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

山风蓝 V6橙 。成分大概是SK&山组&goken。帝都海淀区大学狗 不定期诈尸

天鹅湖

上个星期投给山组企划的一篇,现在放到自己这里囤起来XD

 

拟题废/偏现实向设定/剧本中的台词纯捏造请不要相信(x)/不是BE请放心食用

 

(一)

时至年末,天上又开始飘起了洁白的雪,将城市裹上了银装。各商家都开始办起了迎接圣诞及新年的活动,摆起了圣诞树,拉起了彩条,每天到了夜里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煞是喜庆与热闹。

 

——当然,杰尼斯事务所中也是。

 

此刻,事务所的全体成员——Jr.、已经出道的明星、工作人员,以及喜多川老爷爷——齐聚在偌大的某个会场当中。屋内的大家正三两扎堆地聊着天,话题也无非就是最近的工作,哪个组合又出了几张专辑,之前在节目上的表现云云…….这之中,有一个小圈子周围围的人最多。圆圈的正中间是五个正开怀大笑的大男孩们,虽然他们之中有人已过而立之年,但也因为灿烂的笑容而抹去了岁月的痕迹,让人恍惚间觉得他们依旧是十多年前那群稚气未脱的少年。

 

“えど……”喜多川爷爷略显苍老但依旧雄厚的声音响起,会场内逐渐安静了下来。

 

“看到今年依旧精力充沛的大家,我作为社长心中真是再高兴不过了啊。现在又到了年末了,相信大家也对我们的年末晚会略有耳闻。这次,我决定让大家以舞台剧的形式来进行表演。嘛,当然剧目我都已经定好了,现在大家要做的事情,就是轮流上来抽签。”说着,喜多川爷爷露出了满是玩味的笑容。

 

“えええ——?!!”台下的人们半是惊讶,半是哀嚎地叫嚷着——惊讶的是竟然全员都要求演舞台剧,哀嚎的自然是到了年末都避不开工作……

 

喜多川爷爷似是享受够了大家的反应,继续道:“那么,接下来就开始了哟——!首先上来抽签的是——arashi!”

 

五人在潮水般的掌声中走向舞台。他们中四人都穿着西装,气质翩翩,灯光的照耀又似是为他们装点出几丝高贵。而其中的一人,身着蓝色的毛衣,米色的长裤,脚上是一双运动鞋,浑身散发着散漫及随意的气息,与其他四人格格不入。

 

“えど……大野くん。”五人在台上站定之后,喜多川爷爷仔细打量了几眼然后发问道,“これ……なに?”

 

台下爆出一阵笑声。

 

“え?我?しらないよ。”大野智一脸迷茫而无辜的表情回到。

 

台下又是一阵笑声。

 

“这不管怎么看都是你又去钓鱼了吧。”二宫在旁边适时地吐槽道。

“真的不是啦。”大野智忍不住笑了出来。

 

“那是怎么回事?”一旁的松润接过话头。

 

“他只是西装送去洗了还没拿回来而已啦。”樱井翔连忙来解围,而后又像是印证自己的话一般,看向大野智,“就是那条浅灰色的。”

 

“对哟。”大野智感激地看了樱井翔一眼,但同时心中泛起了酸涩的感觉。

 

“え——,翔さん对大野智还真是了解呢。”一旁的喜多川爷爷感叹道。

 

【对啊,也只有他能这么了解我。】大野智心中默默想着,前几日已经整理好的思绪此刻又被打乱,就像是被狠狠地拉开了记忆的抽屉,再将其中的物品统统倒了出来。他感到眼睛有些酸涩。

 

“那么大野くん,来抽取属于arashi的剧目吧!”

 

喜多川爷爷的声音结束了大野智短暂的神游。在众人的注视下,他将手伸入了盒子当中,捣了几下,而后抽了出来。旁边的四人都围了上来,看着小小的方形白纸上的字:

 

天鹅湖。

 

(二)

从会场内出来,天幕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与成员们告别了之后,大野智开始独自往家的方向走去。寒冷的空气如水般地包裹着他,令他不由打了几个寒颤,心中感叹着果然自己年纪大了。大街上满是来往的行人,其中不乏牵着手,或是搂着腰的情侣,说着什么甜蜜的悄悄话,然后会心地一笑,为冬日增添了几分暖意。

 

大野智轻轻地一笑,强迫着自己移开了视线。自从结束了恋情之后,他心中就泛起了一种酸葡萄心理。但也不仅仅是嫉妒,也更是因为之前那美好的记忆在这种时候便会不由自主地发胀,将心中堵得难受,久了便会不由自主想流泪。虽然他觉得这样不免过于矫情,但他也不得不承认,这是自己全力付出过的证明。

 

耳边突然响起了响亮的喇叭声,大野智习惯性地侧了一下头,那辆黑色的轿车,以及从窗口探出的熟悉的身影便进入了自己的视线。他怔了一会,随即还是像以前一样小跑过去,坐在了副驾驶座上。

 

车上的暖气令大野智放松了许多,他侧头看着窗外缓缓逝去的街景,心中反复思量着这时候应该说些什么。若是以往,他会跟身边的人兴奋地交流自己最近钓到的鱼,或是倾诉一下在绘画上遇到的瓶颈,但如今这些事情都已经失去了交谈的价值。大野智将目光收回车内,看到了正在后视镜下轻轻摇晃的鱼形挂件。

 

“这个……你还没换掉呢。”大野智发话道,语气中带着些欣慰。

“嗯......之前一直没有时间,过几天就会换的。”身边的人头也不回地回答道。

 

“……”

 

车内再次安静了下来。

 

“え?!这……不是去我家的路。”大野智注意到了窗外不同的风景。

 

“当然,这是去我家。刚才二ノ不是说让我们回去看那个话剧的录像吗,因为我家有,当时我说过让你来我家看的。”樱井翔的话语中不带有丝毫的波澜。

 

大野智这才心安理得地坐定下来。待车子停稳以后,跟在樱井翔身后走进了那个令他,哦不,也是曾经令他欢欣无比的地方。

 

大野智进门的时候,樱井翔正在细心地将手机、钥匙这些小物件从口袋中掏出来,而后放在玄关的收纳盒中。樱井翔就是一个如此认真而细致的人,学生时代的时候是对学习,长大了之后转为了对工作以及生活。两人交往的那会,只要约出去见面,樱井翔便从来没有迟到过。每次总是在约好的地点对着姗姗来迟的大野智热情地招手。而由这份认真产生的安全感,也让大野智最为依恋。

 

“还是喝茶吧。”樱井翔边开着厨房的柜子边说着。不是发问,而是一句陈述。

 

“嗯。”大野智应了一声,走进了屋内。

 

“说起来,没想到你会抽到奥杰塔。”樱井翔端着茶走了出来。

 

大野智听到这话哭笑不得。几个小时前,五人下台之后便开始计划谁演哪个角色,一向脱线的爱拔力排众议决定要用抽签来解决这个问题,大家也干脆就同意了。结果,抽到奥杰塔的他和抽到齐格弗里德母亲的二宫被其他的成员笑了半个小时。

 

但更令他哭笑不得的是,抽到齐格弗里德的,是樱井翔。

 

“是呢。”大野智放下手中的茶,习惯性地摸了一下鼻子,“我也没想到你会抽到齐格弗里德呢。”大野智边说着边端起了手中的茶,小小地啜了几口,然后隔着氤氲的雾气看着樱井翔。后者已经脱下了西装的外套,只剩下一件松散的白衬衫,加上室内黄色灯光的笼罩,比刚才多了几分平和的气质。

 

“怎么?不敢跟我演对手戏吗?”樱井翔向后靠了靠,略带戏谑地挑了一下眉毛。

 

“没有的事……演戏是演戏,我不会介入太多私人感情。”大野智说着又端起茶杯,以掩盖自己的无措。

 

“那就好。进来我房间吧。”

 

两人走进了房间,开始研究起几个天鹅湖舞台剧的视频,不时地讨论几句,大野智还不时地做一下笔记。中途,樱井翔说自己要去洗澡,让大野智继续研究。数十分钟后,回到房间的樱井翔看到的是趴在桌上熟睡的大野智。脑海中本来还想以自己只有下半身裹了浴巾的形象挑逗几下大野智的念头瞬间熄灭了下来。

 

樱井翔从柜中拿出了一条毛毯替大野智盖上。此刻熟睡的他就像一头温顺的绵羊,令樱井翔心中此刻满是将他吃掉的念头。但是想了一想,便只是伸出手,抚摸起大野智的头发来。大野智的头发一向很柔顺,让他想起毛毯之类的物件,将手穿插其中总是能感到无比的安心。

 

片刻后,考虑到趴着睡太久了第二天腰会痛,樱井翔还是决定将大野智放到了床上,并替他脱去袜子,外套。在脱掉毛衣的时候,两人的姿势就像是拥抱着一样,大野智的气味充斥着樱井翔的鼻翼,耳边还有不时的热气扑来。樱井翔不禁脸红到了耳根。

 

“翔ちやん……”大野智不知是梦到了什么,嘴中模糊地吐出了这几个音节,声音软软糯糯的。

 

樱井翔在那一刻心跳漏了一拍,转而以迅雷之势加速起来。在反复确认怀中人没有醒之后,樱井翔轻轻地在他耳边呢喃道:“さとし……”声音中带着微微的哭腔与颤抖。

 

(三)

“啊,我高贵而美丽的公主,为什么你如此美丽而我以前却从未发现呢。”

“因为待第一缕阳光从遥远的地平线照来时,我便会变为天鹅。当最后一缕阳光从地平线褪去后,我才能变成你现在看到的这副美丽……的样子……噗哈哈”

 

一直在对戏的大野智念到这一句台词时突然忍不住笑场了。其余的门把们也笑得前仰后合。笑够了,相叶与二宫便又模仿起刚才大野智的语气来,重复着那句:“这副……美丽的……样子。”模仿完以后又是一阵大笑。大野智只能在一旁无奈道:“やめろよ。”

 

“怎么了,一直无法代入角色吗?”一旁的松润贴心地问道。

 

“唔……稍稍有点,那种一直住在湖边的公主的感觉真是难把握呢。”

 

“那就稍微想像一下去过的湖之类的,旁边有高大的树木的那种……”

 

听到松润的建议,大野智记忆的深海当中有东西慢慢地浮了上来。大野智想起来,这样的湖边自己还是有去过的。去年的冬天,樱井翔因为工作的关系去了趟美国。因为工作时间完了以后还有很多空闲,樱井翔便打电话跟正在休假的大野智说:“过来这边吧,两个人一起走走。”隔日,大野智便到了美国。

 

接下来的数日,两个人一起走遍了城镇的大街小巷,一起给门把们挑选奇怪的礼物。大野智总是保留着当年第一次去国立开控时的习惯——拿着一个小卡片机到处拍着,然后被樱井翔嗔道多大的人了还和小孩子一样。这种时候大野智便会扁一扁嘴,樱井翔便也微笑着伸出手揽着他的手臂。

 

之所以会去湖边是樱井翔朋友的建议。他说那个湖离城镇不太远,而且风景很是优美。二人闻言便跟朋友借了辆车,问清楚路以后,二人便驱车去往湖边。

 

事实证明那里确实很漂亮。湖面上结着洁白的冰,像一块洁白的玉石躺卧在地上。湖的周围是长着深青色松叶的松树,高耸入天,一颗颗排列起来蔚为壮观。与他们隔湖相望的是一连串起伏的山脉,山体也几乎被冰雪所覆盖,带着一股静谧而旷远的气息。

 

当时,大野智拿出了本子,不断呵着手,在本子上画着速写。突然,身旁的樱井翔对着大山那边喊道:“さとし,元气ですか?”喊完,便用着期待而充满笑意的目光看着大野智。二人对视几秒,大野智莞尔,对着大山喊道:“わだし,元气ですよ!”当他喊完正想侧头看向樱井翔时,后者已经从身后将他环住了。

 

两人也什么都不说,便这么静默地站着,忘我地感受着彼此的体温,仿佛广袤的天地间只剩下了他们。对于上了30岁的他们来说,“我爱你”这种词句已经不会再轻易地说出口了,也没有必要。几个会心的眼神,几句彼此都熟悉的电影台词,比什么都更能令对方安心。

 

“利达?想了这么久?”一旁的松润拍了拍坐在窗边沉思的大野智。

 

“诶?!没有,已经想好了,现在就可以继续哟。”大野智微微一笑。

 

【过去的就都过去了吧,不用想那么多。】

 

这么想着,他重新投入到了排练当中。

 

(四)

排练结束了以后,大野智转身去收拾自己的东西。突然,眼前一黑。他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别闹啦,爱拔!”

 

“诶?你怎么猜到是我的?”转过身去,大野智看到相叶的脸上一副计谋被戳穿的落寞表情,活脱脱地像个孩子。但是也正因了相叶这性格,才让整个团富有了向上的力量,因而大野智也特别喜欢像这种时候的爱拔。他微微一笑,道:“有什么事吗?看你的样子。”

 

“诶?!大野智不知道么?今天是Christmas Eve 哟!我们一起出去吃东西吧!”相叶的表情先是难以置信,讲到吃的之后又转为一贯的笑容。

 

大野智确实没有意识到今天已经是平安夜了,年末繁忙的工作让他几乎喘不过气去看日历,每日早出晚归,回到家洗个澡倒头就能睡着(虽然说就算没有工作自己也会睡着……)。大野智看了看爱拔身边的松润和二宫都已经被爱拔说服,收拾好了东西准备走,便想着出去放松一下也不错,便顺口答应了。

 

当爱拔问到樱井翔时,后者说了晚上有事抱歉不能一起去之类的话,然后便转身离开了。大野智目送着他离开的背影,不由得想到了令两人分开的理由,心中有些泛酸。但没等他犹豫,爱拔和二宫已经从左右两边架着他的脖子将他强行地带了出去。

 

几人去了一家常去的居酒屋吃了饭,虽然是平安夜,但他们还是更喜欢在居酒屋这类地方聚餐。一是可以大声地交谈,二是可以痛快地喝一些酒。席间,爱拔一直在激动地高声说这话,回忆着今年五人一起的工作,继而讲到了工作中的糗事。酒劲上来之后,便开始讲起了自己小时候的事情,顺带提了一些二宫的。二宫一直在他旁边时不时地吐槽着。松润和大野智则在对面看着他们发笑。

 

从居酒屋出来后,四人同行了一段路程,便到了要分开的时候。由于相叶喝得太多了,二宫要将他抬回住处,便先跟另外两人道别了。道别时,松润变戏法般地从包中掏出了两个鲜红的苹果,递给他们,微笑着说了句:“平安夜快乐。”

 

待相叶和二宫搭上了车,大野智才与松润并肩向另一个方向走去。他从松润手中接过了那个苹果,心中想着松润不管何时都是考虑得最多的那个,明明年龄最小,在某些方面却有着意外的成熟感。他微微一笑,同松润道了句:“平安夜快乐。”

 

“唔……这个苹果要怎么办呢。”松润对着包中剩下的一个苹果发起了愁——那是为樱井翔准备的。“诶,要不利达你拿去给翔さん嘛。你们关系那么好。”说着,斜着眼偷偷看了一下大野智的表情。

 

听到这个请求,大野智一时间不好拒绝,但是权衡了一下还是拒绝了松润。

 

松润也没有过多地坚持。两人静默地同行一段后,松润才再次说道:“最近和翔さん关系不是很好?”

 

大野智被戳中了心中的痛处,将头埋得低了一些,轻声答道:“嘛……算是吧。”想了想,又补了一句:“有……那么明显么?”

 

“当然有啦。最近你和翔さん都不常说话了,除了交流剧本。随意坐的时候两个人也都是挑离对方最远的位置坐。而且,你去年和前年的平安夜,不都是和翔さん一起过的吗。”松润平静地将事实一一地挑拣出来,横陈在大野智面前。

 

大野智面对着这些事实,陷入了思忖中,回忆如走马灯一般闪现——前年,他和樱井翔一同站在东京塔上,看着大地上星星点点的灯火,注视着无垠的夜空,数着零星的星子。樱井翔则在自己不经意间,在唇间留下了一个恬淡的吻。去年,两人一起在某家西式餐厅共进了晚餐,食物可口,美酒甘醇,桌上微微的烛光映着樱井翔的脸……两人以前从未闹过多大的矛盾,只是习惯性地,依偎着对方。因此,当矛盾出现时,才会如此的不知所措吧。

 

“咳咳……”见大野智久不吭声,松润接话道,“总之,不管原因是什么,趁着这次演天鹅湖的机会跟翔さん恢复好关系吧。ほら,天鹅湖里面奥杰塔和齐格弗里德不是也有矛盾么,最后奥杰塔还是原谅了齐格弗里德嘛。”说着,松润轻松地笑了出来。

 

大野智对于松润的不深究很是感激,心情也轻松了一些。在夜间拂面的清风中,他仰起头,感受着风从发间穿过,思考着松润的话:“奥杰塔……吗。”

 

(五)

“好,让我们再来一遍……”

 

“抱歉。”大野智突然发话,“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我有点不舒服,想先回家了。”

 

“诶?这么突然……”“大丈夫?”

 

“诶,大丈夫。回去睡个觉就好了。”大野智拼命从脸上挤出了一个笑容,然后背着包,出了门。

 

追溯回几个小时前,排练刚刚开始的时候。今天五人先是过了一遍之前练过的场景,接着从新的第三、第四幕开始排练。这两幕讲述了齐格弗雷德的生日宴会上,一个名叫罗特巴特的男人带着他的女儿奥吉利亚来了。奥吉利亚假扮成了奥杰塔的形象,迷惑齐格弗里德与她缔结了婚约。当齐格弗里德意识到之后,赶往天鹅湖请求奥杰塔饶恕。

 

一开始是除了大野智以外四人的戏份。扮演罗特巴特的爱拔挽着饰演自己女儿的松润的手走了进来(扮演母后的二宫在一旁吃吃地笑着),将她领到了齐格弗雷德面前。刚才还在同别人谈话的樱井翔顿时眼前一亮,一个笑容在脸上绽开——不得不说,他演的很投入。

 

大野智在旁边看着看着入了神,他意外地没有想要睡觉或是用其他的手段打发时间,仅仅是看着齐格弗里德和奥吉利亚欢快地交谈着,看着齐格弗里德将她领到自己母亲面前,扬言要与她缔结下婚约。

 

大野智下意识地移开了目光,胸腔堵得难受,曾经的那段回忆又浮上心头。

 

那天,他心血来潮地想见到樱井翔。因为那段时间,樱井翔一直没有同他独处,当每周的节目完了之后便又消失,大野智问起来,他便也以工作的原因搪塞了回去。于是他来到了电视台大楼下,等着樱井翔下班。时间已经是深夜,街道上已经没有行人与车辆,仅剩着几盏寂寥的路灯陪伴着大野智。他一边笑着自己似少年般热血的固执,一边想着待会两人相见的温馨。

 

不久,他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背影,刚想迎上去,但令他意想不到的是,那个熟悉的身影胳膊上还挽着另一个女人。大野智愣在了原地,他感到自己心中有什么东西抽离了出去,自己无法做出任何的反应——愤怒?嫉妒?悲伤?这些都没有。他只是木然地呆在原地,目送着两人搭上车子,消失在无边的夜幕当中。

 

夜晚的风有些喧嚣。

 

几日后,在和松润去西餐厅吃饭的时候,大野智远远地看到了樱井翔和那个女人并排坐在一起,对面是樱井翔的母亲。当时大野智只是觉得这未免太巧了,但转念又想,两人既然能在天神祭的90万人中偶遇,也能在这些无数的巧合中走向结束。

 

他往口中又塞了一块牛排,默默地下定了决心。

 

第三幕结束,第四幕的排练开始。大野智一直告诉着自己不能将戏和生活混为一谈,但是在樱井翔扮演着齐格弗雷德来祈求他的原谅时,他的心还是一阵抽紧。他无法再演第二遍,无法第二次对上樱井翔为了祈求原谅而清澈的眼神,仿佛破碎的结局仅是自己的任性而造成。

 

他找了个借口,离开了排练场地。

 

漫无目的地转悠了几圈,大野智走进了他们常去的居酒屋,一杯又一杯地灌着酒,任凭甘辣之感从喉咙下到胃中。杂陈的感情在酒的浇注下化为了统一的麻木。

 

夜晚,他搭着计程车回到了家中。迷迷糊糊地下了车,一阵夜风肆虐地迎面扑来,让他清醒了一些。他东倒西歪地向前走着,眼前的路都像是歪斜到了天上一般。他想象着自己要是能就这样走上了天去该多好,这样就不用有那么多的顾虑。或许天上的世界也有一个樱井翔,然后他们可以重新开始一段关系,到两人都白首,看着脚下的云卷云舒,与远方的日出日落。酒精在这一刻唯一让他清楚的,就是自己对樱井翔还是放不下这个事实。

 

忽然,自己的身体被一股力量给稳住了,摇摆的天地又重新归位。他想顺着扶着自己的手看清来人的面貌,但是不管怎么眯起眼睛都只有重影,便作罢。接着,那人将他带上了车,放在了副驾驶座上,然后自己也上车,关上了车门。

 

无声的车内,溢满了大野智身上的酒味,以及从他嘴中时不时蹦出的呢喃。身旁的人嗔道:“真是的……究竟喝了多少啊……”边替大野智系上安全带。无奈大野智胡乱地抵了几拳脚,愣是不让自己系好,末了,迷迷糊糊地蹦出一句:“你是谁啊…..我怎么会在车上?”嘟囔着,欲伸手拉开车门。

 

樱井翔急忙把他扯了回来,把门关好。略带无奈地将那人的脸扶正,道:“さとし,你真的看不出来我是谁吗?”

 

大野智再次认真地盯着樱井翔的脸看了好一会,支支吾吾地道:“翔……ちやん?”

 

樱井翔稍稍松了一口气。

 

但大野智突然高声道:“不可能的啦……翔ちやん已经跟那个女人走了…….他们要……交往……要去结婚了…….”他时说时停,话语中渐渐带起了哭腔。

 

樱井翔在一旁哭笑不得,心中虽有一丝愠意,但还是报着玩味的心态问道:“你是怎么知道他们要去结婚的?”

 

“那个女的……挽着翔ちやん的手……他们还……一起去见了翔ちやん的母亲……所以我……就跟翔ちやん分手了……”

 

“一直以来啊……我很喜欢跟翔ちやん待在一起……但是……这可能不能叫做恋……恋情吧……那个人……那么优秀……终究是要去……去结婚的啊……”说到这,大野智没了声音,待樱井翔反应过来,发现他的脸上爬过一道泪痕,在路灯的照耀下闪着晶莹的光。他伸出手,替他揩去了那泪痕,然后将手掌贴在大野智的脸颊上,像是对待一件失而复得的宝物一般。

 

“バカ......那天只是那个女主播脚踝扭到了我才扶他回家的,之后也是在餐厅吃饭碰上了妈妈才会坐在一起,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啦。”

 

“不过。”樱井翔说着,一把搂过了迷糊的大野智,感受着后者在自己怀里一瞬间微小的颤动,“さとし,我很高兴,真的……”樱井翔略带颤抖地说。

 

在大野智提出分手的时候,他只觉得一肚子莫名的火无处发泄,大野智甚至不给他提问和解释的机会,便转身离开了。他也只能生硬地接受了这个事实,但这就像一块石头一直硌着他,无论何时见到大野智,便会有一阵痛感袭来。无论装得多么绝情,自己的目光还是无法从他身上离开,不知何时,自己的视线里面已经不能没有了那个猫着背的小小的身影。

 

是如此自然的事情,就像是呼吸与饮食一般,是无法从生活中剔除的。大概也正是如此,在变故来临时,他们才会不知所措,才会挣扎着,摸索着。大野智的一意孤行,与自己的不闻不问,都是这般。就像进入了一个暗黑的隧道,伸手不见五指,只能凭着感觉前行。途中会有伤痛,但最后还是看到了光明。

 

每一段感情都会有疙瘩,如奥杰塔与齐格弗里德。但是度过了以后,才会有更加坚固的羁绊。樱井翔相信着。

 

怀中的大野智似是还没反应过来,迷迷糊糊地道:“谢谢……你安慰我……我得……回去了……”说着,又要拉开车门下车。

 

樱井翔将他一把拉住:“不会让你再走了……”语罢,粗暴地给大野智扣上了安全带,发动车子,像自己家中飞驰而去。

 

(六)

杰尼斯事务所的年末晚会如期进行,在关8表演了白雪公主,Hey!Say!Jump表演了海的女儿之后,台下的观众已经快笑出了腹肌,更是深深感受到了喜多川老爷爷深深的爱(e)意……

 

现在台上表演的,是arashi的天鹅湖。

 

故事已经来到了最后一幕,天鹅恢复了人形,与王子一同战胜了邪恶的罗特巴特。王子喘息着,走到了奥杰塔的面前,两人默契地伸出手,十指交握着。此刻,场内格外地安静,以至于大野智能听得到两人的心跳声,急促的。他注视着那不能再熟悉的脸庞,看着聚光灯为他镀上了金黄色的边,一切都是如此静谧而美好。终于,齐格弗雷德开口道:

 

“我的公主,你愿意再相信我一次吗?”

 

“当然。”

-End-

 

Tan

 

2014.7.26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