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

山风蓝 V6橙 。成分大概是SK&山组&goken。帝都海淀区大学狗 不定期诈尸

Dentist's destiny

这个星期参企划的文 XD 应该可以算是当七夕贺文【?】w

 

Tips:牙医和便利店员的故事/大概是傻白甜

“さとし”闭着眼睛的大野智听到了头顶的人柔声呼唤着自己。“唔?“大野智应了一声,虽然他下意识想睁开眼睛看向说话的人,但也因头顶的无影灯太过耀眼而作罢,转而享受着闭眼时的惴惴不安。”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樱井翔问道。大野智在记忆中搜寻了一番,无果,只好反问:”什么…….日子?“大概是因为自己的表情,樱井翔轻笑了一声,但依然沉默不语,只是将一根满是消毒水味道的器械探入了大野智的口中,说:”等到诊疗结束以后再告诉你。“语气中满是玩味。

 

追溯回今天早晨。在床上浅眠的大野智习惯性地向身边揽了一下手,碰到的却只是床单的光滑触感。本想再贪睡一会的他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屋内盈满了洁白的晨光,带着些许的暖意,带着几分慵懒的气息。往常遇上这样的天气,他总是不由自主地久久地搂着樱井翔,对方也不会像往常一样催促他起床,只是静静地搂着他。两人就如此感受着彼此那份不逊于阳光的温暖。

大野智下了床,走进了厨房中,从橱柜中拿出了牛奶和麦片,各取了一点放进杯中——每天早晨冲牛奶麦片来喝是他长久以来的习惯。接下来,他又习惯性地走到了开水瓶边,拿起了瓶子,但却出乎意料地发现了瓶下压着的字条,上书寥寥几语:今天来玩个游戏吧。初遇的地方。

大野智不禁莞尔,心里念着:都多大的人了……但不得不承认这事就像是生活这潭平淡的湖水中激起的涟漪,给他带来了些许惊喜。于是在喝完麦片之后,他换了身衣服走出了门,向着熟悉的地方走去。

跟大门口的护士打过招呼之后,他向着樱井翔的诊疗室走去,最终在那扇米色的门前停了下来。他满怀期待地推开了门,浓重的消毒水的味道扑面而来。他环视着空无一人的诊疗室,想起了那几个笔挺的字:初遇的地方。

是的,两人的第一次相见不是在街角,咖啡厅,或是某个象征着浪漫的场所,二是溢满了消毒水和摆满了冰冷器械的这间诊疗室。那一天大野智带着邻居临时托付给自己的孩子kazu来治牙疼。Kazu却在诊疗室的门口抗拒着不想进去,他便在门口耐心地劝说起来。大概是因为kazu的叫喊声太大,突然间,那扇米色的门被打开,出现了一个身着白袍的身影,袖管卷到了手肘,露出精壮的小臂,另一只手则插在兜里。“快点进来吧,别耽误到下面的病人。“在大野智端详得正入神时,他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跟两人说道。Kazu听了这话便也不再闹腾,乖乖地进了诊疗室。后来在kazu补牙的时候大野智不小心便打起了瞌睡,结果是被他叫醒。当大野智想着:在别人面前失态了,真是糟糕时,对方却以轻松的口吻问道:”昨晚没睡好?“大野智便也放松了下来,回道:”不是,只是习惯打瞌睡而已。“语毕,只听得对方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最后两人因为Kazu的复诊而交换了名字和联系方式,大野智也是在那时知道了对方的名字——樱井翔。

大野智走到了樱井翔的办公桌旁,上面如他预期一般也有一张白色的字条,写着:偷窥。

 

这次的地点是便利店。夏日的骄阳由为灼人,放眼望去街道上都漂浮着热浪。大野智走进了便利店,瞬间清凉了下来。他看着原本是属于他的收银台的位置,现在已经换了一个店员,正满面笑容地看着自己。“要是偷窥的话应该就是这里了吧。“大野智心里偷笑着。

当时也是夏日,大野智十分没有干劲地在收银台边趴着,想着未画完的画以及去钓鱼的事情。当初选择这个工作只是因为自己实在不是一个干劲满满的人,穿着西装朝九晚五的生活他想想都觉得累,倒不如当个便利店员好。心绪飘忽的他突然间就感到有一种被窥视的感觉,但几次抬头都没有看见人,这令他有些不安了起来。就在他想走出收银台去一探究竟的时候,一个人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是前几日见过的牙医樱井翔。对方先是低着头将商品一件件地掏了出来,见身为收银员的自己太久没有反应才抬起头来,随即显出一副惊讶的表情。“这不是……大野さん吗。“语气中充满了喜悦,“在走回家的路上路过这里,就顺便进来买点东西,真是没想到啊。”大野智也高兴地回了一句:”真是巧呢。“但是心中莫名地觉得,刚才偷窥着自己的肯定就是这个人。

接下来两人便攀谈了起来,就是那种如细水般的清淡的谈话,时讲时停。当班的另一个店员出去吃中饭还没回来,店里为数不多的客人也都离开,只有冷气在低声地吹着。大野智的动作刻意地磨蹭了一些,对方也不介意,还时不时大笑,眉眼弯出夸张的弧度,声音很是爽朗。临走前,大野智无意间问道了樱井翔家的地址,后者报了一个地址,而后两人便告别了。

当时的大野智,目送着那背影,看着他在烈日的强光中逐渐走远,成为一个不可名状的黑点,心里不知怎的就有些落寞,或许那一声“それじや”换成“サヨナラ”更为合适吧。

这种感情在他晚上回家后意识到那人的住址跟便利店的位置完全是两个方向之后,又强烈了些许。

 

“呜哇,这不是大野さん吗?“一个熟悉的声音这么说着,“好久不见哪。”

正埋头与货架间寻找纸条的大野智抬起了头,发现是以前一起当班的同事,“呜哇,真的是很久不见了呢。”

两人寒暄了几句,那人才像是想起什么一样突然怪叫了一声,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张小字条:“这个,早上有位先生拜托我交给你的,我跟他说你已经不在这里上班了,但是他还是坚持说你会过来的……”大野智从他手中接过字条,心里暗暗吐槽着樱井翔这种不靠谱的传递方式。字条上写着:流星。

 

那一晚,kazu强烈地要求大野智带自己去山上看狮子座流星雨,无论大野智怎么劝说都没用,他也只好带着kazu在夜晚上了山。原本惴惴不安的两人,在到了山顶附近的一处平台后,看到了点点的灯光,便突然安心了下来。走近了,才发现是樱井翔和他的友人。他们见到大野智二人也是一阵惊喜,于是两伙人就决定一起等流星雨了。

大野智心中充满了疑问,比如说翔さん是天文爱好者吗?还比如为什么在左耳戴上了一个金属耳环呢?但是都咽回了肚子里,酝酿成了沉默。四人并肩躺在草坪上,kazu边打着游戏边跟樱井翔吐槽着大野智的诸多怪癖。比如一画起画来便废寝忘食,弄得自己都没有饭吃。比如随时都在犯困之类的……

其他的小细节大野智现在也想不起来了,只记得樱井翔大笑过后说了句:“さとし很需要别人来照顾呢。”语毕,第一颗流星便开始坠落,大家都兴奋地坐起身来。紧随其后地,其他的流星也拖曳着长长的尾巴划过漆黑的夜幕。见大野智还一副神游的样子,樱井翔兴奋地摇了摇他的肩膀道:“さとし,快起来看哪!”大野智慢慢坐起来,看着漫天的星子垂落,心里想的一直是刚才对方对他称呼的微妙变化。 

最后自己还是许了一个“希望能钓到更多的鱼,画出更多的画”这样的愿望,将那细微的变化归结为了偶然。

 

大野智好不容易从山顶附近的小铺老板手中拿到了最后一张的字条:last——祭典。注意手机!

大野智心领神会地来到了附近的神社,并掏出了手机。刚想给樱井翔打个电话,对方的短信倒先过来了——大野さん,kazu的牙齿最近没有疼了吧?

“牙医先生啊!kazu的牙齿已经完全好了哟!多谢你的治疗!“

“大野さん现在在做什么?“

“刚刚完成了一副画,现在在看祭典哟!“

“え?!不会吧我也在祭典呢!你在哪里?“

“有点难以描述呢……“

 

“さとし“身后,樱井翔柔声叫出了自己的名字,轻柔得就像此刻铺了满地的夕阳,那恰到好处的温度也让他心头一酥。

他收起手机,转过头,看着不远处那熟稔的身影,看着他一路小跑过来,感受着他结实有力的手掌与自己的相叠。两人相视良久,樱井翔先笑了出来。

“抱歉,这已经是我的极限了。”樱井翔说着将脸别到了一边,不知是因为夕阳还是什么,脸上稍稍染着红晕。

“没关系。”大野智也不由得笑了出来。他深知作为医生的樱井翔严肃惯了,对于这种甜蜜的瞬间特别不知所措,当时他第一次吻了自己后,还立刻跑开假装去买饮料。

但是也就是因为这样,对大野智来说樱井翔的每一次甜蜜才弥足珍贵。

 

“都跟那次一样呢,短信和出现的时机。”沉默良久,大野智突然感叹道。刚才两人的短信,就是当时在祭奠上两人所发的。也就是在自己发出了最后一条之后,樱井翔出现在了他的身后,走上来握住了自己的手。

随即天际爆开了第一个烟花。

烟花映亮了那人的表情,像是兴奋,又有些急切,让大野智看得有些入迷,久久地咂摸着其中的意味。接下来就是令他措手不及的亲吻。

 

“唔……原来你还能记得。“两人并肩走在无人的神社中,樱井翔小声道。

“当然了,不是只有你一个脑子好使……“大野智扁了扁嘴。

“走吧,我们到最后一个地方去。“樱井翔道。

“え?!“

接下来他就被樱井翔带来了诊疗室。按照樱井翔的要求躺在了躺椅上。樱井翔换上了白袍,打开了无影灯。故事回到了开头的那一幕。

 

“来,把嘴巴长大一点。“樱井翔轻声道。大野智将嘴巴长大了一些。冰冷的金属时不时地碰上自己的口腔内壁,牙龈,让他稍稍有些不安。但慢慢地,他感觉到樱井翔像是逗弄一般地将反光镜在他的舌头上划来划去,接着又去划动其他地方,一连串的动作让他发出了细碎的呢喃。直到他说了:“翔ちやん住手啦。”以后,樱井翔才停止了动作。

“さとし,以前一直都是你在对我说,今天我也要对你说一些话。嘛,你也知道的我也不太会说,但还是希望能传达到我的心意。”

“当时在诊疗室的门口看到你的时候,内心就有一种‘啊,就是这个人了’的感觉,不知道这么说你懂不懂,但是当时就是这么想的,连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后来便开始注意你,去你工作的便利店。离开之后一直想着要怎么以合适的方式见到你。“

“但是后来我们总是偶然的碰上呢。大概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感觉到了命运这种玄乎的存在吧。在之前我作为牙医,一直不相信这种东西。“

“所以能把你留在身边真是太好了。“

讲到这,樱井翔停下了手中的活。大野智听见器械碰击铁盘的声音,估计着诊疗也该结束了。但是樱井翔并没有将无影灯关掉。他猜想着此刻的翔ちやん现在是什么表情呢?他从来不知道樱井翔的内心藏着这么多的话,现在他将这些有如珍宝的话语小心地展示在了自己面前,应该已经脸红得不行了吧。

 

“今天,是中国的七夕呢。传说中牛郎和织女相会的日子。”

“所以我才编了这个游戏,嘛……就像是两个人重新认识,重新相遇一样。”

大野智听着樱井翔平静的叙述,听着他将医用手套脱了下来,接着脸上便感受到了他手掌的熟悉触感。

“但是呢,牛郎和织女在这一天过后便又要被隔在银河的两岸。“

“我不希望像他们那样分开,我会尽力把你留在我身边的。“说着,樱井翔关掉了无影灯。还没待大野智睁开眼睛,他便吻上了自己,有些粗暴地,但却饱含着爱意。

大野智慢慢睁开了眼睛,注视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脸颊,在火烧云的映衬下通红无比。脸上的那副神情,跟第一次吻上大野智时一样。

 

是一种终于将命运握在自己手心的安全感。

 

-End-

Tan

2014.8.2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