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

山风蓝 V6橙 。成分大概是SK&山组&goken。帝都海淀区大学狗 不定期诈尸

sketch(大宫SK)


sketch

大宫/画家与便利店员的设定/不知所措的阿智最可爱/二叔31(17)岁生日快乐!

初遇
那是一个雨霁的下午。大野智买了很多的东西,差不多占满了整个收银台。大概是刚才的大雨的缘故,店里也没有其他的顾客。仅有的一个店员默默地扫描着条形码,而大野智自己则站在对面东张西望。一秒,两秒,一种微妙的尴尬感蔓延开来。大野智心想:“这种时候试着聊天会比较恰当吧。”
于是,大野智试着说了句:“雨后的空气真是清新呢。”“嗯。”对方不置可否。“你的名字是?”对面的人头也不抬地答:“和也,二宫和也。”“我叫智,大野智!”“Ok,ohno 大叔,一共是2000元。”“大叔……”大野智对于这个称谓在心里暗暗不爽了一下,但也没说什么,从钱包里掏出钱递了过去。
“二宫桑今年几岁了呢?”大野智发问。只见对面的人放下了手中的活计,摆出了一副认真思考的表情,然后抬起头盯着自己的脸认真道:“我今年啊,17岁。”说完继续找起了钱。“麻吉?!哇真是了不起呢!做兼职什么的。我就完全不行,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噗……”低着头的二宫发出了这样的声音,抬起头,是一副拼命忍住笑的表情。“抱歉,那个,没想到大野桑真的相信了啊。”“诶?!”大野智有些摸不着头脑。“我今年30岁了哟。”二宫边说着边把钱递了过来。大野智连忙掩藏起自己的无措:“诶,原来是这样啊。其实我会这么以为还是因为经常看到二宫桑打游戏呢,店里没人的时候。”“哈哈哈,被发现了啊。”对面的人笑得更加灿烂了几分。“话说回来,大野桑是做什么工作的呢?”“工作,大概是画画吧……”“呜哇,好厉害!”对面的人一下子抬起了头,用着那双仿佛湖泊般粼粼闪光的眼睛注视着自己
——那一刻,大野智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悸动,他能清楚地感受到自己那已被漫长光阴燃成的灰烬所覆盖的心又重新燃烧了起来。虽然只是一个小火苗,不过无疑会越来越旺。
——明明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了,还会有恋爱的情怀,自己真是太奇怪了。
大野智羞赧地低下了头,用一种自己都未想到的口气嘟囔道:“也…也没什么,就是一直以来的爱好。”“那下次有机会的话真想去大野桑家里看一下。”“诶?!——”大野智讶异地抬起了头,映入眼中的是二宫那张灿烂的笑脸。“不可以…”“没有关系!二宫桑想来也可以!”大野智再次做出了连自己都意想不到的选择。
——恋爱真是件可怕的事情。


画展
“大野桑——!”
大野智循声向远处望去,一个身着黑色西服头顶黄毛的男子正在朝自己小跑过来,他忙迎了上去。“抱歉,来晚了呢。”二宫喘着气道。“大丈夫,大丈夫。二宫桑能来我就已经很高兴了!”
两人相伴着走进了会场。“来了这么多人,大野桑的画展还真是受欢迎呢。”“还好啦,还好啦。你自己先到处看看吧,我要见见几位负人。”“ok”
其实并没有什么负责人要见面。
在那之后,大野智径直奔进了洗手间,仔细盯着洗手台上方的镜子中映出的自己。“服装很整齐,发型也没有乱。嗯。总之要留下一个好的印象。”这么想着,他自信地走出了洗手间,开始在人群中搜寻二宫。只是转了一个身子,那黄色的头毛便闯入了自己的视野。大野先是叫了一声“nino…”,而后又像是注意到了什么一般止住了声音。
——远处的二宫正专注地欣赏着自己的画作,黑色的西装紧紧地贴合着身体,勾勒出现标致的线条。双手背在背后,视线从一幅画扫到另一幅。时而蹙眉,时而微笑,在小吊灯的映照下,那笑容如宝石般映射出灿烂的光芒。
大野就这么默默地跟在二宫的身后走完了展厅。等他回过神来时,二宫桑已经朝自己走了过来。“大野桑的画超有意思!我超喜欢!”“诶,是吗!谢谢!”“对了,能陪我去附近的汉堡店坐一会吗?说实话我的腰不太好呢。”“当然啦。”


“大野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画画的?”二宫边拆开汉堡的包装纸边问道。“大概……是从国中的时候吧,不知不觉就从那时画到了现在。”“好厉害!我从来没有为一件事认认真真付出这么久呢,学习也是,棒球也是,游戏也是……”他停顿了一下,将视线从汉堡上移开,转向大野智的双眼。“所以,大野桑的这一点我很喜欢哟。”“咳咳......诶?!”坐在对面的大野智不禁连咖啡都咳了出来,洒到了衣服上。“喜欢,喜欢,喜欢......”此刻他的脑中一直重复着二宫桑的这两个简单的音节,一声接着一声的,将自己的理智击得溃不成军。
“大野桑大丈夫?”二宫忙从口袋中掏出了手帕,上前替大野桑擦拭着西装。原本无法想象的近距离接触,此刻就出现在了大野智自己眼前——近在咫尺的脸庞、头发,身上的气味,都不由分说地闯进了自己的视野,占据着自己的鼻腔。如果说刚才的那一句话让大野智心中的军队溃败的话,那此刻他的军队已经是在主动地投降,将自己献上。

——啊......恋爱,真是像暴风雨一般迅疾。大野智心里想着。


拜访
“叮咚,叮咚。”“来了——”
几秒过后,大门应声打开,大野智摆出了自己认为最棒的笑容。“原来是ohno桑啊”面前的二宫桑脸上浮现出喜悦的表情。“等你好久了,快请进!啊,我先去准备饮料。”说完,便转身走入了客厅。
“打扰了——”因为一时紧张而全身麻木的大野智,此刻稍微放松了一些。自从成年以后,自己就已经鲜少到他人家里去走动了,成了一个标准的家里蹲。但这样的自己,也不知为何几日前,在收到二宫桑那封“这个周末有时间的话要不要来我家玩一下呢?作为上次画展的回礼。”的邮件后,鬼使神差地回了“好的!我一定会去的。”这样的邮件。不过既然已经来了,就鼓足勇气上吧!这么鼓励着自己,大野智向屋内走去。

该说是心意相通呢还是怎么的,二宫桑的房间跟大野智自己的想象简直是如出一辙——电视机前散漫地堆满了游戏,桌上还有一些汉堡的包装纸,还有一本打开的账本。

“抱歉啊,家里有点乱,本来想着要收拾的,结果昨天打游戏打得太晚了一不小心就睡过头了。”“大丈夫哟,其实我画起画来房间也蛮乱的。”“诶,这个袋子是什么?”两人面对面坐下后,二宫指着大野智带来的袋子问。“这个啊,是我的素描本,想着如果游戏不懂玩的话,还可以画画。”“诶,好想看。吶吶,给我看一下嘛。”说着,二宫就从小方桌的对面爬了过来。“不...不要啦。”大野智连忙向后退去。二宫将脸慢慢逼近大野智的脸,仔细地打量着大野桑那副惊慌失措的表情,而后狡黠一笑:“秘密?”“嘛...算是那样的东西吧。”大野智嘟哝道。“那就算了吧,我们来玩游戏吧。”

几个小时后

“啊!——”大野智撒娇似的大叫起来,仰面躺倒,“Game什么的真是太难了啊!完全不适合我!”二宫依旧盯着屏幕,手上熟练地操作着:“大野桑还真是小孩子脾气呢。”“怎么样都好啦,我要去画画了。”

大野智回到了方桌旁,打开素描本,开始在纸上勾勾画画。起初只是猫狗之类的,但在不知不觉间,自己已经开始勾勒起了二宫桑的轮廓——是的,就像之前的无数次一样,在便利店买完东西回到家中,他就会拿起笔开始画二宫桑,并在旁边附上日期以及短小的一句话,比如——“今天的二宫桑看起来很精神呢!”“聊得很开心!”“看起来很困的样子,应该是熬夜打游戏了吧XD”诸如此类的。
“所以说这样的本子怎么能给二宫桑看到啊。”大野智不禁羞红了脸。对于自己要不要告白的问题,他也考虑了很久,还旁敲侧击地问过:“二宫桑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当时的二宫低下头羞赧地一笑:“秘密~不过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哟。”

尽管这样,大野智依旧每天都跟二宫桑攀谈,回到家以后画画,抱着“做朋友呆在他身边也挺好的。”这样的想法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日夜。

眼前的纸上,二宫桑打游戏的侧脸已经被勾勒完毕。大野智用铅笔沿着已经画好的线条划动着——“二宫桑的嘴唇,眼睛,眉毛,头发”——心中一边这么默念着,就仿佛这样子就是在触摸着他一般。
无果的恋情。

二宫视角
“大野桑,你还不回家吗?”“大野桑?”没有得到想象中的应答,二宫将游戏暂停,放下手柄,朝着方桌的方向望去。看到的是趴在桌上微微起伏的身影。“真是像小孩子一样呢,这么容易就睡着。”二宫起身进房间里拿了一条毛毯替大野智盖上。在橘黄色灯光的轻抚下,那人的脸显得越发柔和,睫毛如羽翼般盖着下眼睑,嘴巴也微微嘟起着,像是小孩子不甘心时一般

一切的一切都可爱极了。

“真是的,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大叔啊!”二宫不禁在心中吐槽。

“现在的话,做点什么是不会被发现的吧?”二宫突然想到。这个想法逐渐膨胀,占据了他的头脑,心跳也加速了起来,“ohno 桑,ohno桑?”二宫轻轻叫了几声。见眼前人依旧熟睡着,二宫的心跳得更快了,全身的血液都以百倍的速度流动着,还叫嚣着“就只有这一次机会了哟!”
“上吧。”二宫最后还是这么决定。

于是,二宫缓缓地将手环过大野桑的腰,轻轻地将他抱住,然后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头搁在了大野桑的肩头,然后靠在大野桑的头上。整个过程对他来说,简直比打了通宵的游戏还要累。此刻,二宫的手掌,小臂,大臂,胸脯,脸颊,都真切地感受着大野的体温,鼻边也萦绕着大野桑的气味。他身不能移,脑已无法思考,心中的所有顾虑都已经蒸发消失殆尽。只想现在这一刻能过得再长,再长一些。

“咦,这个......该不会是我吧?”几分钟后,二宫注意到了桌上未合上的素描本,以及自己的侧脸,旁边还附着一句:“第一次来nino的家,这是正在打游戏的Nino。”“诶,原来智君是在画我吗?”出于好奇,二宫将素描本往前翻了翻,每一页,每一页,都是自己。微笑的时候,疲倦的时候,吃东西的时候,说话的时候,讲话的时候,一切的一切,都被细致地刻画了下来。旁边还附有各式各样的话语,不过最常出现的词就是“好き”“大好き”

即使没有人看着,二宫此刻也捂住了脸“啊,智君真是的,太可爱了。”他感到自己的眼眶有股温热的湿润感,那是喜悦的泪水,也是为自己终于能安心的庆贺。半晌后,二宫拿起了桌上的铅笔,在最新的那幅画旁边开始涂抹。完成后,他满意地看了一眼,然后把素描本放回了袋子里,松开了怀中的人,继续打起了游戏。



再次
次日清晨,大野智醒来,发现自己趴在二宫桑的桌前睡着了,身上还被细心地披上了毛毯。桌上,二宫留了一张字条,告诉大野自己已经去上班了,让他醒了自己回家吧。大野细心地回想了昨天的事情,确认自己没有做出什么一直在脑内设想的事情以后,才放心地离开了二宫家。

回到家,大野智如同往常一般泡了一杯茶,在晨光与氤氲的水汽中享受着片刻的宁静。随机,他翻开了袋中的素描本:“诶?!”昨晚画的画旁边多了些什么。大野智仔细的看了看——是二宫画的睡着的自己(虽然画功很烂),旁边还写着“这样的智君我也好き,大好き!”大野连续看了好几遍,反复地告诉自己没有看错。
“怎么办啊,现在真的是高兴得要坏掉了”大野智通红着脸想到。此刻他的血液如激流一般流窜,向全身传递着甜蜜与满足的感觉,久久无法镇定。“我…要去见二宫桑!”这么想着,他马上就出了门,准备往便利店的方向跑去。
但还没迈开步子,就已经注意到没有必要了。
因为那个人此时此刻就在不远处插着兜站着,T恤和七分裤,标准的宅男套。即使是在阳光中,周身也闪耀着光芒。那个人就是这么一种美好的存在吧。大野智高兴地迎了上去。
“素描本,我看了,超…超开心的。那个,二宫桑说的喜欢,是那种喜欢吧?”
“就是那种…你懂的。”
“唔,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智君,我们交往吧。”
“诶?!你刚才叫我?!诶?!交往?———”
“智君不要总是像小孩子一样一惊一乍的嘛。”
“但是,真的跟高兴嘛。”(嘟嘴)
“开玩笑啦。像小孩子一样的智君我最喜欢了。”(一把拉过,抱住)
“笨蛋,会被看到——”
两人就这么嬉笑着,与这清晨爽朗的气氛融合在了一起。

就算一开始未来是一张空白的纸,让人迷茫而无措。但只要两个人合力,就一定能描绘出最灿烂的未来。



END

评论

热度(12)