进了学校的图书室。每个星期五下午野球部都不练习,多数的部员都会选择成群结伴地去游戏厅或是卡拉OK,但是他会趁着这段时间来图书室,翻几本书或是做未完成的作业。

图书馆的窗半开着,窗外的风涌了进来,伴着窗外满树花朵的香气。洁白的窗帘也在这风中慵懒地飘动着。阳光经窗框的裁剪后,铺撒在靠窗的桌上。室内有正奋笔疾书的学生,但更多的是窃窃私语,相视而笑的情侣。那些低声细语在风的酝酿中制造出了一种暧昧的氛围——就像春天这个季节一般,挠得人心里痒痒的。

樱井翔找了个地方放下了书包,随即走到书架间开始寻找要用到的书。

“那个, 可不可以帮我个忙?”身后有人低声道。樱井翔觉得像是对自己的请求,便边转身边回道:“当然可以,你是要……”当他转过身去时,本到了口边的话语却哽住了。他仔细地打量了那个正忙于对付怀中一大摞书的身影一会儿,才再度开口道:“哦呀,这不是大野くん吗!“

大野智怕是刚才也没认出樱井翔,此刻也欣喜地道:“樱井さん!”眼睛中放出了如孩童般纯真的光,“得救了啊!帮我把这本书放到最顶上的书架好吗?”说着还掂了一下那堆书,用下巴像樱井翔示意,差点弄得书都要掉了下来。

樱井翔在一旁看得哭笑不得,从最上面抽走了一本,边帮他放到书架上边低声问:“你是这个周的图书室管理员?”“是哟。哦,还有这本。”“好好好……”

两人便在“问一个问题摆一本书”的模式中,将原本大野智拿来的那一堆书摆完了。“呜哇终于完成了,多亏了樱井さん啊!“大野智感激地看向樱井翔,樱井翔觉得那眼神就像是小孩子得了糖以后所露出来的一般,不禁嗔道:“真是的,不能一次摆完就不用搬那么多嘛。”大野智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一下子就忘记了…….”沉默了一会以后又抬起头补充道:“可是麻烦的事并不是只有书多哦,我好像够不到最上面的书架呢。ほら“说着,伸长了手臂踮起脚尖——只够到了最上面一排的下缘。

樱井翔哭笑不得。同时他也注意到了大野智的手要比其他人好看的原因——指尖的部分会比手指的其他地方要细一些,就像是曾读过的书中写到的“纤纤玉笋“一般,而掌背上的青筋又赋予了这双手一种力量的美感。他盯着那双手发呆了好久。最后被对方的一句话拉回了神智。

“所以能碰到樱井さん真是太好了呢。“

就像是春风中飘下的一片花瓣,落在了樱井翔心池上,激起了一圈圈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涟漪。

樱井翔拿着书走回了自己的座位上。可头脑完全无法理解那些熟稔的公式,方程。他烦躁地合上了书,支起了一边手,随意地四处看着。忽然他发现透过书架可以看到坐在案台里面的大野智,于是停下了游走的目光。

那人像初次见面一般猫着背,手中捧着一本关于艺术的书,聚精会神地阅读着。樱井翔暗暗记下了书名。在大野智将它放回原位了之后,他就去将其找了出来,到大野智那里去登记借书。

“え?!樱井同学也对美术感兴趣吗?“大野智略带惊讶地问道。

樱井翔填完了借书卡,直起身,佯装镇定:“ま……算是吧,想了解一下。“

“这样啊。看完以后可以……交流一下感想。“

“好。“

 

Chapter3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铺天盖地的雨声滤去了其他的声响,天地都显得灰扑扑的,空无一人。教学楼一楼,那个此刻正亮着灯的房间,此刻显得愈发的安谧和温暖。

樱井翔捂着自己的左胳膊肘,慢慢地走到了那个教室前,拉开了门,里面唯一的一个人如他预料一般地转过了头,一脸讶异的神情。

“樱井さん…….你这是怎么了?“大野智连忙迎了上来。

“大丈夫,就是刚才想跑回来避雨结果不小心摔了……“

“ま……樱井さん真是不小心。不过这么一来可苦恼了啊。“大野智突然摆出了一副困扰的表情。“今天我没有带酒精和创可贴呢。”

“え?!”樱井翔一时也怔住了。刚才和野球部的大家一起跑回来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虽然他们之中有人带着创可贴,可樱井翔还是坚持要到校医室去而跟众人告别,走到了这里。结果现在……

“噗哧。”大野智一下子笑了出来,像是实在撑不住了一般,“骗你的,我有带。”

说完,两人又都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樱井翔突然发觉,两人间不知何时生出了一种名为默契的东西。这种变化是始于在图书室还书的那次交谈中发现两人都对同一个艺术家情有独钟时呢?还是在去买午餐时两人拿到同一个面包的时候呢?他无法想清楚。就像是慢慢驶向了大海的船一般,等到反应过来时四周已经都是无际的海水。

他走了过去,坐了下来。大野智拿着棉签小心翼翼地涂拭着他的伤口。他不禁疼得倒抽了一口凉气。对方见状,开始像哄小孩一般往伤口吹着气。樱井翔被逗得笑得蜷起了身子,下意识去揉了揉对方的头,边叫到:“やめろ!”

“到那里去吧。”,这个想法在摔倒之后,在雨水的倾注中突然就萌生了,并且疾速地成长着,瞬间就占据了他的心智

——想要见到那个认真作画的背影,想要跟他一起欢笑,想要跟他说话。现在想来,当时那种不可名状的感情便是这样吧。

“大野くん啊,每次看见你总是一个人呢,没有……朋友吗?”樱井翔前面说得顺畅,但到了提问的时候语气显得格外小心,怕戳到眼前人的痛处。

大野智擦药的手停了一下,几秒后又重新涂了起来,边缓缓道:“朋友的话……还是有一些的。在班上可以说很多话,但是到了放学我要来画画,所以大家就先走了。“

“那周末呢?“樱井翔补充道。

“就……在家睡觉。“

“…….”

樱井翔心里顿时又气又乐,嘴里想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化为了两声简单的轻笑。就像两颗洁白饱满的砂糖,轻响两声落入了周围的空气中,搅出一屋不可名状的甜蜜。看着那个低着头的小小身躯,樱井翔心中逐渐升腾起了想要揉一揉他的头发的朦胧的冲动,这个念头又转变为将对方紧紧按在怀中的冲动。但最后还是被大野智的一声“OK”给拉回了理智。

无言的氛围真是危险。樱井翔打从心底这么觉得。

看着那个正在收拾东西的猫着背的身影,樱井翔的脑中萌生了另一个想法,接而用着像是不经意地提起的语气说道:“这个周末,要不就……一起出去玩吧。“说完,屏着气等待那人的回答。

大野智的回答不是“好“或”不好“,而是直接说道:“跟我一起出去的话会很闷的哟,因为很少出去。”

樱井翔刚想振声打消他的顾虑,对方却先转过身认真对着他鞠了一躬:“所以形成安排就交给你啦,樱井さん。”

真是败给他了。樱井翔笑着摇了摇头。

 

Chapter4

樱井翔姗姗来迟的时候,大野智正注视着一家店的玻璃橱窗。与其说是注视,莫不如说是发起了呆。樱井翔走近了才发现橱窗里放着的是鱼的标本,再看进去,木制的墙上也挂满了用相框装了起来的鱼的标本,满满当当占了一屋。

“大野くん!”樱井翔特意叫得大声了一点。还好大野智一下子就回过了神,四下寻找了一番,对上樱井翔的目光,然后泛起一个温柔的笑容。他今天穿的是一身黄灰的羽绒服,整个人看上去比以前大上几圈。与只穿了毛衣和风衣的樱井翔形成鲜明对比。

然而这并不都是羽绒服的功劳——樱井翔才发现大野智里面还穿着几条衣服。这一身配上大野智那张白净的脸庞,令樱井翔突然想起了绵羊。想到这,他强忍着笑问道:“衣服是你自己买的?“

“不是哟,麻麻帮我选的。我的麻麻很会买东西。“说着脸上露出一丝羞涩的自满。樱井翔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同时他也发现,大野智的眼睛又转回了那家标本店的橱窗,便顺势道:“要不我们进去看一下吧。”然后在大野智还没反应过来时就拉起对方的手臂走了进去。

于是那就成了他们第一次约会去的第一个地方。后来两人每次讲起这个都会笑得前仰后合——第一次约会的地方竟然是个飘满了木头的陈香及鱼腥味的地方。但话说回来,这虽然有些超出了常规,但在樱井翔看来,这也是一个无比合适的选择。

在那里他再次看到了大野智不同于平时的矍铄的眼神,从前,他只在大野智画画时见到过。他相信,那是由一个人内心中对于事物的热烈而纯粹的喜爱所点燃的。而这份栖存于大野智身上的特质,也令他着迷。他听着大野智跟自己如数家珍地指出这是什么鱼而那又是什么。光是看着他这样子,樱井翔那颗青春期躁动不安的心便也得到了满足。

也是在这里,他灵光一现地觉得大野智肯定很适合蓝色——属于大海的颜色,给人广袤而深邃的感觉,有无尽的包容力——也很像大野智的性格。

从标本点出来了之后,两人便去看了电影,还去卡拉OK唱了歌,最后去吃了荞麦面。待到面端上来之后樱井翔便是狼吞虎咽,过了好久才发现坐在对面的人边吃面边看着自己吃吃地笑。他报复似的笑着将筷子伸向对方的碗想抢一些面,但是大野智也发现了樱井翔的意图,伸出筷子跟他掐着。两人就这么用筷子拼着力气,相视着吃吃地笑着,直到后来发现打扰到了其他桌的客人两人才悻悻地作罢。

最后大野智主动夹了几筷子面送进对方碗里。

从餐厅出来,天已经黑了下来,留各类的霓虹灯、广告牌争相辉映着。街道上裹得严严实实的行人匆匆地行走着,一个个擦肩而过,走向一个个属于自己的小世界里。樱井翔和大野智并肩走在街头,轻松地聊着天。樱井翔突然觉得两人就像是一对交往多年的情侣一般,同时他也想着就如此肩并肩地走下去,或是让时间停止在这一刻。但之后他又自嘲似的笑了笑对这个念头予以否定。

走着走着,他看到了一家店铺,突然想起了什么。让大野智在原地等着他,自己跑进了店铺里。回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一只蓝色的手机,塞进了大野智的手里。“之前不是说没有手机吗,有一个会比较方便。“樱井翔装作看着四处,不去对上大野智为难的眼神。后来大野智还是半推半就地将手机收下了。

樱井翔晚上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打开自己的手机,跟对方发起了短信。“到家了吗?“对方过了一会才回到:”嗯,到了。不过就是藏着手机有点麻烦。“樱井翔笑了笑,回了一句:“今天玩的很开心,完全没有感到无聊,大野くん要对自己有信心啊。“见对方久久不回话,樱井翔便先去洗澡了。洗完后打开手机,点开邮件,登时愣住了,反复看了那封邮件几次才一按一顿地回复。

 

“我也很开心,很感谢樱井さん。这样吧,下次来我家玩怎么样?“

“好。“

 

Chapter5

樱井翔到达大野智家时,大野智正在埋头画一幅画。

樱井翔推开大野智房间的门时,最先注意到的是大野智作画的姿势。大野智并没有像在学校一般坐在木凳上,而是盘着腿席地而坐,四周随意地散着许多的画笔。大野智显然画的十分投入,连樱井翔推开门的声音都置若罔闻。樱井翔便也悄声走了进去,走到桌边坐了下来,出神地盯着大野智。

作画时的大野智仿佛就像开启了某个开关一般,眼睛里像是盛着一个无尽的宇宙一般,漆黑而深邃,点缀着光点。樱井翔看着看着就入了迷。

但是他心中也经历着煎熬与抗争。

自己要是跟眼前这人坦露自己的心意,对方应该会不知所措,接而逃避自己吧。虽然心中的感情与日俱增,逐渐堆积,发酵,但是樱井翔习惯了当一个好学生,习惯了做着有把握的事,然后品尝成功的滋味。但是这回,他发现无论如何推测都推出不出一个令自己满意的结果,所以一直压抑着,等待着那个最好的时机。

但事实证明,时机总是在不经意间就出现,就像是藏在浓密草丛中的一个洞窟,在行路人还没意识到的时候便一脚踏了进去。

事情还是因为在樱井翔跟大野一家愉快地吃着饭时,外面下起了难得一见的大雪。待樱井翔整理好了着装打开大门时,外面的积雪已经积到差不多齐膝盖了,而雪并没有减小的势头,无声而纷纷扬扬地占领着城市。大野太太随即便邀请樱井翔在家中住下。到了明早再回去。樱井翔便答应了。

大野家没有设置客房,大野太太便推着樱井翔到了大野智的房间,从壁橱中拿出新的被子放到大野智那张大小接近双人床的床上,留下一句“今晚就跟さとし挤一挤吧。”便离开了。

樱井翔此刻知道了什么叫做手足无措。

他先是从书架中拿了本出来看,翻了几页无奈地发现字根本无法入脑这个事实。便接近自暴自弃地将书往床上一扔,躺在了床上。内心挣扎了几番,还是悄悄地翻身到了大野智常睡的那个区域。扑鼻而来的熟悉的香味令他安心了起来。

他又想起了两人初遇时的下午,大野智替他细心贴上创可贴的那一幕。这香味就如同筑起了一条无形的路一般,引导着他想起了那一个个微小的细节,样貌,温度,气味。一切都恍如昨日。

不知是这场回忆还是突如其来的机会所致,樱井翔感到之前自己千方百计筑起的理智的樊笼慢慢地就分崩离析,只留下了其中蠢蠢欲动的愿景。

当晚,两人早早地便睡下了。这还是由于大野智的作息习惯,总是十点多就睡觉。但是熄灯以后,两人摸着黑聊起了天,不时地十分有默契地同时笑出来。

最后两人都沉默了下来,也因为这样才突然察觉,呼啸尖利的风声已经消失了。两人向窗外看去,外面依然是一派雪霁安宁的景象,围墙上,院中的树木,都裹上了银装,发着隐隐约约的银亮的光。

突然间,大野智开口道:“翔ちやん,雪景很美呢。“

“嗯。“身后的人默默地答道。

但此后,身后的人就仿佛消失了一般没了声音。睡在靠外面的大野智转了转身子,但刚转到一半,暴露在寒冷空气中的嘴唇就被一股暖意,不,说是灼热更为恰当,给覆上了。

温柔,但也带着掩盖不住的焦急,像是急于确认着什么。

许久,樱井翔才抬起了自己的脸,借着窗外的光打量着眼前的人。

对方的眼神中写满了失措与慌乱,也许自己也是这样吧。

但也仅仅是这样,并没有掺杂厌恶、反感。

樱井翔慢慢地躺回了原位,将手从被子里探了出去,伸进另一个被子里面,将大野智的手握住,反复摩挲着。

“さとし“

“嗯。“

“さとし“

“嗯。“

“さとし“

“嗯。“

……

 

Chapter6

樱井翔至今想起那一晚都觉得十分不可思议,像是梦境一般给他以飘忽感。但当他看着现在经常黏在他身边的那个身影,他便又感到踏实起来。

事实证明,樱井翔之前对大野智“不怎么想跟别人相处“的感觉是完完全全地错了。在春季开学的第一天下午,刚从教室内走出来的樱井翔,便听到身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就看到了气喘吁吁但仍挤出一个笑容的大野智,以及他那声糯糥的建议:”一起……去图书室吧。“

到了图书室以后,两人并排坐了下来。大野智提出了要樱井翔辅导自己的请求,于是樱井翔便给他细心地讲了起来。讲了一会儿,樱井翔才发现大野智不知何时已经开始在作业本上涂起了鸦。他不免有些愠意。可当大野智指着那副完工的涂鸦笑着跟他说:“これわ翔ちやん。”时,那股怒火便已经化烟而消失了,看着那副夸张的涂鸦笑了出来,用手蹭了蹭大野智的头发。

大野智晚上有空闲的话还会给樱井翔打电话。由于那只手机是樱井翔私下给他买的,所以每次大野智给他打电话时都要躲到被子里,怕被家里人听到。但第一次通话时,两人讲了许久后,樱井翔便感到电话那头没了声音。到了第二天中午两人一起吃便当时,大野智才解释道那是自己睡着了,惹得樱井翔又一阵发笑。

到了夏天,两人还一起去了躺天神祭。规模盛大的祭奠,两人挤在人流中进去。刚走没多久大野智便在捞金鱼的摊旁边玩儿了起来。当樱井翔买了两个苹果糖回来之后大野智也依旧在玩,兴致丝毫未减。樱井翔笑着上前帮他将滑下肩膀的浴衣拉上,而后将他劝离了金鱼摊,用藏在身后的一个苹果糖驱走了对方脸上的愁云。两人早早地就到了看烟花的地方坐着等待。当大野智帮樱井翔的手机系上两人刚买的小挂饰时,樱井翔突然兴奋道:“さとし!看!烟花!“

而大野智却先是看向了樱井翔的脸庞,看着他因烟花的美丽而微张开的嘴,看着那双被眼花映亮的双眸。夏夜的空气十分凉爽,似是带着几分清甜。大野智就突然地,也是第一次地,亲上了樱井翔的脸颊,鼻子碰上了对方的颧骨,睫毛也似乎相抵。当樱井翔惊喜地侧过脸来时,又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夏夜载满了一个个的小秘密,匆匆地流走。对于十几岁的少年们来说,时间这一概念总是没有实感,只有当与离别与结束联系起来时才会惜秒如金起来。寒暑易节,两人都升上了三年级。

三年级的课业对于樱井翔来说超乎想像的繁重,每天都被榨得筋疲力尽,以至于跟大野智去图书室时都少了几分温情。渐渐地,对他的那些小涂鸦也没有多大兴趣了。待一起回家时,看到大野智有些落寞的脸,不由得又心疼起来,伸出手臂将他往怀里搂了搂。

晚上睡觉时,樱井翔总是会闭眼沉思,琢磨着自己对大野智的感情。自己并没有讨厌他,也没有对他不耐烦,只是现实的重压让他无法像以前那样放那么多心思在恋爱这种事情上了。每每想到这层,大野智落寞的脸庞便又会浮现在脑海中,让他好不容易解脱的心又重新压抑起来。

但现实最后让樱井翔连思考这些的时间都没有了。

母亲为了他的学习,每天都亲自开车接送了,下了课便要匆匆地赶回去。老师们也愈发盯紧了他的模拟排名。当他紧张而小心翼翼地跟大野智解释自己的难处时,对方依旧笑笑,表示谅解,然后以去画室为由小跑开来。

大野智确实也是理解了,毕竟已经是一个高中生了。可在樱井翔看来,那逃跑像是对自己的逃避。

 

到了年末,要跨入新的一年时,樱井翔放在书桌一旁的手机响了一下,是短信。打开来一看,是大野智发来的短信:翔ちやん,我来新年参拜了!刚才我也帮你许愿了,还帮你带了个护身符,什么时候带过去给你?“对方的语气依旧跟以前一样,没有什么不同,但又像是有什么不同一般。樱井翔匆匆回了句:“谢谢,护身符的事晚一些再说吧,现在有点忙。“

合上手机,樱井翔才突然意识到,这距离两人上一次说话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而且一个多月以前说话,还是两人在校门前偶遇,樱井太太还没来时,樱井翔问了句:“出路意向填好了吗?”对方低着头,摸了摸鼻子,道:“填好了,会去上美大或者去当插画家之类的吧。”眼神又回到了两人相遇之前的那种飘忽不定。

冬天带着冰封的情感匆匆而过,春天也在不经意间就走到了尽头。

毕业的时候到来了。

 

Chapter7

樱井翔总是有一种感觉,所有事情都是一个周期一个周期地循环往复着,就像一个个圆环,从哪里开始,最终还是会在哪里结束,将之间的经历都勾成一个圆满的圆形。

毕业典礼过后,学生们从礼堂中慢慢走了出来,脸上都挂着清晰的泪痕,还有人在不住地抽泣着,还有些人在各个地方合着影。

他一开始也只是信马由缰地走着,随处看看,但是当他停下脚步时,发现自己还是站在了美术教室前。对着那扇米色的门怔怔地出神。最后像是做了重大决定一般抬拉开了门。

于是便看到了大野智。

对方见他也先是一愣,随即笑了笑,继续去收拾起了东西。樱井翔一瞬间想离开,但犹豫再三还是站定。房间中充盈着窗外透进的斜阳,金黄而温暖,煽得樱井翔鼻子一酸,眼泪突然就泛起一层。他立即转过身假装看着画。

还是大野智先开口道:“翔ちやん考去哪里了?”

樱井翔便抑着自己心中的波动接茬道:“庆应大学。你呢?”

“就像之前说的,一所美术大学。不过离庆应挺远就是了。”对方像是特意强调一般。

“那还不错。”樱井翔想不出什么话了,突然无厘头地来了句:“要不我给你买部相机带过去吧,你不是挺喜欢拍照的嘛。“

对方停住了话语,樱井翔由于是背对猜不出大野智是什么表情。随即他听到了两声轻笑:“翔ちやん还是这样,老是想着给我买东西。不过不用了哦,到时候我自己赚钱买一个就行了。“说话时的语气仿佛又带起了以往的那种温柔。

“嗯……“

从对方的话语中,樱井翔突然意识到大野智并不像自己料想中的那样原地踏步,也奋力地跟着时光的步伐跑了起来。记忆中那块熟悉到可以细数出每一个小细节的时光,已经没有人站在那里了。他们都只是站在现在的节点上回望着,回望着那段回不去的日子。

“ね,さとし,我们分手吧。“

 

“嗯。“

对方轻柔却又笃定地答了一声,就像是两人第一次共寝的雪夜时,回应樱井翔的呼唤一般。

“创可贴,我都有留着哦。“樱井翔语气中带着些许俏皮。

“哈哈,翔ちやん真是。“

“呐,这幅画可以送给我吗?“樱井翔说着,伸出手摩挲着面前的那一幅画。画面上是层层叠叠的云被夕阳染成或红或黄的颜色,织成了一段绚烂的锦缎。那一日贴创可贴的少年,仿佛也在这画面中的某处存在着。

“いいよ。“

樱井翔将他从画架上搬了下来,缓缓地走到了门边,推门,再缓缓地走出门。

“サョナラ。“

“サョナラ。”

樱井翔推上了门。

    

我们相向而行,不断地靠近

靠近到眉眼相抵,聆听着彼此的心跳和呼吸

然后再擦肩而过,背道而驰,坚定地前行

亲爱的人

我会永远记住你贴着创可贴时的样子

所以也希望你记住最美好的我

千万别回头

别看到我掩面而泣时沾满双手的泪滴。

 

-End-

Tan

2014.8.9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